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至尊神医 > 第八十四章蔡成章的立场
    钟扬和秦雅回到国医馆已经是年初三的下午,闭馆的几天时间,马秀兰每天都会来做一些简单的清扫,一桩桩一件件收拾得非常齐整,令钟扬感觉很温馨。秦雅了解到钟扬还住在医院的宿舍,设施条件很简陋,就建议在附近租赁成品现房,一则改善居住环境,二则她觉得国医馆和医院这种合作模式存在变数,从长远的角度考虑,分割是毫无疑问的发展必然。

    钟扬对物质的要求很低,但考虑到马秀兰母子,尤其是为了青伢子以后方便上学,便索性让秦雅多租几套,以后也可以安置范家和居家的子弟。秦雅立说立行,马上就去寻找房源。

    向南天已经失去了联系,甚至处境已经非常危险,而钟扬真正所能做的却很有限,在他的视野中只有两个突破口,一个是蔡成章,一个却是梁志成。

    蔡成章与向南天始终没有完全背离,从他一贯的表现不难判断;至于梁志成,钟扬与秦雅进行过深入的探讨,他的父亲支持刘希成,而他的大伯则支持向南天,而他的态度在表面上是支持大伯的,这次代表梁家来清源省,却似乎表现出屡次针对钟扬的举动,这一切很让人费解。

    钟扬决定先找蔡成章。蔡成章原本每年都有去京城拜访老朋友的习惯,今年却没有任何行程,与不少下属集团的掌舵人一样,在家中享了清闲。钟扬的电话没有任何意外,蔡成章爽快地约了钟扬去一个南郊僻静的私人会所见面。

    钟扬很快赶到,蔡成章早就等候了,见面寒暄几句。

    蔡成章点燃了一根雪茄,倒不着急马上切入正题,笑着问道,“江南之行如何?”

    “还行吧,总算有所收获。”钟扬也不跟他遮遮掩掩,毕竟自己的动向完全不是秘密。

    “收获?看来不简单啊。”蔡成章似乎有所指,但并不打算追问,“我们早应该有一次正式的会晤,就像今天这样的,不过来得有些晚了。”

    钟扬笑笑,“应该不算太晚,其实第一次与向老认识的时候,他得知我要去长宜,还特意提到过你,让我有什么事尽管找蔡九叔。”

    “哦?”蔡成章多少有些质疑,但是见钟扬神色坦然,不由得自嘲一般,“他这么看得起我?”

    “这个你不必怀疑,当时火车上有你的人,叫来问问就清楚了。”钟扬显然还是对刀疤脸他们两个的事情还有些芥蒂。

    蔡成章完全明白钟扬的意思,略略整理了一下思绪,尽量让自己的语气更诚恳一些,“我知道你对我始终存在着一些怀疑或者不满,但是,我觉得有必要郑重地做一次申明,首先,刀疤脸那两个家伙是我派去火车上的,但是我只是让他们关注事态的发展,没有其他的要求,我知道你跟他们发生了冲突,我并不知情,甚至他们回来之后也没跟我讲实话。”

    钟扬喝了口茶,没有说话。

    蔡成章继续说道,“在醉仙居那次见面,我确实是刻意参加的,我对你很好奇,我想认识你,当时对你的感观很好,我真心想跟你交个朋友,而你似乎有所保留。接下来,我派蔡骏送捐助的物资,完全是想让你来承情,可是没想到这个事情办砸了,之后蔡骏又跟你发生了一些不愉快,导致我们的关系变得有些紧张。但是,我相信你有你的判断,不然的话,我们此时也不会在这里见面。”

    钟扬微微点头,笑着说,“有些事情必须摊开才能讲清楚,能讲清楚那就不能算是隔阂和矛盾。我相信你,九叔。”

    蔡成章一怔,他没想到钟扬这么轻易就接受自己的辩解。

    钟扬又道,“其实我一直就觉得,您表面上似乎给人一种左右为难、拿不定主意的感觉,可是实际上并不是那么回事,您其实对向老的支持和尊重是很坚定的。”

    这下蔡成章感到吃惊了,他严肃地盯着钟扬,问道,“你为什么会这么认为呢?”

    “当局者迷,因为我从一开始就不是局中人,顶多算是一个无意间涉局的人,我根本不了解局中的错综复杂,所以我判断的着眼点仅限于暂时的结果。非常简单的倒推,据我所知,你是向老在八百里陵川最信任的人,没有之一,如果你出现问题,那对他将会是最严厉最残酷的打击,而你只是在观望、在摇摆,我甚至这都是向老的授意。”钟扬仔细观察着蔡成章的脸色,不放过任何一个细微的变化。

    蔡成章的脸色有惊讶、有凝重,也有佩服,同时也在思考着,斟酌着。钟扬给了他充分考虑的时间。

    “好吧,我对你的洞察力非常钦佩,”蔡成章猛吸了几口,掐灭了烟头,“老爷子对我们几个都有知遇之恩,他是‘国士’,我们理应都是‘国士’最坚定的支持者。”

    钟扬毫无意外。

    “我知道他会告诉你这些,但是确实没有想到这么早。” 蔡成章笑了,他并不知道向南天和钟扬的接触并且一同到了江南,虽然觉得奇怪,但也没有深问,继续说道,“我和刘希成是战友,我们一共有九人,曾经驻守南疆海岛整整十五年,退伍转业以后,我和刘希成都投入南天集团,得到了他的赏识,一步一步进入核心圈,也慢慢知道了‘国士’。刘希成背后有家族的全力支持,他一直以接班人自居,但是老爷子并不完全认同他为人行事的作风,迟迟没有把象征权力交接的黄玉扳指交给他。”

    “当一个人的耐心消磨殆尽的时候,总会做出一些令人难以置信难以揣度的事情。就像火车上的那次,他全面策划了这个事件,但是我不知道他具体的行动计划。他在老爷子上车之后跟我通了电话,要我中途派人上车支援,我没想到老爷子在火车上就换了手机号,我猜他应该有所警觉了。”

    钟扬暗暗心惊,还真是够危险的,如果不是他及时救醒了向南天,后果可想而知,毕竟利用香料诱发心脏衰竭,就连范凌这种水平的医生都无能为力。而刘希成完全不怕蔡成章知道他的意图,毕竟蔡成章也派出了人,即便想去保护向南天也无济于事,最终的结果会让蔡成章彻底绑在他的战车上,甚至还会成为替罪羊牺牲品。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