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我独仙行 > 第484章 似曾相识
    卷四南疆风云

    第484章似曾相识

    声音一下子惊醒了姚泽,他没好气瞪了乌良一眼,再看那左臂已经复原的差不多了,心情一下子大好起来。

    虽然不明白怎么回事,能够自动疗伤自然是好事,再看那乌良已经完全呆滞了。

    “主人竟然是位前辈!难怪可以挥手间就可以制服自己,以后自己绝不可有贰心!”

    姚泽自然没有心情理会他怎么想,使劲甩了甩左臂,感觉没什么异常,这才满意地点点头,顺手重新戴好了储物戒指,右手食指一动,一朵小火苗就漂浮在指尖上。

    自己这条手臂自然是焚烧掉的好,只是心中微动,面带诧异,那火苗却消失不见,右手一拍青魔囊,手心上趴着一只蓝色的小老鼠,小眼睛“滴溜溜”转着,正是帮助自己屡屡度过险境的幻心鼱。

    这小家伙跟随自己这么多年了,一直是三级修为,自己也想给它寻些天才地宝,助它尽快晋级,可那些对它有用的天才地宝哪里找去?再说有了好东西,自然自己先享用了,从来也没有它什么事。

    “幻心鼱!”

    那乌良又是一声惊呼,没想到主人竟然会拥有一头在修真界成为传说的宠兽。

    姚泽根本就没有理会他,伸出左手,有些爱怜地摸了摸它的小脑袋,“怎么啦?小东西,你对这个感兴趣?”

    那幻心鼱很是机灵,小脑袋不停地在他手上嗅着,不过心神中传递着强烈的渴望。

    姚泽摸了摸鼻子,“小东西,竟然想食用主人的血食,你以后不会是魔妖吧?去吧!”

    那幻心鼱闻言,兴奋地跑到断臂处,露出两颗闪亮的门牙,开始大力地啃动起来,谁知道啃了半天,竟然连个牙印也没有留下,一时间急的“吱吱”直叫。

    姚泽摇了摇头,自己的肉身连一般的法宝也难以砍动,一只三级妖兽又如何啃的动?双手扬起,在空中一阵搓动,很快幻心鼱的身前就出现一堆碎末。

    幻心鼱显然兴奋异常,亮开獠牙,大口地吞噬起来。

    自己的肉身满含精血,里面的能量比一般的药材还有饱满,说不定对这小家伙还有些作用,不过它也跟着雀儿吞了这么多年的甜果,是不是也该晋级了?

    别看幻心鼱个头小,可这么一堆碎末很快就吞噬完毕,伸出毛茸茸的胡须在他手心里蹭了蹭,突然小眼睛一翻,直接四脚朝天,一动不动了。

    姚泽心中已经有所准备,神识扫过,果然这小家伙吞噬能量过多,已经昏睡了过去。

    直接放出神识,把它和雀儿收在了一起,现在中央大陆上,孤零零地放着一张玉床,上面横七竖八地躺满了几位,看着都让人忍俊不禁。

    接下来自己是继续去那九黎族的总部,还是转头从海里绕路回去星河殿,他一时间有些踌躇。

    对上一位元婴大能当然不会让他多么紧张,可是那里是九黎族的老巢,如果引来了那些九黎族的大能,这次再见面肯定不会把自己当作嘉宾看待了,说不定直接灭杀了,然后还诬赖自己到九黎族意图捣乱。

    看了看趴伏在脚下的乌良,他心中一动,也许这斯会有些办法。

    “你且起来,我有事问你。”

    那乌良战战兢兢地爬了起来,根本就不敢抬头,无论如何也想不到自己的主人会是位元婴大能,否则借给他一千个胆子,也不敢多看主人一眼。

    “我准备去星河殿,你看有什么好办法?”

    乌良身体抖动了一下,“主人,所有的坊市都有我们乌炼族的人看着,那总部更是由老祖亲自坐镇,要去那星河殿,估计有些难度……”

    看着姚泽面无表情的模样,他心中一时间直打鼓,如果自己没什么用处,主人会不会直接放弃自己?谁会养一条毫无用处的狗?

    他的身形不由自主地颤抖起来,自己可不想死去,如果自己死了,那美人……

    突然他瞪大了眼睛,似乎想起了什么,连忙兴奋地谄笑道:“主人,有个绝妙的地方,肯定没有人会想到主人会去那里,现在那里反而是防守最薄弱的地方……”

    姚泽见他一直啰哩啰嗦的,忍不住冷哼了一声,那乌良听在耳中,如同一声巨雷一般,脸色一白,连忙谄笑道:“主人,那个地方就在乌炼族的部落里,在老祖平时闭关的旁边就有座传送法阵,不过那里平时严禁弟子们使用的。”

    “哦,你们部族有传送法阵?”姚泽大感兴趣,“那法阵可以传送到哪里?”

    那乌良面露苦笑,“主人,那个地方除了老祖,就只有族长可以去,至于传送到哪里,奴才真的不知道。”

    “原来是这样。”

    姚泽点点头,略微沉思一会,右手一翻,直接拿出一枚玉简看了起来,很快眉头一动,似乎有了决断。

    那乌炼族在草原的西北,离这儿十万里左右,如果那里的传送法阵可以传送到星河殿最好了,如果不行,自己再去九黎族总部想办法不迟。

    他没有让乌良同行,只是让他把乌炼族的方位详细刻录了下来,挥手让他离开。

    那乌良眼巴巴地看着主人,也不敢多说,姚泽眉头微皱,“还有事?”

    “没事,没事,奴才马上就走!”

    乌良吓了一跳,赶紧转身就要离开,却发现面前漂浮着一枚储物戒指,连忙一把抓住,心中又惊又喜,回头拜了下去。

    “谢谢主人!谢谢主人!”

    半响不听到回应,这才小心地抬头望去,才发现主人已经仙踪杳无。

    他爬起身形,看着手里的储物戒指,心中一阵庆幸,心中暗自决定,等这次事了,以后再也不出门了,那么多美好的生活等着自己去享受,为什么还要去打打杀杀?

    至于被主人下了禁制一事更是毫不在意,主人一看就不是夭寿之人,而且修为高绝,根本就不需要自己去担心。

    乌炼族在九黎族部落中也算一个很大的势力,原因就是因为那位元婴老祖的存在,正午时分,乌炼坊市来了一位身着蓝衫的大汉,目光如炬,虬髯如戟,看起来威猛异常。

    来的就是准备进入乌炼族的姚泽,如果晚上进来,自然要省劲许多,他觉得提前进来,也可以看看这里的虚实,毕竟这些坊市和部族都是在一起的。

    来的路上,他终于静下心来思考那玉简之事,虽然玉简消失不见,可留下一段信息让他又惊又喜。

    “真武三式!”

    仔细推敲,才发现这竟是三招剑式,名称倒很雄伟,“惊云、刺天、破乾坤。”

    研究许久,却不明所以,最后摇头苦笑,看来自己不是剑修,对这种剑气、剑灵之类的完全摸不到头脑,刚准备收起来,突然一拍脑门,自己不用剑,可黑衣用啊!

    黑衣现在东漠大陆苦修,那圣邪剑也早已炼化,除了猛砍乱刺,根本没什么章程,有了这套听起来威猛的“真武三式”,应该有些帮助才对。

    他刚想到这里,远在东漠大陆梵土魔冢深处的那道黑影,立刻停止修炼混元培神诀,开始研究“真武三式”,等他有了心得,也等于自己掌握了。

    经过这些年的苦修,黑衣姚泽的修为也到了结丹期后期,只是这处密闭空间的魔气已经发生了很大的变化。

    原本浓郁得要滴出水的魔气,经过这些年自己本体和分身全力吸收,已经稀薄了许多,再过上几十年,就该和外界差不多了。

    看来这次回去后,黑衣也要和自己一起离开了,至于去处,他也早已心中有数,就是和江源一起布置法阵密封起来的那处空间,那地方有魔气不停地外泄,肯定足够自己修炼的。

    还有那地方培植的紫魂幽莲也应该可以采摘了,到时候自己也要着手修炼天罗魔决第二层,不过这些都要等自己离开这九黎族再说。

    刚进入乌炼坊市时,他就顺手就服下了齐仙子送给自己的易容丹,只要不遇到元婴后期的老怪,应该没人可以看穿自己。

    不过他进入修真界这么多年,除了巧遇几位化神大能,修为达到元婴中期的应该就那位拓跋前辈一人,至于元婴后期,根本就没有见过,这些老怪物都在拼命地想方设法晋级化神,根本不会理会什么世事。

    这乌炼族也是修士和凡人混居在一起,在这坊市中随处可以见到匆匆而过的凡人。

    他信步走在坊市街道上,两侧白色的毡布包鳞次栉比,至于百草厅在这里应该也有商铺,不过他并不打算前往。

    这次自己是尽快从这里脱身,知道的人自然越少越好。

    突然他眉头一动,一阵吵闹声从左手传来,转头望去,帐篷上方挑着一杆招帘,上面写着“醉仙居”三个字,原来是一座酒肆。

    接着一声“哎哟”传来,一个身着百衲衣的老者踉跄着从帐篷里跌出,刚好摔在了姚泽面前,手里的酒壶“砰”的一声摔成两半。

    那老者忙着捡起那些碎酒壶,看里面还残余几滴,忙伸嘴嘬了几口,看着那些洒落地上的酒早就渗入地面,又摇头叹息起来。

    那酒肆传来一声呵斥,“老东西,再来偷酒,就打断你的腿!”

    姚泽看这位白发苍苍的老者也是位凡人,想来也是酒瘾犯了,这才行偷窃之事,摇头一笑,一个中品灵石就落在那老者身旁,侧身就要绕过去。

    那老者看到脚边突然出现一块灵石,猛地一把抓在手里,嘴里咕哝道:“还是仙人好,改头换面的谁都不认识。”

    姚泽刚要从旁边走开,闻言猛地一惊,转头向那老者望去,只见那老者正低头看着那块灵石,似乎在分辨到底是真是假,身上的气息却是凡人无疑。

    他面色变幻了一会,却见老者直接爬了起来,抬脚就向醉仙居里走去,边走还边嘟囔道:“有了灵石,还是先喝几杯吧,别一不小心被人困住,什么地方也去不了。”

    老者直接就进了那帐篷,里面传来一声呵斥,“老东西,你又来了,这次我先打断你的腿!”

    却听那老者忙叫道:“停,停……,今天有人请老叫花子喝酒,你们竟敢不接待贵客?”

    “什么贵客,先打断腿再说……”

    姚泽心中一动,抬脚就进了帐篷,见一位小厮模样的小子正在推搡着老者,忙喝道:“住手!”

    那老者一把推开了小厮,“闪开,赶紧上最好的灵酒,老叫花子要喝个痛快!”

    那小厮看了一眼姚泽,没敢阻拦,忙跑到姚泽面前,点头哈腰道:“见过上仙!”

    姚泽还没答话,那老者先叫了起来,“快找个靠窗雅座,今天不醉不归。”

    那小厮转头望向姚泽,显然这位前辈才是金主,姚泽点点头,那小厮忙大声应道:“好嘞,两位上仙,这边请。”

    姚泽等老者做好后,才打量了一番,见他乱发蓬松遮住了脸,不过从那双手可以看出似乎多年都没有洗过了。

    他刚想说话,那小厮手脚麻利地端了两壶酒进来了,“上仙,请慢用,不知道用什么菜?”

    老者毫不客气地抓过一壶,直接塞到了嘴里。

    姚泽摆了摆手,“你把拿手的几样先上来,还有……”

    他右手一翻,三块上品灵石就出现在桌子上,“以后这位老人家会经常来这里吃,你要好酒好菜招待好……”

    说到这里,他突然愣住了,这些话是多么熟悉,自己在东漠大陆似乎就曾经这样和一位小厮安排过,这位老者……

    那小厮哪里见过什么上品灵石,一时间也愣在那里,只有那老者一直“汩汩”地喝着,似乎什么事都和他无关。

    很快姚泽就清醒过来,心中暗凛,不过心中还是一团疑惑,这两位老者虽然都是穿着破烂,可身材相貌完全不同,还感应不到一丝灵气波动,是不是自己想多了?

    不过他还是交代了小厮一番,如果灵石不够了,只管去乌炼族找乌良去讨要。

    那小厮眉开眼笑地捧着灵石离开了,姚泽也顺手拿起另外一壶灵酒喝了起来。

    (对不住道友们,昨天出了些状况,等发现忘了更新已经到5点了,以后会尽力避免这样的事)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