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我独仙行 > 第469章 重临深渊
    卷四南疆风云

    第469章重临深渊

    姚泽一阵无语,这江火虽然认识自己时间不长,貌似还很了解自己。

    “你不是有面灵旗了吗?那可是一件古宝!”

    江火似乎很受委屈的模样,“古宝又怎么啦?里面的灵魂体最好的才是六级修为,发挥出来的威力自然有限,不行,你还要给我宝贝,谁让你是我主人的?当时可是说好的八个条件,你就完成一个。”

    姚泽一时间愣住了,“什么时候变成了八个条件?再说,当时就兑现了四个好不好?”

    “我不管,你既然是我主人,就要对我负责到底。”

    这次姚泽彻底的无语了,原来就不想收下这个仆人的,还是那位圣祖前辈要求的,没想到这次竟收下一位太爷。

    他连连摆手,“得了,现在我就收回印记,从今后我们大路朝天各走一边。”

    那江火一听要解除禁制,并没有想象中的那么高兴,她似乎吃定了这个主人,一把就抱住了姚泽的胳膊,那份柔软让姚泽一时间面红耳赤。

    “主人,你这是始乱终弃吧?不行,你别想扔下我不管!”

    姚泽一阵汗颜,这都是在哪学的啊,连忙抽出胳膊,挥手祭出黑钵。

    “这有一些灵魂体,也许对你的灵旗有帮助。”

    心中一动,那黑钵变成三尺有余,粗大的钵口陆续冒出一些灵魂体,在江火目瞪口呆中,竟然近万个灵魂体密密麻麻的漂浮在半空,其中还有几头妖兽魂体,一个个茫然站着,呆若木鸡。

    它们中间生前修为最高的也只是结丹期而已,变成灵魂体也只能发挥出三四成的威力,可胜在量多啊!

    这些灵魂体在那白发少年的魂幡里就是没有任何神智的存在,姚泽连续催促了几次,那江火才清醒过来,右手一挥,一面黑色的小旗迎风飘动,很快就变成一丈有余,在空中随意一抖,那些近万灵魂体全都消失不见。

    江火捧着灵旗,心中自然是乐开了花,看向姚泽的目光明显有了不同。

    “主人,没想到你这一次收获这么大,我自己待在那山洞里,差点疯掉,不行,你要补偿我!”

    姚泽眼睛一瞪,“还要补偿?这灵旗有了这些灵魂体,威力大了一倍都不止,你还想要什么?”

    江火上前又抱住了他的胳膊,连续晃动了几下,现在她非常喜欢捉弄这个主人,“主人,你看我就一件灵旗,要是再碰到打我主意的那些恶霸,被擒住那后果……”

    看着她泫然欲泣的模样,姚泽一阵无语,看来女人会装都是天生的,这江火化形后,根本就没有和人类接触过,竟然也会使用些女人的手段,只能说是女人的天性如此了。

    虽然她当初也是被迫做仆人的,可姚泽对自己人从不吝啬,双手交错,空中一下子漂浮了十几件宝贝,这些大都是在血湖空间内所得。

    最后连同一个灰不溜秋的茶壶和一口金光闪闪的大钟都一起拿了出来,这两件威力可不同一般,除了自己已经炼化的和识海里漂浮的,其余的宝物都在这里了。

    江火一下子兴奋起来,口中“啊啊”地叫着,两眼直冒星星,这时候和一个小女子没有任何区别。

    姚泽指了指那茶壶和大钟,“这两件威力不小,应该是最好的两件了。”

    没想到江火眼睛一翻,“这么丑,难看死了,谁要?”

    直接给否定了。

    姚泽摸了摸鼻子,也不管她,任她自己在那里挑选,经过一番比较,终于选定了两件“好看”的宝物。

    一个是那件红色的护身甲,还真是件不错的防御性法宝,穿在身上,可以护住心胸,虽然只是中品的,也是极为罕见的宝贝。

    另外一个就是拳头大小的铃铛,晃动起来,稍不注意就会使人感到头晕脑胀,竟然是件音攻的中品法宝,也是非常少见。

    选定了宝物,江火看起来极为满意,小嘴闪电般地在他脸上一啄,“谢谢啦。”

    姚泽摸了摸脸,一脸的郁闷,只好把剩下的法宝都收了起来。

    江火拥有了宝物,恨不得立刻和人打一场才好,忍不住跃跃欲试,“那我们现在去哪里?”

    姚泽略一沉吟,既然那位圣祖前辈已经说那紫火现在最为虚弱,要不去看看?再说那蜃火一族的事也该解决了,答应那位前辈的事肯定要做到,而且自己接下来要回岭西大陆,下次再回南疆,还不知道在什么时候。

    对于去哪里,江火倒无所谓,坐在辚风车上,她一个劲地追问姚泽这些年到过哪里,干了些什么事。

    姚泽只好捡些有意思的说了一番,听的江火目露异彩向往不已,对人类社会的生活无比羡慕,她自从开启灵智就在大山深处独自修炼,哪里想到会有如此奇妙的事?

    对于她这幅样子,姚泽只能暗自摇头,如果自己可以像她一般可以安静地修炼,还拥有悠长的寿元,那何尝不是一件幸福?

    一路有了江火叽叽喳喳的不停,飞行倒显得不再枯寂,虽然是在草原上,遇到的一些修士更不敢拦截,不知不觉那狭长的裂缝已经在望。

    和多年前一样,数百里长的地下裂缝,宽不过二十丈,里面传来阵阵的热浪,两边千里方圆都是寸草不生。

    妖潮的事早已过了近二十年,不少修士又开始在梵火深渊里探寻机缘,毕竟这里人迹罕至,总有一些难得一见的药材和矿石之类的宝物,谁能说准属于自己的仙缘是什么呢?

    很多修士聚集在那没有封印的出口,他们一般都在等人手足够了,才会联手下去,毕竟人多自然多一份安全。

    那些人正在低声交谈着,突然几声惊呼响起,“快看,有人来了!”

    “快让开!是两位前辈!”

    众人忙抬头望去,只见一蓝一红两道遁光急速驶来,转眼间就来到近处。

    看这速度,明显是两位大能前辈,众修士连忙恭敬地站直,出口一时间安静下来,那两道遁光根本没有任何停留,瞬间就进入那梵火深渊。

    等那遁光彻底地失去踪迹,众人这才长舒了一口气,一个个低声议论起来。

    “一下子来了两位前辈,难道这里有什么事发生?”

    “不好说,诸位还记得当年那妖潮吗?要不是我们星河殿的新晋三长老亲自出手,伤亡肯定无法想象。”

    “不错,我记得当时连原来的二长老都陨落在这里了,就是不知道三长老长的什么样子。”

    “谁知道呢?我在总部待了这么多年,一次也没有见过三长老。”

    “陈兄没有发觉前面那位蓝衫修士很面熟吗?”

    “我也在疑惑,好像见过,咦,前年在祖荒教……”

    “咳咳,我们先到旁边……那通告上面的报酬……”

    ……

    这里就是一片火的海洋,偶尔会遇到一些低级的蜃火兽,它们在这里就如同海水里面的鱼儿,不过此时似乎感受到那强者的气息,一个个都飞向远处。

    姚泽也不去管它们,这火海里除了那些火兽,什么也没有,神识也受到压制,最多只能看到百十里远的地方。

    站在江火身边,什么防护也不需要做,那些火焰似乎精灵一般,一个个欢呼着朝江火飞去,旁边的姚泽反而被它们遗忘了。

    他也已经习惯了,只管向下潜去,一路上也会遇到修士在寻觅着什么,有时候也有蜃火兽和人类修士剧烈的争斗,他都一概不管。

    不过他刚进入这深渊,就有一种和以前不一样的感觉,这感觉很舒服,一种发自内心的喜悦。

    这种经历以前从未有过,他心中一惊,难道自己要突破了?那天劫自己还没有准备好啊!

    很快他就否定了这种可能,虽然现在已经是大圆满修为,可突破晋级还需要非常厚重的积累,没有个几十年根本不可能,只是这种舒服的感觉让他很疑惑。

    下面的火焰越来越炽烈,四周的颜色也由红色慢慢地变淡,当两人下潜到三千丈的时候,那些火焰的颜色却已经成为无色了,只是那种炙热的感觉,让人极为不适,连江火的呼吸都有些急促起来。

    这里早就没什么修士来探险了,姚泽也不再下潜,右手一挥,六道金色的小旗直接在四周旋转起来,把自己和江火都包裹其中,就在那里静静地等候。

    江火不明白所以,她一直认为姚泽是去对付那朵紫火的,怎么停在了这里?不过她乖巧地也没有多问,很快前方那些无色的火焰一阵波动,六道火红的影子由远及近,飞快地驶来。

    “这是……高级蜃火兽!”

    江火心中一紧,虽然这些都没有七级修为,可在这片深渊里,有了这些火焰相助,这些蜃火兽已经立于不败之地。

    不过她看到姚泽面色不变,似乎一副淡定的模样,她心中稍安,只见那六道火红的影子来到近前,竟一齐朝他们拜倒下来,样子显得虔诚之极。

    “见过天道使者!”

    “天道使者?!”

    江火吓了一跳,自己肯定不是什么使者,她转头看着姚泽,一副无法置信的模样,什么时候自己的主人成了天道使者?

    姚泽也是摸了摸鼻子,自己怎么成了天道使者,一时间还真说不清,忙对着那些蜃火兽摆手道:“诸位道友,快不要这样,这里哪有什么天道使者,在下也只是按照前辈的吩咐来到这里的。”

    这些蜃火兽全身火焰缭绕,都有着六级修为,一个个都拜了三拜,这才站直了身形,旁边的江火心中一阵鄙夷,这些长相凶恶的火兽也太丑了。

    一个个都是身长三尺左右,脚成鳍状,一张丑陋的长脸,猩红的舌头伸在外面,不过它们对旁边这位娇滴滴的美女似乎没有感觉,即使这美女有着七级修为,反而崇敬地望着姚泽。

    老祖既然说过眼前这个人类就是带着自己族群走出去的天道使者,肯定就不会有错。

    姚泽干咳了两声,“那个,我们先找个安静的地方说几句吧。”

    那些蜃火兽这才反应过来,连忙把二人引到一处山洞内。

    山洞四周的岩石都被这些火焰常年炙烤的全是白色,方圆竟有数百丈,就和一个小山谷一般。

    姚泽刚进来时,就发现那种舒服的感觉愈加明显,这种感觉还有些熟悉,只是他一时间想不起来在哪里遇到了。

    这里的温度要比外面低了不少,连张椅子也没有,不过这里明显是那些蜃火兽聚集的地方,它们哪里需要椅子。

    姚泽也收起了六方旗,进了山洞,却当先朝里面走去,似乎自己才是这里的主人。那些蜃火兽也不以为意,一个个恭敬地跟在后面。

    江火心中很是奇怪,一直跟着姚泽走到山洞尽头,停在了一处雕像面前,她仔细一看,直接惊呼出来,“姚泽,这是你!”

    一个和真人一般大小的雕像矗立在那里,栩栩如生,左手自然下垂,右手后背,目视前方,一脸的淡然,只是那浓眉大眼的模样,不是姚泽又会是谁?

    姚泽没有回答,只是静静地看着“自己”,顺着那舒服的感觉,他就径直来到这里,竟然发现了自己的雕像!

    难道它们真的把自己当做了天道使者了?还做个雕像供奉起来,真难为它们做的还如此相像。

    他微笑着摇摇头,伸手在那雕像的肩膀上拍了拍,异变突生!

    一道金色的光芒突然从雕像里迸发出来,如同一团庞大无比的雾气直接飞进了眉心。

    他大吃一惊,还没来及做出反应,一阵灵魂深处的舒爽笼罩了自己,他忍不住*了一声。

    就是这个感觉!和那个圣舍利的感觉一模一样,难怪这么熟悉。

    这感觉太爽了,让任何人都无法拒绝,感觉就像经历了严寒,突然泡在了热水澡里,全身的汗毛都在*一般。

    旁边的江火和蜃火兽都大吃一惊,还以为姚泽出了什么状况,只是看到他满脸的幸福状,口中还“哼哼唧唧”的,显得极为享受,大家一时间都迷惑起来。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