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至尊神医 > 第四十二章赠书
    钟扬把林泉从担架上解除固定,示意他站起来。林泉还有些不太适应,活动了一下手脚,果然不疼了,只是此时正好刚到12点半,但是林泉觉得钟扬肯定还会留后手,怔怔望着钟扬。

    “放心吧,你已经没事了,如果半夜12点再疼,那肯定是在做噩梦了。”钟扬看出他的怀疑,开起了玩笑,“别忘了,你欠我一个道歉。”

    林泉真的是被钟扬折腾惨了,偷偷问,“道歉就道歉,只是那个方面……”

    “没事了,你就把心放回肚子里吧,希望你自己不要产生心理阴影,以后再这么胡来,我可不保证没有下一次。”钟扬这口气早就撒了,他对林泉本就没有太大的芥蒂,邵雪卿告诉他,林泉完全是被蔡骏当枪使了。

    林泉此时也不知道该怎么形容自己的心情,总之悬在心头的一块大石终于落地,不禁起了结交之意,“我说,钟医生,你的手段简直是太牛了,咱们可以说是不打不相识,以后就是朋友了,抽个时间跟哥们去趟京城吧,有你在,我就能横着走了……”

    梁志成见他一开口就没个把门的,赶紧拉到一边,“这次给你的教训还不够啊?”

    钟扬也笑了,“林少的意志力真够顽强的,居然能坚持这么多天,我原以为最多三天就……”

    林泉虽然是纨绔,但却生性豁达直爽,蛮对钟扬脾胃,一场风波却是皆大欢喜。

    张仲德突然觉得很尴尬,满心以为当着钟扬的面就可以化解症结,然而结果却令他很沮丧,但是超强的求知**使他对钟扬的独特手法产生了极大的兴趣,红着脸问道,“没想到你对隐穴的理解和造诣居然这么深!实在是佩服!不知你到底师承何人?”

    钟扬郑重地对张仲德鞠了一躬,众人都愣住了。

    钟扬笑道,“张先生,我姓钟,我们应该不会太陌生吧?”

    “姓钟?”张仲德突然想到了一个人,忙问,“难道你是钟云祥老先生的——”

    “他是我爷爷,几个月前已经去世。”钟扬有些神伤。

    张仲德“哦”了一声,满脸的失望,“没想到老爷子就这么走了,我都没见到他老人家最后一面,实在是太可惜了。”

    钟扬仔细地观察着他的神色表情,满脸真诚,心中感动,旋即拿出随身携带的《金匮要略》递给他,“这是爷爷临终前嘱托我转交给你的,今天也算是完成了他老人家的一个遗愿。”

    张仲德眼睛一亮,竟突然间眼眶湿润了,颤抖地接过书册,激动得说有些语无伦次,“这……真的给我?他老人家果然没有忘记我!”

    张仲德在二十年前他遇到了钟老先生,得到过他的指点,当时张仲德一心要拜师,但是被钟老拒绝,张仲德铁了心要跟着钟老行医,怎么也不肯走,一待就是三年,因此两人虽无师徒之名,却有师徒之实。后来钟老鼓励他只有独立闯荡才能收获真才实学,又约定一旦功成名就就把《金匮要略》送给他,没想到今日梦想变成了现实。

    张仲德如获至宝,他告诉大家,这本《金匮要略》是传承之物,已经有7、8位主人,每一位都是一代名医,它最珍贵之处在于历代主人给出的经验、注释,经梳理后形成副册,极其珍贵。钟老把它传给张仲德,而非留给钟扬,可见老人的苦心孤诣,张仲德不由想起老人经常说过,既然是传承,就不能只留给自己的后代子孙,好的传承应该让它承载更多的希望。

    众人唏嘘不已,对钟老此举钦佩万分。钟扬此时完全明白了爷爷的意愿,对张仲德说道,“看来我们还真是一家人,我就称呼您一声师伯了。”

    张仲德一想到先前还试图化解钟扬的玄力,顿时老脸一红,问他,“钟扬,你把这么宝贵的东西送给我,你不后悔吗?”

    钟扬笑着摇头,“爷爷的遗愿怎敢违背?况且这本书我早已经滚瓜烂熟,是否留在身边意义不大,我又何苦枉做小人呢?”

    套房中的气氛变得很轻松,张仲德和林泉一老一少却是拉着钟扬不断套近乎,前者想要了解玄力以及隐穴,钟扬表示他会花些时间罗列一些作用突出的隐穴供他参考,如果不是年龄和辈分摆在这里,按照张仲德的性格立马得拜师了。林泉则显得神经大条,他觉得只要钟扬陪跟他回一趟京城,他愿意付出任何代价,甚至都可以把他亲姐姐介绍给钟扬。

    钟扬一边应付着,一边也不忘记留意梁志成。梁志成依旧不露声色,还是一贯的云淡风轻。这个人的城府太深了,钟扬无法想象,如果张仲德能当面化解林泉的问题,那么等待自己的将会又是怎么样的一个局面?梁志成又会如何出招呢?想到这里,钟扬对梁志成暗暗留了心。

    几人用过午饭已经是接近2点钟,梁志成带着林泉与众人暂别,直接回了清源省城。

    年会照常进行,钟扬有些意兴阑珊,对接下来的课题索然无味,偷偷玩起了手机,问问居力那边的情况。居力很快回复,他以沈斌朋友的名义联系上沈斌的父母,警方和保险公司的效率都非常高,交通肇事司机已经拘留,保险赔付也已经到位,沈斌的父母情绪已经稳定,他曾多次暗示可能存在隐情,但是沈斌父母一致表示不想深入追究。

    钟扬觉得很奇怪,如果说有人想把沈斌的死吸引自己的怀疑,再加上林泉的事情,似乎都是在针对岐山集团,可是跟他有什么关系呢?他不相信自己能起到什么关键性的推动作用,甚至他此时倒是觉得,蔡骏的行事作风比较迂回,直接出手制造车祸的几率极低,强子作为代表蔡成章解决沈斌的事情,更加没有可能。

    看来长宜的水不是一般的深,钟扬又联想起宾馆的窃听,头绪更乱,想了一会,告诉居力,暂时放弃暗中调查,等事情完全平静之后再看情况。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