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我独仙行 > 第534章 绵绵无期
    卷五人魔战事

    第534章绵绵无期

    界北九大门派间的大战已经持续了近十年了,不但是那些大门派被卷入其中,连一些小的山门也无法置身事外,这样原本在南海里历练的修士很难见到了,即使有也是两拨人在相互追逐,厮杀一团。

    这天两个身着红色衣衫的年轻女子正在驾驭着飞剑急速飞驶着,显然她们的修为不足以御空飞行,不过她们一边急驶,一边回头望着,脸上却露出慌张的神色。

    几息之后,后面三位男子也御剑而行,不过神态要轻松许多,不时的还发出阵阵的笑声。

    “红粉双姊,你们也跑了十几天了,再跑就到深海里,那里的妖兽可都是高级妖兽。”

    “哈哈,我们兄弟三人可是怜香惜玉的,如果遇到那些妖兽,只怕没有我们温柔吧。”

    “不错,只要把我们兄弟服侍好了,以后就是我们上清门的弟子,有我们兄弟罩着,以后成就金丹也不在话下。”

    “哈哈……”

    那两个女子心中慌乱,相互看了眼,都从对方眼中看到了决绝,如果被捉住,就同时自爆,免得受辱!

    五人一前一后正飞的起劲,眼看那两女就要被上,突然后面有位男修似乎发现了什么,惊呼到:“前面有人!”

    另外两个同伴也看到一道白光急速飞来,面色不由得大变,“是前辈!”

    三人同时停了下来,面露恭敬,而前面两女似乎发现了救命稻草,毫不犹豫地直接朝白光飞去,口中同时娇呼道:“前辈,救命!”

    似乎听到了那呼救声,那道白光一个盘旋,直接停在两女面前,露出一条三丈左右的长梭形飞行舟,上面刻满了各种图案。

    两女忙向舟上望去,只见上面端坐着两位前辈,其中那男子身着蓝衫,浓眉大眼的,而后面那位女修却身着黄衫,面上遮纱,只露出满头如瀑青丝。

    “前辈救命!”

    来人自然是离开海岛的姚泽和江源二人,他们在海岛上闭关整整五年,姚泽感觉离那大圆满的顶峰是如此之近,如果不是江源呼唤,他准备一直冲击到大圆满的顶峰。

    不过江源却提醒一些让他不安的话,门派大战已经进行七八年了,魔界之人随时可以入侵,她还有些事没有了结。

    原来“三谷二府”知道“四魔”倒行逆施,竟引魔族前来,对整个修真界都是极大威胁,五家大势力就分别检查那些以前被封印的魔气泄露点,看看是不是有什么异常。

    江源就负责南海以及界北大陆东南部的几处,这里离大陆最远,她就先到这里看看,不料却遇到了姚泽。

    其余的那些泄露点必须察看一番才可以安心,所以江源也无心再修炼,要准备离开了。

    姚泽闻言,略一沉思,直接对她说:“我和你一起走吧,那些尸身早就魔化完毕,我也该为修真界做些事。”

    江源很是高兴,以她的经验,冥冥之中,自有天道,付出一分,劫难就会减少一些,她也希望姚泽可以多做善事,以后顺利冲击元婴。

    只是如果她知道姚泽即将要面临三倍天劫,估计再也无心修炼了。

    接下来姚泽就把黑衣留了下来,江海自然要跟自己走的,只是当他右手一挥,那江海就消失不见,一旁的江源瞪大了一双俏眼,实在想不出那头魂魈会到那里去,明明那个青魔囊挂在黑衣的腰上。

    等她看到海岛中间那些尸身眨眼间都不见了踪影,她的眼睛瞪的更大了。

    姚泽也没有多加解释,这种事情自己都说不明白,如何解释?不过感受到那些尸身已经和自己有了若有若无的联系,他心中很是兴奋,至于对敌的威力,就需要试验后才可以知道。

    他把那些早已成熟的魔焰草收割下来,又把江牝和三眼古魔收起,两人直接乘坐江源的长梭飞行舟离开了。

    在飞行舟上,江源终于忍不住了,开始盘问起姚泽这些年到了哪里,那黑衣又是怎么回事?

    姚泽也没有隐瞒,就把自己去东漠和南疆大陆的事略微提了一些,危机四伏的经过在他口中只是轻描淡写的一言带过,不过江源对其多姿的经历很是羡慕,把那些细节一再地追问。

    鬼使神差地,姚泽没有提及惜惜她们,当然连樱雪也是一字没提,具体为什么,他也不知道,只是不想说这些。

    江源对他可以炼制出分身,很是惊奇,毕竟元婴大能也不是随便就可以炼制出分身的。

    看着江源的秀发在风中飞舞,他心中微动,右手一翻,一条尺余长的紫色丝带出现在他手里。

    丝带只有两指宽,上面倒刻满了许多符号,显得不同一般。

    江源目光落在丝带上,口中突然“咦”了一声,伸手接了过来,仔细地看了一会,“不错啊,这件宝贝也被你得到了,离光紫绶带,可以屏蔽神识,是个很不错的宝物。”

    说完,又递给了姚泽。

    “送你了。”

    江源一愣,目中透出无法掩饰的喜色,“真的给我了?”

    姚泽点点头,接过紫带,“来,我给你带上。”

    江源没有说话,转过身形,姚泽轻轻地用紫带把她的乌发束住,看到她白皙的脖颈已经布满了绯红。

    自从这次见到江源之后,姚泽发觉自己的心里有些变化,不过到底是什么,他无法言语。

    这种感觉和婉儿范雪她们那种兄妹之情不一样,也和元霜的那种敬爱之情也有不同,更不是小云樱雪那种朋友之情,这种感觉在惜惜渡劫的时候曾经有过,不过和江源在一起,真的感觉很自在,很舒畅。

    自己筑基期时,江源修为比自己高深,他从来也没有什么拘谨感,现在自己成就结丹,而江源竟晋级元婴大能,自己依然没有感到压抑,虽然和她只经历过一次危机,可从心里觉得,她需要自己呵护。

    姚泽就这样愣愣地望着那截白皙的脖颈,心中思潮如水,而江源似乎被施展了定身法,身体僵硬,一动也不敢动。

    时间就这样似乎停滞下来,飞行舟的灵石耗尽,慢慢地停在了半空,这寂静的空间,两个人的心跳似乎都可以听到,姚泽这才发觉自己有些失态了,连忙站起身形,更换了灵石,飞行舟又开始了急速前行。

    接下来两人都没有讲话,过了许久,姚泽终于平静下来,手中出现一块玉简,开始参悟起来。

    坐在舟后的江源不知道什么时候,脸上多了块白色面纱,根本看不出脸色有什么变化,只是那双露在外面的眼睛偶尔灵动地转动,可以知道此刻她的心情并不像面纱那般平静。

    在她修炼的岁月里,从来没有品尝过什么是思念的滋味。从小就在师门里苦修,筑基之后也开始出去历练,经常会遇到一些自命潇洒的男修纠缠,她对此是不胜其烦,干脆在结丹前直接削发明志!

    以后她更专注于修炼、晋级、再修炼,关于个人享受、个人感情从小就被严禁去想,是修行路上的洪水猛兽,在她漫长的修炼岁月里,也从来不知道什么叫牵挂……

    只是在她准备着手冲击中期境界时,竟推算出自己有个无法躲过的心劫,这劫到底是什么,却根本无法推演,直到这个小子莫名其妙地冒充自己家人,一头闯进了自己的生活。

    原本她也没有在意一个筑基期的小辈,即便他也许和别人有些不同,从来也没有拿自己当过前辈。

    可慢慢地她发现自己见到他后,经常会有种心惊肉跳的感觉,到了这种境界,自然可以摸索到冥冥之中的天道,趋吉避凶,等布置好法阵以后,她借故远遁,以为从此可以避开劫难,顺利晋级,事情却远超出她的预料。

    回去闭关后,仍然无法静下心来,又数次推演,竟然发现自己的心劫竟越来越近,如果不把此劫消除掉,晋级时有可能就会沉沦在心魔中!

    无奈之下,她只好出去走走,谁曾想又会一头碰上这个命中的劫难,当时自己就心惊肉跳的,难道心劫就应在这小子身上?

    接下来的事自己根本就无法左右了,在那天鸠欲魔的洞府里,自己一梦醒来竟莫名其妙的晋级中期,而那小子也竟然成就金丹,这些真是命中使然?

    随后的几十年里,她的境界早已稳固,可修炼之余,却发觉多了一份牵挂,不知道什么时候起,心中竟多了颗思念的萌芽,无论怎样努力,根本无法拔去!

    有时候和洛灵提及他时,那些事即使重复了十几遍,仍听的津津有味,也许收留洛灵在谷中,就是为了可以常常谈论他吧。

    这次魔界入侵,她从药魂那里得到消息后,竟鬼使神差地奔波百万里,来到两人共同布置法阵的海岛,没想到竟然会真的见到了他!

    以后的路该怎样走?

    直到这一天被“救命”的惊呼声吸引了,这里已经离开大陆五六十万里,怎么还有修士在这里历练?

    那两位女子来到飞行舟前,脸带惊慌,不过还是赶紧施礼,“多谢前辈救命。”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