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至尊神医 > 第一百二十九章上钩
    在沉睡的这段时间里,钟扬、开心和至尊三者形成了一个微妙的平衡,钟扬因为抵受不住强大的玄阴力而昏迷,开心很自然地成为了玄力和玄阴力的贮存“容器”,而至尊则承担起缓冲和监护的职责,还有就是维持磁场的作用。至尊有一个很重要的条件,那就是开心必须随时为他提供玄阴力。

    按照至尊的本意是想借助玄阴力来提升玄力的质量,结果令他大失所望,连日来,紫霄玄功的玄力和开心的玄阴力始终都没有出现有效的互动,但是两者的兼容度倒是有所提升,至尊虽然也修炼了玄功,但是他是灵体存在,对能量可谓来者不拒,异常滋润,可惜毕竟只是灵体,吸收的能量很有限,不过足以支撑消耗。

    钟扬做了一个非常奇妙的梦,梦中出现了开心,两人进入了一个完全陌生的世界,他们一起修炼、一起生活,遇到了很多现实中的朋友,有的成为了契友,有的成为了宿敌,有巅峰跌落的挫折,有百折不挠的坚持,一同经历了人生百态,但是他们始终在一起不离不弃,这段经历如同烙印般深深地刻进两人的内心深处,不可磨灭。

    至尊对梦境的掌控力极强,他不折不扣地履行着对开心的承诺,慢慢地他站在旁观者的角度完全认可了开心,这是一个完美的女人,更重要的是她是玄阴之体,梦境中已臻至化境的玄阴之体。

    褚瑞田送来扳指的时候,至尊迫不及待地就把它收走,他想参照钟扬之前的做法,借助玄阴力企图透过扳指参详其中玄妙,可是无论他如何尝试,始终还是不得其法,他最多只能依稀看到里面的文字,但无法看清。

    难道只有破开扳指?至尊踌躇许久,最终还是无奈放弃。

    褚瑞田对钟扬布置的磁场极有信心,即便是他手下最强的高手也无法靠近钟扬三米之内,因此他一方面通过一些渠道散播出扳指的消息,另一方面则完全撤除了绣楼四周的防卫,他决定用最简单也最被认为愚蠢的方法——姜太公钓鱼。扳指就在绣楼,就在昏迷的钟扬手中,而且褚家大开中门,就看有没有客上门。

    消息一出,蔡成章倒意外地成了另一个焦点,因为是他把扳指拿去褚家,而扳指曾由他保管。在一些有心人的眼中,蔡成章已经彻底放弃了对国士继承者这个身份的寄望,而且非常彻底地成为了向南天的忠实信徒。

    刘希成是最早知道这个消息的人之一,他没有感到任何意外,因为他非常了解向南天的行事风格,而且他也知道向南天此举并不是冲着自己来的,只是不太明白褚瑞田为什么会毫不犹豫地来趟这趟浑水。

    自从真正结识忘忧之后,刘希成基本上都会待在她的别墅,倒并不是沉醉在温柔乡中,而是忘忧会给他很多建议、看法、甚至心境,令他难以自拔深陷其中。就像这一次,他换种方式来询问她的意见,她的回答令他很无语,却觉得又极有道理,“不管这个事情有多重要,至少你先想到问,而不是先行动,就已经足够说明问题了。”

    又过了两天,褚家来了一位不速之客。

    子夜时分,夜深人静。褚家后院外墙的一颗歪脖子大槐树上闪过一道身影,瘦矮个子一身黑衣,密切注视着院内的情况,默默地记下进退的路线,再三确认没有危险之后,借着树枝勾着围墙飘身跃入,只发出极其轻微的声响。

    此人非常谨慎,落地之后弯腰躲在墙内的灌木丛里,约莫五分钟之后才缓缓沿着园路绕行到绣楼附近。

    按照褚瑞田的吩咐,绣楼撤走守卫之后不管白天黑夜都是亮着灯的,由于楼内东西很少很通透,只要一有人上楼,隔着很远就能看见人影,因此如果直闯的话,几乎立刻就会惊动褚家,只怕还没等拿到扳指就会被包围。

    他在绣楼周围徘徊了好几圈,始终觉得把握不大,无奈之下只好铤而走险选择北侧视线相对最隐蔽的地方,抛出了飞爪扣住绣楼的檐角压实,竟徒手攀上了二楼。稍作休息之后,又沿着柱子爬上三楼,极其小心地靠近窗口。

    他轻轻地撬开了窗户,看清楚了房里的情况,他看到了钟扬和开心并排躺着,他也看到了钟扬手上的扳指,但是他不敢轻易入内。投石问路,他朝屋内扔了一个小石子,并没有发现任何异常,随即果断地跳了进去,就地一个翻滚,动作干净利索。

    他的心跳开始加快,他贴着地面匍匐着靠近床榻,前进的速度很慢,触手可及的地方都有过仔细的查探确保无虞,然而他离床榻还有不足一米的地方却令他吃惊了。

    他竟然发现面前居然有一堵无形的“墙”,令他难以再进半步!他的第一反应就是后撤,可是他后退却没有任何阻碍,心里无比郁闷。他了解过钟扬是一位内家高手,但是哪怕他敲破脑袋也想不到居然遇到了这么古怪的事情。

    他再度上前尝试,仍然毫无进展,一接触到磁场的三米范围,他就会遇到一股怪力反弹,黄玉扳指就在眼前,伸手就能得到,可偏偏无法如愿,一时间急的抓耳挠腮。

    突然,他想到了什么,从身上摸出一根尖锐的锋刺,大约有三寸长短,虚空向前刺出,锋刺有一个明显的阻滞,但还是突破了三米之内,可是还没等他欣喜,他竟发现自己略略松手的刹那,锋刺竟然诡异地悬空固定在原处!

    他顿时感到一阵头皮发麻,想要拔出锋刺,但是锋刺就像是被什么东西牢牢吸附住一样,根本无法动摇半分!

    他怕了,他实在无法想象自己此时遭遇的情景,他甚至都想拔枪出来,可是他看到了钟扬和开心睡得是那么安静、还带着淡淡的笑容,笑容之间还流露出一种极具感染力的幸福感。他犹豫了,最终还是选择默默离开,离开前还忍不住看了一眼钟扬和开心,还有他遗落的那根锋刺。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