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至尊神医 > 第八十一章遗宝
    “知一堂?”钟扬有些印象,但是一时想不起来。

    王其信却是一下子激动了,“我知道,知一堂就是我们王家一位先祖,名叫王清任,勋臣是他的表字,是清朝的名医,族谱上有记载!”

    “原来是他!难怪我觉得知一堂有些耳熟,原来是王清任!我读过他的著作《医林改错》,早年习武还做过千总,后来弃武学医没想到功夫半点没有耽搁,没想到书画造诣也这么深厚,真是一代奇才!”钟扬钦佩不已,王家人的目光都灼热起来。

    王其信见钟扬由衷的夸赞,很是自豪,“清任先祖是我们玉田王家最杰出的名医,在解剖学方面有着极高的地位,被西方医学界成为近代解剖学家,由他开始奠定了我王家医商世家的地位,传承到现在也近200年了。”

    钟扬见王其信始终紧紧抓着画卷,忙笑着说道,“看来这件宝贝总算是落叶归根物归原主了,值得庆贺!”

    王其信闻言,立即对王海峰吩咐,“通知你大伯、三叔,明天沐浴熏香祠堂祭祖,就说我们王家要迎回传家宝。”

    王海峰也很是激动,连声应承着走了。

    刘家父子此时很尴尬,根本没想到事情会如此急转直下,王海峰出去都没顾上打招呼。刘敬熙恭敬地对王其信说,“恭喜老爷子收回重宝,这可是天大的喜事,我跟济昌晚上还约了省城的几个朋友,先不打搅了。”

    王其信不急于收起画卷,对刘敬熙说道,“敬熙啊,你有事尽管忙去,馨宁丫头的事情我原本就不知情,海峰被我狠狠地骂了一通,儿女婚姻大事就让小辈们自己来定,他那种做派早过时了!我改日抽空去京城一趟,亲自跟衢高兄解释清楚。”

    刘敬熙心中不忿,却无可奈何,只好带着刘济昌一起走了,王林陪着送到门外。

    刘济昌临走前狠狠地瞪了一眼钟扬,钟扬微一耸肩。

    “小心他报复,据我了解,他性格很阴,睚眦必报。”秦雅悄悄提醒钟扬。

    王其信盯着钟扬,越看越喜欢,“小伙子真不错,有眼光、有智慧、有本事!你跟馨宁的情况,静文跟我交底了,可是你今天上门就送了这么一份特殊的大礼,我真是为难了,你要我怎么感谢你呢?”

    钟扬笑了,“我已经收到了您最好的感谢,我是说,关于馨宁的婚姻自主。”

    “那怎么行?馨宁的事情我老头子本来就要干涉的,她爸差点都被我请了家法。王、刘两家根本不需要联姻,也不适合联姻,”王其信顿了顿,又说,“只是此事不管怎么说都是我们王家有些理亏,我也不知道海峰跟他们刘家有什么约定,少不得跑一趟京城,跟刘家那老家伙解释一番。”

    钟扬不好接话,王其信显然含糊其辞,这个解释可能不太好做,不过他的态度很是坚决。

    不多会儿,王海峰回来了,随行的还有两位老人,其中一位红光满面正是王其宗,进门就问,“老二,我来看看你找回了什么传家宝?”

    另一位是王其徵,坐着轮椅,由一个年轻人推着,也忙问道,“东西在哪里?”

    王其信一乐,“我就知道你们两位等不到明天,东西就在这里。”

    二老闻言,齐齐围拢过来。路上王海峰已经把事情都说了,他们首先关注的是落款,王其宗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是的,没有错!果然是我们王家的知一堂!果然是!你们看,绫绢的下轴标记还能辨认!”

    众人好奇,循着他所指的方向,在下卷轴的两端各有一个小标记,依稀像是一个葫芦。

    钟扬之前也留意到过,只是他没有深入研究,不禁问道,“据我所知,王家的知一堂只是单一的医馆,为什么连卷轴上都会有标记?而且上下卷轴似乎有些不太匹配。”

    王其宗看着钟扬,“你就是钟扬吧?”

    王海峰忙道,“还没来得及给您介绍,他是馨宁的朋友,这幅画就是他送来的。”

    “哦?”王其宗不由多看了一眼,又把注意力转回画卷,“你有所不知,我王家在清任老祖这一辈人丁兴旺,兄弟子侄多有经商的,尤其有一支迁入徽州等地,主营文房四宝,生意做得极大,这一支极其尊重清任老祖,知道他爱好书画,便为了他制定了专属用具,因此有知一堂的标记。”

    “原来是这样!”钟扬笑着说道,“想必迁入徽州的这一支,跟您三老渊源很深吧?”

    “聪明。”王其宗点头,“我们就是徽州王家。”

    钟扬此行终于收获了圆满,这幅画对王家的意义远远超越了其本身的价值,王家三老包括王海峰都对钟扬表示出了极大的热情和好感,作为传承久远的老家族,自然拥有深厚的底蕴。

    尤其是王其宗兴趣颇广,经史子集诗词曲赋皆有涉猎,还粗通医术,又听钟扬年纪轻轻竟然已经有了自己的国医馆,而且是独挑大梁,越发欣赏。席间,钟扬见王其徵腿脚不便,略施手段竟立竿见影,使瘫痪已久的其徵老人在短时间内恢复了少许知觉,一时间激动得老泪纵横。

    王其宗命人取来一个金丝楠木的小匣子,交给钟扬,“这是我早年收藏来的一套银针,总共十八根,出处不知,应该有些来历,现在转赠给你,算是回礼。你有如此神奇的医术,我相信,这套银针在你的手上必定将大放异彩。”

    钟扬连忙逊谢,“我只是无意间得到了这幅画,既然是第一次拜会各位长辈,自然就是见面礼,这么敢接受回馈?”

    “好东西,收了它。”至尊突然发话,钟扬一愣。

    王其宗哈哈大笑,不由分说就把小匣子塞到钟扬手中,“今天就算我倚老卖老,你必须收下!还有,我打算在你的国医馆入股,但不是现在,长宜的格局太小,有朝一日你能将国医馆开到京城,分馆开遍华夏,我王家就是第一个股东!”

    钟扬心中起了微澜,王其宗这番话激起了他的豪情壮志,既是信心又有寄望,更是表明了一种态度一个立场,简直就是意外之喜。钟扬抱着怀中沉甸甸的小匣子,再三道谢。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