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至尊神医 > 第十八章山医居力
    “我似乎对你有印象,你经常在关注我,对吧?”钟扬一路与汉子攀谈。

    “是的,我对你非常好奇,也非常钦佩,”汉子并不隐晦,“我叫居力,我来自中南省苗疆,不过我是汉人。”

    “我猜,你不是一个普通的村医吧?”

    “哦?能被你这位神医这么看,我受宠若惊哈。”

    “其实我也在观察你,你脚步轻捷、反应机敏……我记得在救治完那位军官的时候,你曾经流露出很犀利的眼神,那种眼神让我觉得你在中医领域有着不凡的造诣,你留下来,肯定有你的用意。”

    居力忙辩解道,“我跟着你绝对没有别的意思,我只是对你的医术很感兴趣,我想求证……”

    “求证?”钟扬笑着回头,“你想知道什么?”

    居力突然有些紧张地问,“你救治那位军官,是不是用的‘祝由’疗法?你难道就是传说中的祝由师?”

    “‘祝由’?”钟扬不由一愣。祝由是一种近乎传说的医疗手段,最早记录在《黄帝内经》,就是借助祝由师意念、符咒所产生的“场”来达到治疗的目的,成为祝由师有一个非常重要的前提条件,那就是修炼气功。钟扬确实是使用了紫霄玄功进行治疗,通过自身的“场”,同时也借助了砭石的“场”,细细想来,还真有不少暗合。

    “难道不是?”居力瞪大了眼睛。

    “我不确定那是不是祝由术……”钟扬只好解释,当时他运用的是气功治疗,但他不会符咒,也不会意念,当然通过紫霄玄功作为介入治疗的情况太过惊世骇俗,反正说出来也没人信,或许,居力会信。

    “我想拜你为师。”居力放慢了脚步,很认真的说道。

    “拜我为师?”钟扬笑了笑,“我何德何能?况且我今年才20岁,按我推测,你行医的时间恐怕都比我的年纪大了吧?”

    居力很执拗,正色道,“正所谓‘学无先后,达者为先’,你的医术令我万分佩服,只要你愿意收我为徒,我可以先做学徒,以后就跟着你,端茶递水、歇脚跑腿,我都可以。”

    “这……”钟扬对这个奇葩真的有些不知所措。

    “反正我已经决定,以后就跟你混了。”居力脸不红心不跳,又加快了脚步。

    钟扬摇头。

    半个小时之后,村民们陆续赶到了五里桥,果然如村长所说,沿着村口出来地势逐渐走高,有个能容纳上千人的缓坡,是个避水的好地形。

    没过多久,王馨宁等几位老师和二十多个孩子也接来了,她第一时间看到了钟扬,当着全村这么多人没好意思给他一个大大的拥抱,却是招了招手,算是打过招呼。

    钟扬颔首致意,却对村长说,“村长,您看看,村里人是不是到齐了?”

    村长点头,马上招呼大家,“自家的都认认自家的人,赶紧的!”

    众人一阵哄乱之后,再三确认,有人报告村长没有发现掉队的。

    突然有人问了句,“咦,马家的小寡妇呢?”

    顿时有人笑了起来,“李二麻子,你小子又在惦记人家马寡妇了呀?”

    村长板起脸来,“马秀兰呢?人呢?”

    人群里没有应声。

    马秀兰是邻村马家河人,嫁来下坝口,头一年就生了一个男孩,原本是件大喜事,谁知不过两年,丈夫在上山采药时不慎掉落悬崖,公公婆婆认为她克夫,整天神神道道刻毒咒骂,也不知咋的都患了不治之症不久离世。马秀兰为了抚养孩子,经常为村里人洗衣服换点柴米,日子过得很是艰苦,偏偏又长得俊俏模样,村里男丁多有喜欢搭讪的,人缘不错。

    “那马秀兰会不会回娘家马家河去了?”

    “不会,我家里她家对门,白天好像还见过她带着娃子。”

    “都还愣着干什么?快去找啊!”村长忍不住踹了一个年轻人一脚,“三儿,你腿脚利索,赶紧去她家看看。”

    钟扬想了想,“我也去吧,村里这么大动静,她不可能没有反应,也许得了急病也不一定。”

    居力还是跟着钟扬,生怕被他甩掉似得。

    马秀兰的家在村北,相对位置比较偏僻,周围仅有三两户人家,赶到这里已经天亮了。山里生活很简朴,大多数都是夯土茅舍或是竹木结构,低矮的土墙围得很小,柴门虚掩着,依稀有几根藤条挂在内侧门环。

    “秀兰姐,你在家吗?村长召集大伙儿都在五里桥呢,上头的水随时可能下来,村里不安全……”三儿在外面喊了几声,始终没有人应答,轻轻地推开了柴门。

    院子里很小,却收拾得干干净净。

    钟扬耳力非常好,依稀听得屋里好像有孩子的咿呀声,忙又大声问道,“有人在家吗?”

    突然有个孩子“哇”地哭了起来,三人连忙进屋。

    屋子太简陋了,外屋就一个灶台一张桌子,哭声却是里屋传来,此时也顾不得许多,钟扬掀起帘子,里屋只有一个炕头,上面躺着一个女人,身边坐着一个三四岁的孩子,孩子被突然闯入的三个男人吓住了,瞪大了乌黑的眼睛,一时间倒是忘记了哭啼。

    “青伢子别怕,是我,你三儿叔叔。”三儿笑着拍拍手抱起孩子,又对马秀兰说,“秀兰姐你可睡得真沉,外面大伙儿都那么喊你,你却听不见……”

    马秀兰仍然没有吱声。

    钟扬觉得情况有异,赶紧上前,抓住女人的脉搏。

    “你想干什么?”三儿抱着孩子要阻止钟扬,却被居力伸手一把拽住,“混小子,你想什么呢,他是医生。”

    三儿原是一时情急,此时不由讪讪带着孩子稍稍走开,“青伢子,你妈这是怎么了?”

    “妈妈、妈妈……”孩子这才想起妈妈,哭着喊着,又做着睡觉的手势。

    “她得了风寒,起码有两天了,有反复低烧反应,因此她自己并不重视,很可能在大家转移的时候,突然高烧难以站立,所以……”钟扬从女人的脸色、脉搏作出了判断,“辛亏我们清点了人数,不然把她留在村里,哪怕没有洪水,这病情已经耽误不起了。”

    居力也是医生,他与钟扬有着很显著的区别,相对而言,居力治病更依赖于用药,因此他随身总会带着不少常用的药物,其中草药是自家的方,“我这里有些自治的荆防败毒散,还有些西药,散热的。”

    钟扬摇头,“她的病似乎还有并发或是诱发,不是普通的风寒……现在不是间歇低烧了,持续升高的话就麻烦了,这样,我用砭石为她活脉驱寒,你跟三哥带着孩子先走。”

    不行!两人异口同声,三儿说到底不放心,居力却是要亲眼目睹钟扬的神奇医术。

    居力说,“三子带孩子走,我留下。”

    三儿这才勉强答应。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