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至尊神医 > 第一百三十七章变革的雏形
    钟扬非常干脆地拒绝了向南天的邀请,并且他认为不需要任何借口或理由,其实他很想知道,如果此时满口应承的话,向南天会是什么样的反应,但是没有这个必要。

    人大抵如此,值钱或者不值钱就在一念之间,钟扬越是平淡,向南天就越觉得他难能可贵,“先别急着拒绝我,咱们来日方长,再者说,你不能忽略国士这个身份意味着什么,要知道有多少人为了这个特殊的身份竭尽全力地付出?”

    “我当然知道,可是那又如何?”钟扬笑道,“从我的角度来讲,我的路还刚刚起步,我离开自幼生活的山村还不过短短的半年时间,如果一下子就让我拥有了刘希成、蔡成章他们为之奋斗多年苦求不得的地位,我似乎就会失去很多成长的空间,再者说,公平何在?”

    向南天倒还真没想到这一层,或者说,一而再再而三的变故,让他从内心深处对自己这个身份感到忧虑,他又何尝不想换一种活法享受人生,不过钟扬的话提醒了他,国士的甄选绝不是他向南天一个人就能够决定的,不但需要其他国士的认可,还必须通过长老团的考核,其间的艰辛远非普通人可以承受和应对。

    刘希成曾经获得过向南天的推荐,并且进入过一个为期三年的考核,应该说他确实是一个非常合适的人选,他虽然想法激进但是能力出众,但是作为国士的人选考量,多了一些功利,少了一些担当,最终还是没有实现他的愿望。只是筛选淘汰却是向南天提出,因此刘希成对向南天的恨意不言而喻。

    钟扬提到了公平,无意间触动了向南天,他缓缓说道,“谁敢说绝对的公平呢?就拿刘希成来说,他和老九跟了我几十年,他们同样优秀,同样出色,但是我只有一个推荐人选,我当时选择了他,而不是老九,这就是不公平。我现在想来还是后悔不已,虽然我不敢保证老九能通过考核,但是至少从现在来说,我必须承认当时选错了人,可是回头又一想,如果当时选老九,那么对刘希成又是另一种不公平了。”

    钟扬默默考虑着,接过话题,“说实话,对于传承来说,这种考核实在称不上高明,如果您这辈子都找不到合适的接替者,那会怎么样?这种大事宁缺毋滥……”

    钟扬说着,神色之间流露出一丝揶揄,向南天顿时吹胡子瞪眼,“好小子,你居然看不起我?竟敢说我滥竽充数?”

    董老哈哈一笑,“钟扬这话我爱听,算是说到我心坎儿里了,从今天起,我与你便是忘年交。”

    钟扬会意地笑了,他早就猜测向、董二人的关系多少与竞争当年国士资格有关,但是他没想到当年的竞争者在经历了这么多年以后,竟然保持着如此密切的关系,他由衷地对董老产生敬意,这等气度果然不一般。

    钟扬神色一肃,对董老微微欠身,“蒙您老不嫌弃,我就交您这个朋友,您就是我老哥了。”

    “好好好!”董老捻须连连点头。

    钟扬的话不无道理,向南天也深知这种传承的甄选带有很大的不确定性,事实也是如此,国士的传承出现断代是很正常的事情,而且名义上的长老团到底是什么样的存在,就连他本人都无法说清楚,甚至他都不知道同一时代里,七脉国士是否同时存在传人。

    因此向南天也慢慢有些意动,不禁问道,“难道你有更好的方法?”

    “国家兴亡匹夫有责,国士不应属于少数人甚至是个体,而应该是更广的层面,只要心怀天下的有志之士,岂会真正在意是否具有‘国士’虚名?”钟扬直言不讳,“我只是觉得,这样的传承者固然拥有数代人甚至数十代人的积累,可能是财富、可能是技艺,但您不觉得这样的格局有点小了吗?”

    向南天和董老的眼眸都逐渐明亮起来,他们显然都认可钟扬的说法,但是要改变现有的模式格局,似乎远远超出了他们的能力范围。

    向南天说道,“你的确又让我震惊了,我很想以‘国士’的身份来反驳你,可是我好想很难找出反驳的理由,或许,我们都把国士看得过重了,毕竟这个圈子太狭隘,而且知道国士存在的人真的不多,你成功地说服了我。我甚至开始在想,你能否超越这个圈子的束缚,带领国士七脉开创一个全新的时代。”

    钟扬慌忙摇手,“我只是一个医生,我所学只是为了治病救人,既然我知道了国士的存在,并且对您这样的国士非常钦佩,但是我只想用自己的方式来做一些利国利民的好事,人生一世草生一秋,但求坚守本心就行了。”

    钟扬与向、董的这一次交谈,已经令向南天萌生了一种变革的念头,国士的使命和职责在他的心中根深蒂固,但并不意味着没有变革的勇气,与时俱进非常重要,尤其是在当今社会的高科技发展,交通越来越发达、信息越来越快速,世界也变得越来越小,对传统的冲击也越来越大。

    钟扬走了,约上林泉马不停蹄地赶去见裘中和。

    从体制上讲,军队和政府还是有明显的差别的,裘中和与褚瑞田就形成了鲜明的对比,同样从位置上退下,裘中和仍是军中说一不二的绝对权威,而褚瑞田则只能算是最高智囊团的超级顾问。

    裘中和新年前后的事务极其繁忙,手下还有十几个高参忙得连轴转,钟扬到京城这么久,也是第一次约上他。然而裘中和对钟扬的情况还是非常关心,每天都会抽空问林泉,特别是在钟扬沉睡期间遇到的各种骚扰感到愤怒,虽然褚瑞田事先跟他有过知会,但是裘中和的心胸可说不上宽阔,尤其是上了年岁以后更是有点睚眦必报,轻易谁也不敢得罪他。

    裘中和就在卫戍大本营等着钟扬,桌上放着一叠资料,他戴上老花镜正在资料上圈圈画画,脸色不善。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