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至尊神医 > 第一百十八章问诊
    钟扬有些不悦,因为林泉和李扬对自己的医术太过于自信了,甚至有些盲目。先不说京城藏龙卧虎,单凭林、李对张妈这位“下人”的态度来看,这家人绝不寻常,那么往来此处的名医想必如过江之鲫,难倒那么多人的病症定是久病沉疴,一想到这里却又有几分跃跃欲试。

    李扬心思很细,他察觉到了钟扬的一些想法,对他说,“开心妹妹的病非常古怪,我们事先也不知道该怎么跟你说,所以冒昧先带你来见她,希望你能对她有所帮助。”

    张妈却道,“最近开心的情况并不好,清瘦了不少,九香山的济善大师三天前来给看过,开了一个药方,服下之后似乎有些效果,但是不明显。现在应该就在书房,老爷让我看着,却轻易不让任何人靠近。”

    “没关系,咱不着急。”钟扬不徐不疾地喝了口茶,“您能不能让我先看看济善大师开的那张方子?”

    “这……”张妈有着明显的顾虑。

    “我是想通过药方来推断你家小姐的病情,如果您觉得为难,那就请您先介绍一下她到底有什么症状反应吧。”钟扬并不想太勉强

    “开心自小体弱多病,天生就是一个林妹妹。自从经历那次大变故之后,时常心烦意乱、抑郁气结,性格变得易怒暴躁,偶尔还会发狂。”张妈说着说着,眼圈一红,“这种情况已经持续了好几年,她一直都很努力地想控制自己的情绪,但是这种情况慢慢地形成了一些有规律的发作周期,每个月都会有一次很严重的失控,老爷不得不派人严密监管她,防止意外发生。”

    “心烦意乱、食少神疲,这是思伤;抑郁不舒、积久伤肺,这是悲伤;心悸筋惕、物极而反,这是惊伤。初步判断,七情至少伤三,又是累积了好几年,有点难办了……”钟扬又问道,“您说她现在的病情形成了规律,只怕还是与女人的月事有关,据我猜测应该还有先天不足的影响。”

    张妈诧异地望着钟扬,“真是人不可貌相,恕我失礼了,你所说的和济善大师基本一致,不知钟医生对开心的病情有什么办法?”

    “我还是想先看看方子,”钟扬已经有了几分把握,“如果我没猜错的话,同时调理三伤难度太高,惊伤相对容易对症下药,悲伤和思伤原本不应有长期受困扰,只怕还有隐情。因此这个方子应该是补骨脂汤为主,也脱不开益智仁、苁蓉、熟地、党参、远志、牛膝一类的辅助,再者就是增加一些六味地黄丸、天王补心丸。”

    张妈不再迟疑,马上拿来了济善大师开具的药方一比对,果然与钟扬说的非常接近,不过在这个基础上,又增加了黄连,似乎带有一定的试探性。

    从剂量和配方来讲,这个方子均无可挑剔,钟扬又问,“病人服用之后,有什么改善吗?”

    “或许是心理作用,至少我感觉不出有什么明显的作用,开心她平时又沉默寡言,极少会跟人说话,尤其最近这段时间很让人担心……”张妈极为忧虑,她是看着开心长大的,与开心有着极深的感情。

    “我猜,这位济善大师应该不止一次前来诊治吧?现在这个方子开得很严谨,用材也相对普通,充分说明他对这个病情的信心在减退,我能确定他之前开过的方子应该更积极一些的……”钟扬再三权衡,做出了一个令人不解的举动,起身对张妈说,“我想,我应该告辞了。”

    张妈一愣,林泉和李扬也有点摸不着头脑。

    钟扬说道,“打从进了这个门,我就有一种一入侯门深似海的感觉,基本情况我已经了解到了,不过今天不凑巧,主人不在家,我看还是下次再约吧。”

    林泉眼睛一亮。李扬没有说话,咀嚼着弦外之意,钟扬确实表露出了尝试治疗的意愿,但是非要等主人在场,这令他有些腹诽,同时也有些担心,如果钟扬是借机想与这家主人谋面,这个决定就太草率了,他深知这家主人的威严,稍一不慎很可能产生难以磨灭的负面影响,到那时就得不偿失了。

    张妈有些情急,忙对钟扬说,“先别急着走,我给老爷打个电话吧。”

    钟扬笑了笑,坐了回去。

    张妈马上打了个电话,把这边的情况汇报清楚,等待指示。

    电话那头沉默了半分钟,问道,“你判断他到底有几分把握?”

    张妈看了一眼钟扬,略作思索,回答,“他是我见到过的最年轻的医生,也是最让我看不透的医生,我有一种直觉,他的医术绝不在济善大师之下。”

    “哦?难得听到你会对一个陌生年轻人有如此高的评价……这样吧,我马上取消行程赶回来,估计中午之前能到,留他吃午饭吧。”

    话筒的声音蛮响的,几人都听得很清楚,林泉和李扬顿时有些吃味,他们与这家的主人虽然说不上关系密切,但也时常有机会走动,却只是见过匆匆一两面,更别说在一个桌子上吃饭,此时完全是沾了钟扬的光。

    张妈立刻把主人的意思转告,并关照厨房安排伙食停当。她不禁有些不安起来,问道,“钟医生,我想了解一下你到底有没有好的治疗计划,现在老爷取消了一个非常重要的行程回来……”

    这话同样也是林泉和李扬最关心的,钟扬一摊手,“我必须见到病者本人才能给出合理的诊治计划,现在还不是时候。”

    李扬着急地低声问他,“你不知道这家主人的身份地位有多么高,我现在真的有点担心你了。”

    “医者本心,这是我对待病人的态度,对于这类情况,一个病人已经牵动了全家人的心,一个电话就可以让这家的主人立即返回,这说明她能否恢复健康其意义远超病症本身,这一点对于我最终选择什么样的治疗手段至关重要!”钟扬一言一句都发自肺腑,令人无法质疑。

    张妈内心的期待又强烈了几分,她甚至感觉看到了真正的希望。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