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我独仙行 > 第507章 重回异空
    卷五人魔战事

    第507章重回异空

    那小人见状一愣,那四道虚影突然冒出阵阵黑雾,然后梵音阵阵中,一声怪叫蓦地响起,“这是本圣兽的,谁都不准抢……”

    旁边的邓强目瞪口呆,他压根就没有发现这四道虚影从哪里冒出的,原本那道元婴体逃脱的时候,他心中还十分懊悔,没有谁能够追上元婴,现在看着那小人被黑雾淹没,他觉得就像在做梦中一样。

    姚泽没有犹豫,双手结印,对着那不停嚎叫翻滚的灰衣修士不停地打出手势,很快一个目光呆滞的婴儿就从头顶飘出,看那面容和那灰衣修士极为相似。

    “邓前辈,还请施法,看看这祭坛到底怎么回事。”

    这灰衣修士毕竟是位元婴大能,和自己差个大境界,想要搜魂也做不到。

    邓强这才如梦初醒,连忙走过来,抓住那婴儿,直接进行了搜魂。

    姚泽右手一招,那四道虚影直接飞了过来,江牝的口中还在怪叫连连,显然对主人每次都把美味抢走极为不满。

    此时那位鼪族老祖早就奄奄一息,姚泽略一思索,挥挥手,那四道虚影直接扑了上去,只听见那江牝不停地怪叫,“不准抢……”

    这元婴体也是一种能量的凝聚,对它们几位应该也有些好处,其中花月和江牝应该还有提升的空间,毕竟一位是化神大能,另一个更是魔界圣兽,就是发挥出来的实力有限罢了。

    他看了看地上躺着的灰衣修士肉身,伸手取下那枚储物戒指,然后双手结印,不停地打出法决,很快那具肉身就缩小成一尺左右,直接被收了起来。

    至于那位鼪族老祖的肉身已经被分成两半,他只好直接弹出火球消灭干净。

    一柱香的时间刚过,那邓强就松开了手,再看那灰衣修士的元婴已经萎缩了一半,姚泽也没有浪费,直接收进了黑钵之中,以后紫皇蜂后还需要这些东西晋级呢。

    转身对邓强笑道:“前辈,结果如何?”

    那邓强神态恭敬地答道:“回主人……”

    姚泽面色一愣,“前辈,刚才只是权宜之计,也没有什么禁制,前辈何必当真?”

    邓强面色严肃,苍白的脸上没有一丝血色,“主人可能不知道,邓某修炼六百余年,平生从未欠过任何人的情分,更是很少和人类来往,这次欠下主人的救命之恩,无以为报,只能供主人驱使。”

    也许很少与人交流,这邓强虽是满怀感恩,却语气生硬,不过姚泽能够感受到此人的真诚。

    “前辈……”

    那邓强直接打断他的话,语气决然,“如果主人看不上邓某,我只有把命再还给你了。”

    话音未落,右手对着自己左胸*过去。

    姚泽吓了一跳,一把就抓住了他的胳膊,才发现此人竟然已经用出了全力,显然性格极为刚烈,不过其肉身如何能和自己相比。

    两人目光对视,那邓强明显十分决然,过了片刻,姚泽点点头。

    “前辈既然如此决定,在下恭敬不如从命了,不过在下有个建议,还请前辈采纳。”

    那邓强明显地松下了右手,不过却没有说话。

    “前辈,你我相识已久,如果仅仅搭救一番就要分清主仆,这样在下也难心安。不如你我平辈相交,道友以后可以随时离去,大家也都没什么羁绊,道友以为如何?”

    邓强闻言愣了一下,见姚泽目露真诚,不由得更生好感,略作踌躇,就双手抱拳,“见过道友。”

    姚泽也很高兴,得到一位元婴大能的真心相助,比什么主仆名分要重要的多。

    “道友刚才有什么发现?”

    说起这个,邓强面色凝重,微微摇头,“此人也不是什么重要角色,知道的并不多,只是奉命看护这座祭坛,三十年内,严禁离开一步。”

    姚泽心中微凛,又是三十年,和那位圣祖所言相同,不过现在已经过去了四五年,看来此祭坛和魔界入侵关联甚大。

    原来这位灰衣修士带领那位玉狐族族长一起来看护祭坛,那鼪族老祖却是玉狐族族长的旧识,两人把这位老祖引诱起来,一举擒获,直接收为奴仆。

    这鼪族老祖虽然不情愿,可为了活命,只有认命了,不过他可不打算放过自己的仇人,三位元婴大能直接围住了邓强,终于擒获。

    可邓强不愿意为仆,如果不配合,这认主打下禁制是无法进行的,三人就把邓强困在祭坛上,让里面的魔气慢慢侵蚀他的心神,以达到收服的目的。

    邓强见他眉头紧锁,接着介绍道:“据此人所知,这是东漠大陆唯一的祭坛,而且这里祭坛以后会来许多人,至于什么人,却不知道,不过此人却是来自神州大陆一个圣战门。”

    说完,他有些疑惑地看了姚泽一眼,貌似刚才他好像提过这个名字,不过自己却没有听说过。

    “许多人?传送法阵?”

    姚泽心中有些疑惑,围着这祭坛转了起来。

    这祭坛方圆有数丈大小,上面刻满了奇怪的符号,那红色光罩内一直有烟雾缭绕。

    他心中一动,右手一挥,一个身长近丈的怪物凭空出现,旁边的邓强吓了一跳,只见这怪物长相奇特,巨眼阔嘴,头上隐隐有对巨大的尖角,背上还有一对近乎透明的翅膀。

    这怪物出来后,口中不停地怪叫,邓强根本就不知道它叫些什么,更让他惊奇的是,姚泽的口中也发出“叽叽咕咕”的声音,显然正在和这怪物交流。

    “圣界的祭坛?本圣兽看看。”

    江牝一听,很感兴趣,直接围着祭坛转了一圈,“咦,这里竟然会有异空传送法阵?下界谁会摆设这个?”

    姚泽闻言一愣,这是传送法阵?“江牝,什么是异空传送法阵?”

    见主人难得虚心请教,江牝很是得意昂首阔步地走了几步,巨大的翅膀也抖动着。

    “异空传送自然是不同的空间之间的传送,不过那所需要的异空石下界根本不可能有,这石头离开圣元之气,时间久了就会和普通石头一般无二,你看这下界圣元稀薄的,根本就感应不到。”

    姚泽眉头微皱,对于圣元仙元这种化神以后才可以感受到的东西,曾经听双角大王提过,就如同这里的灵气一般,他现在关心的是这个传送法阵。

    江牝似乎看到了主人的不耐,忙接着道:“这法阵看起来和异空传送法阵一样,因为没有异空石的原因,只能短距离传送,而且是单向接受式的。”

    这下姚泽有些明白了,看来这法阵就是从空间壁垒接收人用的,那长孙安想要做什么?他又怎么知道把法阵摆设在这里?他也去过那空间壁垒?

    想到这么多的疑问,他忍不住揉了揉眉心,挥手收起了江牝,他围着祭坛继续转了起来,不过面色变得阴沉不定,显然心中十分纠结。

    旁边的邓强不明所以,不过也看出他似乎有什么为难事,也不打扰,自己站在那里,暗自调息。

    姚泽在犹豫着是不是现在就砸碎祭坛,如果这里没有祭坛,那些魔界之人自然无法入侵东漠大陆,可江海怎么办?

    他可以想象的到,魔界之人进入空间壁垒里,那些魂魈的下场,而且圣祖说过,那空间壁垒里和魔界相同的通道不止一条。

    至于那些魔界之人会不会通过异空间,再经过黑河森林入侵岭西大陆,他认为那绝对不可能,自己没有太玄的帮助,肯定无法避过那些空间裂缝,去的再多也是有去无回。

    来回走了近半个时辰,他终于下定决心,自己绝对不能放弃江海不理的,如果那样,自己的心里难安,还有这长孙安为什么要把祭坛设置在这里,他也需要去看一下,虽然不会把那些什么道义扛在肩上,可如果空间壁垒出现问题,这对整个大陆都是一场灾难,他还无法做到置之不理。

    “邓道友,我想离开一段时间。”

    那邓强闻言,直接睁开眼睛,面色不变的点点头,“好,我们什么时候走?”

    姚泽摆摆手,“邓道友,这次我想自己去,有件事想拜托道友。”

    邓强没有说话,只是静静地看着他。

    “这次我离开后,以三年为限,如果三年内我没有回来,还请道友把这祭坛拆除干净,然后到长洲岛等候,我自然会联系道友的。”

    听了这些,邓强似乎有些疑惑,眨了眨没有眉毛的眼睛,脸色突然变了,“道友想去这幽海禁地?”

    姚泽目光坦然,点点头。

    “万万不可!道友难道没有听说过那些传闻?连化神大能也不敢前去!”

    看着这位平时冷冰冰的元婴大能,难得地露出急切神色,姚泽只感觉到有些温暖,这位邓强道友虽说性格怪异,很少与人交往,可这种人应该是最重情谊的。

    “如果我说曾经进去过这禁地,道友相信吗?”

    “啊?”

    邓强苍白的脸上彻底凝固了,看到姚泽微笑的样子,他知道这是真的,可他怎么会好端端的从里面出来的?就是化神大能也无法做到啊!

    姚泽拍了拍他的肩膀,转身离去,一枚储物戒指就漂浮在他的面前。

    “就这样说了,三年为限,这是道友的战利品,应该归道友所有。”

    邓强接过了那位鼪族老祖的储物戒指,看着那高大的背影消失在洞口,一时间竟愣在了那里。

    离开海岛后,姚泽没有再犹豫,直接朝正南急驶,几息之后,突然只觉得眼前一晃,似乎来到了另外一个空间,原本灰蒙蒙的一片,现在竟全是漆黑一团。

    进来了?魔气!

    感受到四周极为熟悉的气息,他直接放出神识,方圆数百里都一览无余。

    现在自己正处在一片大海之上,那大海死寂无声,空中连丝风也没有,转头向来路看去,可以清晰地看到那处小岛依然矗立在那里。

    伸手摸去,那屏障依然存在,他没有急于离去,而是放出神识,在这附近仔细搜寻起来。

    那长孙安既然把祭坛设置在这里,说明这里肯定有什么不一样的地方,他要把这地方找出来,也许说不定可以从这里离开。

    海水看不出有什么不同,如果要穿过空间壁垒,必须有空间节点才行,可要想寻找空间节点谈何容易?那些节点没有固定形状,有时候某一滴海水都有可能。

    折腾了两个时辰,姚泽还是无奈放弃了,此时进入这空间壁垒,他还是非常挂念江海,一时也不能完全沉下心来,还是找到他以后再说吧。

    当时江海所在的地方就是南海境,让他奇怪的是,他在这南海境飞驶了三天,竟然没有见到一个魂魈,更别说江海了。

    横跨整个南海境需要月余的时间,他干脆从南到北搜寻一遍,结果让他十分疑惑,整个南海境竟然一个魂魈都不见了?

    难道这里发生了变故?

    他站在半空,面色有些阴沉不定,略微思索一会,身形直接朝东面飞去。

    三个月后,他的脸色愈发的凝重,整个东海境也没有遇到一个魂魈,看来这里应该是遇到变故了。

    一路朝北疾驶,这里的环境和别的海境没什么不同,死气沉沉的海面,偶尔一二个小海岛。

    不过让他稍微心安的是,这里已经可以遇到一些低级的魂魈了,虽然这些魂魈还没有开蒙,至少说明这里的情况还不是太糟。

    进入北海境七天以后,他停了下来,前方已经可以感受到剧烈的魔气波动了,显然有许多的魂魈在那里,不过肯定没有江海,否则以两人的心神感应,千里之内肯定可以发现对方的。

    他略微沉思一会,直接收敛住全身的气息,全身浸在海水中,悄无声息地向前摸去。

    三天后,当他露出海面,看着眼前的一切,不禁目瞪口呆起来。

    无边无际的海面上空,漂浮着不计其数的魂魈,似乎这海境里所有的魂魈都聚在了这里,不过它们都静静地漂浮着,没有发出任何声音。

    (马贼有点事想和道友们沟通一下,随着情节铺开,人物众多,稍不留意,就会出现乌龙Bug事件,那样也对不住道友们的支持,马贼想把节奏放慢一些,每天二更,道友们以为如何?这是马贼的第一本书,力求完善无憾!)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