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至尊神医 > 第四章大难不死
    钟扬被送到了重症监护室。

    随身的衣物、小帆布包整齐地摆放在床头,黑色砭石已经被医护人员取下清洗后,也被放在了枕边。

    夜深了,应该是接近凌晨3点时分。

    突如其来的一阵浓浓的睡意,值班的监护人员不禁恍惚,病房里渐渐泛起了一阵微不可查的蓝光,光源正是从黑色砭石发出,蓝光迅速形成了一个光晕,笼罩着钟扬的全身。慢慢地,光晕的里面又飘逸出一团闪烁着七彩的棉花状物体,轻轻地游走在躯干、四肢,异常的温柔,最后逐渐汇聚在额头,然后淡化,直到消失。

    整个过程都悄无声息,持续了大概有2个小时。

    钟扬微微睁开了眼睛,视野逐步清晰起来,天花板上的顶灯、木格子的窗、窗帘外透进极其微弱的星光、还有各种仪器闪烁,“应该是在医院吧……”

    钟扬想挣扎着起身,却发现全身都失去了知觉,一种恐惧在心头蔓延、无限蔓延!他竭力地想要控制自己的身体、手脚,任凭如何尝试都没有任何作用,豆大的汗珠从额头滚落,仅有的意识顽强地支撑着他捕捉着细微的神经末梢传导,许久,直到全身酥麻酸痛的感觉开始一阵阵袭来,终于像是定心丸一般,让他慢慢冷静下来。

    “我居然没死……”钟扬仔细地回忆着,转角突然出现的卡车、吓得哭泣的小女孩、还有被车辆撞飞的那一瞬间撕心裂肺的疼痛!一幕幕的回忆清晰而又真实,仿佛就在刚才!

    “睡吧、睡吧……”蓦然间脑海中出现了一个陌生的声音。

    钟扬的眼皮瞬间累得闭拢,又一次沉沉睡去,睡着前,左手不知从哪里来的力量,竟从枕边抓过黑色砭石紧紧地攥在手心里,仿佛一松手将会马上失去整个世界……

    岐山大厦是长宜市最高的地标建筑,顶楼。

    一间极具奢华的办公室里,一位五十岁左右的中年人隔着玻璃眺望着远方,手指夹着一根雪茄,陷入了深思,任凭雪茄的烟灰掉落也恍若不觉。班前椅边站着两个青年,其中一个脸上有着深深的两道刀疤,正是在车站广场想要抢扳指的两人,此时紧张地望着中年人,噤若寒蝉。

    时间似乎凝固一般,气氛异常压抑。

    中年人终于回过身来,缓缓地坐在柔软的真皮转椅上,悠悠叹息一声,“诶,人算不如天算啊……你们两个给我说说,为老爷子看病的那个人到底什么来路?”

    “蔡总,这个年轻人很厉害!那医术简直神了……”刀疤脸的感触最深,联想到脚踝经历的那次剧痛,不自觉地挪动了一下右脚,把亲眼所见一五一十说了一遍。两人来之前就商量好,黄玉扳指的事情坚决要烂在肚子里。

    蔡成章微微冷笑,语气中带着一股令人难以抵拒的威严,“老爷子一向出手阔绰,爱摆谱,又好面子。那少年既然拒绝了钱,那他肯定还会给其它的东西,你肯定说漏了什么吧?快说,尤其是他们的对话,一个字也不许拉掉。”

    刀疤脸登时一愣,支吾着说不出话来。多亏另一人还算机灵,小心地接过话茬,“我想起来了,后来老爷子亲自送那少年出了车厢,好像让身边的汉子给了他纸条名片什么的。”

    “那就对了,老爷子的名片可不是轻易给的……”蔡成章根本不会想到向南天会把黄玉扳指转赠,对两人的说辞丝毫没有怀疑,“你们说那少年到了长宜?”

    “是的,我们原本是要继续跟着老爷子的,后来一想既然这个局已经失败,而且老爷子似乎之后就没再回自己那间车厢,怕是起了疑心,所以就回来跟您报告。”青年又耍了个小聪明,却是合乎情理。

    “难道他发现了什么?”蔡成章不由地紧张起来,思索着不住把手指敲打着桌面,时而摇头,喃喃自语,“肯定是那个神秘少年发现了古怪,只是不知道他有没有跟老爷子讲,又是怎么讲的……你们两个既然回了长宜,怎么就没跟着那少年?”

    青年说“跟了”,刀疤脸却说“没跟”,青年狠狠瞪了刀疤脸一眼,刀疤脸一脸迷茫:不是事先讲好没跟的么?

    蔡成章顿时大怒,“给我说清楚,到底跟没跟。”

    “跟是跟了的,可是出了点意外,那小子一下火车好像到处问人打听什么,结果也不知怎么的,在车站二路的路口被一辆工地的货车给撞了,撞个正着,眼瞅着够呛,不过这小子全身都透着邪门,没准能逃过一劫……”说着,青年的神色也变得古怪起来,那天他撇下刀疤脸没逃远,后来碰见刀疤脸出来,又撺掇着一起专拣僻静角落远远地缀着钟扬,目睹了钟扬救人被撞的一幕。两个家伙假意上前救助,趁乱偷偷翻遍了钟扬的包裹,慌乱间竟然没找到黄玉扳指,越想越邪乎。

    蔡成章总觉得眼前两个小子的话有漏洞,一时之间竟找不出头绪,越想越烦,颇有些不耐烦地挥了挥手,“都出去吧,该干嘛干嘛,去问张经理支点开销,就说是我说的,每人2万,不,5万。还有,老爷子的事情谁敢漏出半点风声,你们知道后果的。”

    两人吓得忙连连鞠躬离开。

    蔡成章马上一连拨出好几个电话,结果令他很失望、很沮丧。向南天已经临时取消了赴楚阳的行程,立即绕道荆汉坐飞机返回京城,现在估计正在飞机上。熟悉他的人都知道,老爷子喜欢坐火车,对火车有着特殊的情结,这种情结哪怕是再紧急的情况也会不轻易改变,这一次却释放出了强烈的信号。

    山雨欲来。

    蔡成章对老爷子的敬畏完全发自肺腑,尽管这个局自己没有直接参与,但毕竟算是知情人之一,甚至还打着骑墙望两头的如意算盘!一想到可能出现的秋后算账,蔡成章仿佛瞬间老了几岁,有些消沉、还有后悔,当悔意出现的时候,他的眼睛渐渐又恢复了神采:也许,该做决断了。

    关于这场车祸,警方根据相关路口的视频和目击者的口述,很快还原了事故的真相:伤者是为了救一名大约5、6岁的女童而被迎面而来的货车撞飞,肇事车辆是一辆载货的农用车,车牌被厚重的泥土掩盖,肇事司机第一时间逃离现场。由于事发现场位置偏僻,附近存在较多工地,多数道路还缺乏路灯和道路监控设施,肇事车辆属工地临时调用,很难查找;同时,被救女童在事故发生后就哭着跑了,没有目击者认识。整个事故唯一的线索是,有一位大约30岁左右的年轻妇女曾经在一家杂货店借用座机打了120电话,之后就匆匆离开。

    “八二四”车祸在社会上迅速发酵,伤者受到了公众的极大关注,一时间媒体记者、慈善机构、爱心人士纷纷赶往第一人民医院探望、问询,可是钟扬始终处于昏迷状态,院方的压力日渐增大,一再表示要集中整个医院最出色的脑外科专家会诊,动用整个医院最先进的医疗手段,全力救治伤者。

    第七天的傍晚,在炎炎夏日里显出了罕有的气爽,习习的微风糅合着桂子的清香四溢开来,格外令人心旷神怡。

    张佳佳早早地来到了医院,换上了护士工作服完成交接,仔细翻阅了病区病人的记录后,径直走向为钟扬特意安排的特护病房。

    特护病房的待遇是医院最高级别的,房间内的摆设简洁雅致而充满温馨,只见钟扬静静地趟在病床上,那张棱角分明的脸上,苍白中带着些微的红润,呼吸平稳而悠长。

    心跳、血压检查结果一切正常,张佳佳微微轻叹,“多好的一个年轻人,真希望他马上可以醒来。”

    已经是第七天了,所有的医生都无能为力。就像是传的神乎其神的那次手术一样,莫名其妙的救治,又莫名其妙的昏迷,在昏迷期间他的身体更是莫名其妙的神速恢复着。眼前这个充满着神秘气息的大男孩让张佳佳好奇心无限扩张,没来由地觉得他是那么的英俊、那么的健壮、那么的阳刚,甚至他那里都……张佳佳忍不住看了一样遮盖着男孩下体的被子,居然还微微隆起,脸上不禁泛起一丝潮红。

    张佳佳轻啐了自己,自从前夫包养小三的秘密被揭开那天起,她对男人有了非常极端的理解,在她看来,男人就是纯粹用下半身思考的动物。从一名具备5年以上工作经验的医护工作人员,男女之间只有需求、没有感情,只有**、没有理智。老而弥坚只是男人的幻想,没有抓住青春放荡空等容颜老去,那是傻女人最血淋淋的现实!

    可是,张佳佳不知为何,就是被眼前“沉睡”的大男孩触动了心底深处的柔软,对着只有呼吸却没有知觉反应的他,有了一种异样的心疼。一直以为舍己救人的英雄只活在传说里、活在字里行间,没想到自己真能遇到这样的人,他推开小女孩、自己撞上货车,完全是一命换一命的傻瓜做法,然而奇迹已经发生,他居然还活着,她无限憧憬着他能醒来!

    送来特护病房的第一天起,张佳佳就留意到了一块黑色砭石,受到如此猛烈的撞击,这块石头居然安然无恙,只是在内部深处似乎出现了一道极其细微的大约5厘米长的裂痕。张佳佳本能地觉得这块石头可能对伤者有着不同寻常的意义,一直把它放在靠近床头的位置。

    特护病房与普通病房不同,要求护士24小时护理,张佳佳除了每隔2小时观察一次每隔4小时清洗护理之外,其余时间都静静地陪在床头,偶尔也会摆弄下手机。直到凌晨时分,不知怎的,竟然趴在床边睡着了。

    不多久,神奇的蓝光又出现了,如同上一次一样迅速形成一个光晕罩住钟扬的全身。还是那团神秘的七彩物体,游走在各处伤口,伤口竟然悄然间愈合了许多,剧烈的疼痛感慢慢地由四肢传到脑部神经,钟扬不禁轻轻发出呻吟,睁开了眼睛。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