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至尊神医 > 第九章原是相识
    这次考试是清源、南中两省联合举办,主要针对活跃在广大山区、农村的医疗工作者,尽可能地把他们纳入到便于建档管理的平台中来,甚至原则上都不接受专科学院的学生报名。因此相对往年来说,笔试难度降低了不少,而技能考试相对比较宽松。

    钟扬跟着组织者进入考场,向考官鞠了一躬表示尊敬。

    考场里有三位主考官,正襟危坐,面容严肃。中间是一位年近六旬的黑瘦老头,全白的短发根根竖起,一看就知道属于桀骜、固执的类型;左边一位稍稍年轻些,头发稀疏却是染得乌黑,整齐地往后梳着大背头,大圆脸满是福相;右边一位非常意外的,竟是一位熟人,就是当日在火车上遇到的那位年轻医生。

    年轻医生非常淡定地看他了一眼,脸上浮现出一抹笑意,像是打招呼,又像是别有深意。

    钟扬心中微微有些波澜,旋即坦然地迎上了年轻医生的目光。

    组织者把钟扬的准考证和相关资料递给几位考官。

    众人的目光果然都被“柳文山”的亲笔签名所吸引了。

    中间的黑瘦老头笑着对年轻医生说,“范医生,没想到今天第一位考生,竟然是你的同门师弟啊……难怪你这么积极地代表南中省来我们长宜做考官,原来是为你这师弟捧场来了。”

    范凌连忙摇头,“张老,您可别误会了,我来长宜做考官主要是受老师之托,提前了一些日子前来拜望文山师伯。至于这位钟扬嘛,之前我们倒是匆匆见过一面。”

    很明显,范凌不想马上承认师门关系,因为他在火车上就知道钟扬只是一个刚从山里出来的赤脚医生,可是他也确定那份师徒合同是真的。至于为什么柳文山与钟扬会成为师徒,其中必定有内情,他也不敢轻易挑明,最后一句话留了余地。

    钟扬压根就没指望范凌能给自己什么好脸色,当日火车上发生的事情令范凌颜面扫地,此时彼此身份迥异,有些难堪很正常。

    其他几位考官都是年老成精的,都看出两人之间的关系似乎有些微妙。还是张老率先打破了尴尬,哈哈一笑,“既然算是柳门弟子,想必基础性的考验就免了,柳老以针灸著称,不知你学得他几分本事?”

    针石本不分家,钟扬自幼受爷爷熏陶,对基本针法掌握极其扎实,尤其是在至尊出现前那次奇妙的穴位“旅行”,更让钟扬对针刺穴位理解程度有了质的提升。

    早有人引导他来到专门准备的教学模拟人体前,由张老亲自口述,钟扬快速地把毫针刺入模拟人体,认穴极其精准,分毫不差,而且施针的力度、刺入的深度恰到好处,举手投足之间又透着一种难以名状的特殊韵味。所有人立刻被钟扬的表现所惊叹,唯独除了范凌,因为在他看来,这种考核对钟扬来说,简直就是喝水吃饭一样简单。

    “按照考试的规定,对于某项技能特别突出的,可以直接通过考核。”范凌站了起来,“但是……那是特例,作为文山师伯的弟子,你需要拿出比别人更优秀的东西,比如……砭术。”

    众人很是费解,不过一听到砭术,均是眼睛一亮。

    钟扬的脸上露出了笑容,他留意到了范凌在用词和语气上的变化,显然至少在他心里还是比较认可自己的医学基础的,正如他之前也曾认同范凌对向南天的急救处理得当一样。

    “来吧,我要做一次体验者。最近连续旅途奔波,有些腰肌劳损,就算劳烦师弟你为我服务啦!”范凌竟然旁若无人般的趴在医用床上,“对了,你可千万不要藏拙啊,我可是了解你的水平的,一旦我发现你敷衍了事的话,小心我去师伯那里告状。”

    钟扬对范医生此时展现的幽默反转有些措手不及,此时却是彻底放松了心情,稍稍调整呼吸,取下黑色砭石,在范凌的肩部、背部、腰部的筋络开始逐一认穴。

    在场的大多数都是颇有名望的中医专家,却极少见到有人用砭石认穴的,而且钟扬的认穴手法很特殊也很娴熟,手中的黑色砭石如有灵性一般。最令人诧异的是,钟扬认穴过程中在不少部位的停顿很冷门,也很隐蔽,需要用砭石突起的棱角才能引起肌体的反应,仅有少数人依稀能辨认出一些。

    感触最深的当属范医生了,他明显地感觉到,从砭石表面传导过来的类似电流般的感觉,酥酥麻麻的,对背部肌肉的松弛起到了非常突出的作用。

    很快,钟扬开始了第二遍有针对性的施术,对肩井附近、脾俞附近、包括七节骨附近的大小三十余处隐穴进行重点按摩,砭石摩擦着皮肤,如同加热的电流让范医生无比舒畅。

    整个过程持续了大约10分钟,钟扬收回了砭石,拍了拍范医生的肩膀,笑道,“师兄,我看今天就到这里吧,后面还有不少考生等着呢。”

    一句师兄让范医生很是受用,却再没好意思赖着不起,一挑大拇指,“钟师弟,真是好医术!文山师伯真是收了位好弟子,我对你真的是心服口服了。”

    钟扬的砭术令所有人拍案叫绝,再加上柳文山门下的身份,大家都想与他结识,因此纷纷过来递上名片。钟扬一无手机、二无名片,被众人围着有些为难,范凌连忙及时解围,“各位,我师弟这不刚刚出师嘛,事业还没起步,等过阵子我带他一一去拜访大家,怎么样?”

    众人毫不怀疑,就凭钟扬这针石的手段,根本不用多久就会在长宜中医圈子闯出点名堂,以后确实有的是机会交流。

    接下来的考核,考官们已经索然无味,只是机械式地应付着考生,有人欢喜有人失望。

    范凌只是南中省派来陪坐的考官,并不在意考试结果,跟张老招呼一声就拉着钟扬走到僻静处,问道,“说实话,文山师伯那个合同到底怎么回事?”

    钟扬毫无隐瞒,把自己的遭遇简单地告诉了范凌。

    “原来是刘院长找的文山师伯,也就是他有这个面子,”范凌恍然,却又狐疑道,“这么说,这几天报纸上讲的救人英雄真的是你,我还以为与你同名呢……这才几天?你就能出院了?居然还来考执业证书?”

    “是我的运气好,没有撞在要害部位,只受了些皮外伤,我这么年轻恢复起来当然快啦。”

    “你真是个怪物,不过在你身上有着太多的不可思议,我现在反而有些见怪不怪了,”范凌说着,突然一脸严肃,“钟扬,我要感谢你。”

    “感谢?”

    “对,真诚的感谢你。我出身在中医世家,父辈祖辈都是中医,不过我却从小对中医有着很强烈的偏见,我一直认为中医很落后、墨守成规,甚至还有愚昧和迷信,所以我选择了学西医,我在中南省第六人民医院,今年三十四,成为主任医生也有三年了。很明显,相对中医的五行理论,西医有更科学更全面的数据支撑,可是,你的出现,在一定程度上颠覆了我的偏执,而今天,你更是让我对中医的传承有了全新的认识,这一点,哪怕在我文山师伯身上都从来没有体会过。”范凌深有感悟,非常真诚地说着,“我一直看不起‘赤脚医生’,因为我知道不少人是利用医生这个身份作为谋生手段甚至是敛财手段,但是我知道那不代表所有人都一样,比如你,因此,我要向你道歉。”

    此时钟扬才明白范凌的态度为什么会有如此的转变,“范……师兄,不管是中医还是西医,只要坚守治病救人的宗旨,那就不分彼此,你有点太执着了。其实我就从来没有抵触过西医,而且我还打算有机会多学习西医,医道相通,没有明显门户界限。”

    “还是你悟得透彻,是我太偏激了。”范凌越发欣赏钟扬,“此时我倒是很期待你与文山师伯相见会是什么样的情况,那老爷子脾气古怪,对人极其严苛,不好相处哟。”

    “这……”钟扬对柳文山一无所知,但是从其他人的反应来看,这个蒙混来的师父有着很高的名望和地位,这次考试全靠他老人家的面子,有心想去拜访感谢,却又觉得有些突兀,暗暗摇头。

    范凌还以为钟扬被自己吓住了,笑着解释,“你还真被我吓到了?放心吧,有我陪你去见他老人家,肯定不会吃刮落的。”

    钟扬不解释,顺利过关又结识了范凌,很是高兴,闲聊几句便出了考场。

    临走前,范凌给了他一张名片。

    连续这么多天来,有张佳佳的医护、陪伴竟成了一种习惯,此时没有她在考场外等候,钟扬突然间觉得有些怅然若失,独自走回医院。

    快到医院门口的时候,钟扬突然发现张佳佳的车停在了路边,有一个男人拦在车头,正在狠狠敲打着引擎盖,边上还围着几个好事的路人。

    钟扬觉得奇怪,赶紧跑了过去。

    男人大约三十岁,长得很帅,穿着时尚,此时却顾不上风度,有些歇斯底里地喊着,“张佳佳!你下车!今天不把事情了结,你别想走!你给老子下车!”

    张佳佳透过前挡玻璃,冷冷地盯着男人,一声不吭。

    钟扬记得张佳佳说过,她离婚了,因为她的前夫出轨,搭上了一个他单位的同事。眼前的男人很可能就是他的前夫。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