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至尊神医 > 第二十八章张骁来访
    出了烤肉馆,新鲜空气带着些微的寒意扑面,格外神清气爽。

    钟扬温柔地把外套披在邵雪卿的身上,自然地揽着她的纤腰,“要陪你走走,还是送你回家?”

    “随你吧,”邵雪卿仿佛在尝试寻找恋爱的感觉,把头钻在钟扬的怀里。

    许是有过了两次荒唐,钟扬真正把她当作贴心人,尽管只是暧昧,毕竟他能真切地感受到女人的真心或者依赖,就这么并肩走着,漫无目的却自由自然。

    此时一个陌生电话打到钟扬的手机上,钟扬接通,一个爽朗的笑声传来,“是钟扬钟医生吗?我是张骁,我找你喝酒来了,现在刚到长宜,你在哪里?”

    “张骁?”钟扬有些意外,“你怎么来了?不用待在部队吗?”

    “哈哈,老子特意请了假流出来专程找你,快点,少墨迹,在哪里?”

    “我刚吃完饭,现在散步呢。你想吃什么?”

    “我随意,部队的人吃饭不讲究,有酒就行。”

    钟扬突然想起了那天李学敏请客的地方环境不错,而且离这里不远,忙道,“要不,到酒坊巷的醉仙居吧,在城西方向。”

    “好嘞,我马上过来,随行还有两个兄弟,你都见过,就是当时抬担架的两个家伙。对了,你要是有其他朋友,也叫上一起。”

    钟扬看了一眼邵雪卿,征询她的意愿,见她点头,笑道,“是还有一个朋友,你们也认识,到时候见。”

    “我赶紧回去换身衣服,路上给你定包厢,电话联系。”说着,邵雪卿红着脸拦了辆出租车。

    醉仙居的幽静环境并不影响火爆的生意,还好现在这个点正好临近晚饭的尾声,不少客人已经走了,包厢也空出来了。

    钟扬就在大堂等着,也没多久,张骁三人穿着休闲装风风火火地走了进来,钟扬一时还不太习惯他们不穿军装的样子。

    张骁当胸就给了钟扬一拳,哈哈大笑,“怎么,不认得我了?”

    钟扬本能反应,胸口迅速凝聚一道玄力,轻描淡写地抵消了拳头上的力量,笑着说道,“怎么会不认得?你全身上下几根骨头我都能排过来。”

    “哟!”张骁听得伙伴讲起过,钟扬有本事有修为,刚才那一拳可不轻,换了普通人没准就是一个趔趄,可是捶在钟扬身上就像是打在棉花上了一样,张骁再一次打量钟扬,“好小子,果然有两下子!对了,你朋友呢?”

    “喏,”钟扬远远望见了邵雪卿,此时她换了一身青花瓷的旗袍,披着一件中长的白色毛衣外套,款款走来,下摆约莫半尺长的流苏随风飘动,典雅大方而又不失风韵。

    几个大老爷们不禁被这动人韵味深深地打动了。

    张骁冲钟扬一挤眼,悄声问,“兄弟,好眼光啊!”

    “对不起,我来晚了。”邵雪卿自然地挽住了钟扬的臂弯。

    此时的醉仙居客人散了大半,更添几分宁静,众人围坐一圈。

    “我这次专门来看望你,第一杯,要表示感谢,虽说救命大恩不言谢,但是我张骁一口唾沫一口钉,我的命就是你钟医生的,以后有用得到我,水里来火里去绝无二话!我先干为敬。”张骁说着满满一杯白酒下肚。

    钟扬也站了起来,把自己的杯中酒也干了。

    其他两人对钟扬的酒量非常佩服,张骁却不觉得奇怪,因为他骨子里认为钟扬和他就是一路人,他能打,钟扬更能打,他能喝,钟扬就不会落后。邵雪卿却暗暗在桌子地下踩了钟扬一脚。

    张骁又道,“这第二杯,我还是感谢,我听说你在环山湖南岸为群众的疏散撤离赢得了时间,等于是又帮了我一个大忙,我再干了。”

    钟扬与张骁碰了杯,一饮而尽。钟扬有些不明白,“当时我确实是在下坝口,可是跟部队上有什么关系?”

    “具体情况我不能说,这是纪律,也是原则。”张骁有些歉意,又道,“第三杯,我感谢我这两位兄弟,如果不是他们抬我撤下来,就算小命保住,多半也会落个半身不遂。”

    其他两人站了起来,偏瘦的叫金全,方脸的叫杨林,是同年入伍到了张骁的部队,这两人却也没忘记拉上钟扬一起干杯。

    三杯酒加起来差不多有小1斤,张骁是部队里出了名的海量自然没事,可是钟扬的表现也丝毫不逊色。

    三人从驻地赶过来需要转车,因此路上时间耽搁,此时早已饥肠辘辘,钟扬赶紧招呼他们多垫垫肚子。

    邵雪卿指挥着服务员不住地添酒加菜。

    张骁拍了拍钟扬的肩膀,“钟医生,我跟你一见如故,我今年三十,应该比你虚长不少,冒昧称一声兄弟没关系吧?”

    钟扬起初就对张骁非常敬重,别的不说,就说他刚救治完就赶回驻地的那份责任感,就值得深交,“那我就叫声哥。”

    “好兄弟!不矫情!”张骁兴致很高,又拉着钟扬继续喝。

    钟扬刚要举杯,却见邵雪卿冲自己瞪眼,不禁讪讪道,“哥,咱慢慢喝。”

    “你的酒量我已经有数了,绝对海量!弟妹你就放心吧。”张骁哈哈一笑,“其实不是我吹牛,你给我治伤的时候,我是有知觉的,我当时感觉你给我治疗花费了巨大精力,虽然我不懂什么医疗,但是你的医术简直太神奇了,甚至我都觉得以前留下的老伤都全好了!”

    邵雪卿还在回味那一句“弟妹”,乖巧地坐回钟扬的身边。

    张骁突然问起,“听说,你见过向老先生?”

    “嗯?”钟扬一怔,他没想到张骁竟然与向南天有交集,但是他没有多问,就把在火车上发生的事情讲了一遍。

    “原来是这样,”张骁显然微微有些失望,“这么说,那次之后,你和向先生就没有再联系?”

    “我刚到长宜就遇到了意外的车祸,手机也摔坏了,向先生即便要联系我,也联系不到。”

    “车祸?这么巧?”张骁入伍初期曾是一名非常优秀的侦察兵,职业使然,他有着远超常人的敏锐洞察力,直觉告诉他,这件事没那么简单。

    其实钟扬怀疑过蔡成章,可是几次接触下来,他都很明显在向自己释放善意,至于他的手下,都没有这种狠辣手段,至于与蔡骏,不过是一个纨绔而已。钟扬不知道张骁的真实目的,但是他已经确定还有其他势力盯上了自己,嘴上却说,“当时我就是为了救一个小女孩,被车撞飞的,我没觉得这有人为制造的痕迹。”

    “兄弟,看来你这边不平静啊。”张骁顿了顿,“我最近接到一个非常重要的任务,具体是什么我不能告诉你,而且我自己也说不上来,长宜是第一站,也许会马上离开,也许会待上一段时间,刚才的号码是新的,任务需要。”

    钟扬看出他并不是故作神秘,神色也凝重起来,“有什么需要我的,尽管吩咐。”

    “聪明!只要向先生与你联系,你必须第一时间通知我。”张骁见钟扬皱眉,又解释补充道,“放心,我们只是担心老爷子的安全,我代表军方。”

    “好!我明白了。”钟扬不禁暗暗担心向南天。

    张骁又转向邵雪卿,“弟妹,今天我们兄弟的谈话,已经有部分超过了纪律和原则范围,我希望你能保守秘密,千万不能跟别人提起。”

    邵雪卿根本不知道他们在说什么,见张骁面容严肃,连忙答应。

    酒足饭饱,张骁三人脸上都有了几分醉意,匆匆离开,出于纪律没有告诉住址。

    钟扬望着几人远去,心中多了些烦闷和担忧,一时却梳理不出什么头绪。

    “你没事吧?喝多了?”邵雪卿轻轻抱住了钟扬。

    “没事,稍稍有些酒意,起风了。”钟扬不由得抱紧了她。

    她诧异地望着钟扬,“现在没风啊?你冷了?”

    钟扬摇头,“这几天你就安心上班,我们尽量减少接触,有事打个电话。你不要多问,张骁说得对,今天的事情绝不能告诉任何人。”

    邵雪卿担心极了,牢牢地记住了钟扬的叮嘱。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