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至尊神医 > 第一百九十章保证书
    张鸿明死死地盯着钟扬所在的位置,牢牢地想要将钟扬的相貌印在脑海里,只是有一点钟扬又漏算了,相隔这么远的距离,张家众人根本看不真切,只能凭感觉,尤其是他发力的刹那,不经意流露出的那种气度,几乎等于扔掉了自己的伪装。

    张家人撤到坡顶,钟扬向他们遥遥挥了挥手中的铜灯,运力喊道,“这是你们的物件,留给你们也是浪费,本想讨要送给我的徒弟,可是她看不上,我就放在山坳的南入口外,记得叫人来取。”

    张鸿明不明其意,见钟扬果然把铜灯留下,带着左倩转身离开,却不甘心地说道,“阁下,这位小姑娘是我未来的孙媳妇儿,你这样带走,似乎于理不合吧?”

    “咦?”钟扬奇怪地看了看左倩。

    左倩气鼓鼓地对坡顶叫道,“你撒谎!我根本不认识你,你这个骗子!老骗子!”

    张鸿明气得在坡顶暴跳,“小丫头,我张家可待你不薄,你可不能忘恩负义啊!”

    左倩“呸”了一声,正想开骂,却被钟扬拦住,笑着说道,“我知道整个事情的前因后果,你就放心跟我走吧,不用跟他多费口舌。我们还是先回长宜见你姐姐要紧,我敢保证,用不了多久,有他后悔的时候。”

    左倩顿时欢呼雀跃,跟着钟扬头也不回地走了。

    张鸿明慢慢冷静下来,也慢慢回过神来,他总觉得事情太过蹊跷,对钟扬的身份极为好奇,可是问遍所有族人,都没有在山坳附近发现过任何人的行踪,然而钟扬是除了左倩之外,第二个可以自由进出断龙坳的人,这个事实让张家所有人都感觉极度无力。

    张鸿明突然觉得,钟扬的出现也许就是冲着左倩来的,这种感觉令他很不安,他马上接通了蓝樱的电话,“现在左伊在哪里?”

    蓝樱不明所以,疑惑地问道,“不是您让我把她安置到国医馆的吗?”

    “你马上赶紧去国医馆把左伊接回来,直接到栗山找我!”张鸿明没有半句多余的话,就挂断了电话。

    蓝樱满头雾水,却也不敢怠慢,立刻前往国医馆。

    此时的国医馆很不平静,开心收到钟扬的短信之后,神经一下子绷紧了,她跟张澜和居力一商议,当晚就决定连夜赶往栗山,同时通过秦雅与冬梅取得了联系,冬梅立即从新准备了一份地形图。张澜不放心,坚决让居力保护开心一起去栗山,同时考虑到钟扬的目的,她又请罗璇把左伊接到了一个隐蔽安全的地方,派人严格守卫。

    因此蓝樱到达国医馆的时候,值守的杨崎告诉她,左伊需要特殊的恢复适应,钟扬亲自制定了康复计划并带她去了外地。蓝樱再三询问,杨崎始终同一番说辞,而且非常耐心地带她在国医馆来来回回找了好几遍,蓝樱这才相信。

    张鸿明已经意识到了这一点,所以在收到蓝樱的确切消息之后,并没有太大的反应。近三十年来他一直为家族的发展呕心沥血殚精竭虑,在新的张家版图上,已经渗透到了太多的领域,也已经收获了丰厚的回报,可他还是认为张家人可以做得更好!

    张鸿明掌握着百感书房重建的秘密,透支百感书房尽管在外人看来是一种杀鸡取卵的短视愚蠢行为,但是数十名可以享受这个待遇的旁系甚至外姓人员,确实得到了实实在在的提升,在各自领域均有建树,也就是说短期内为张家输送了大量的人才。

    但是从历史使命来说,张鸿明必须将百感书房的香火延续下去,这简直成了他的心病,左倩曾是他唯一的希望,现在却又意外地出现了钟扬。在张鸿明看来,钟扬比左倩更容易结交,因为男人与男人之间更有利益交换的默契,即便钟扬带走了左倩,即便左伊也暂时失去了方向,都不妨碍这个大局,他需要找到钟扬,创造一个适当的机会坐下来谈一谈,为此他发动了全体族人搜寻钟扬的行踪。

    钟扬背着左倩飞速穿梭在黑森林中,耳畔呼啸而过的风声令左倩感觉到格外刺激,直到走出黑森林区域,接近公路或者小集镇的时候,陆续出现了行人和车辆,钟扬这才放慢了脚步。

    左倩一路上对钟扬的神秘充满了好奇,此时从他宽广的后背上下来竟微微有些不舍,问道,“你还没有告诉我,你叫什么名字呢。”

    钟扬看看左右,小声说道,“我叫钟扬,我是一位中医,在省城开了一家国医馆。”

    “钟扬,国医馆,”左倩默念着记在心里,又问,“我们现在就去找我姐姐吗?”

    钟扬笑着点头,“当然,马上就去,在栗山县城有我的朋友,先跟她会合。”

    说着,钟扬猛然想起之前曾给开心发去短信,摸出手机却发现电量不足已经关机,不禁苦笑着问左倩,“你带了手机吗?”

    左倩摇头,钟扬释然,眼前这个小姑娘一直寄养在亲戚家里,一路又是颠沛流离,怎么会带着手机呢,不禁若是自嘲般地笑了笑,马上找了一处公共电话,拨通了开心的手机。

    开心在电话那头“哇”地哭了。

    钟扬尴尬地冲左倩做了个鬼脸,左倩轻笑着稍稍走开。

    钟扬忙问,“你怎么哭了?你现在在哪里?”

    “木钟,你混蛋!”开心开口就骂,“你怎么能这样?你有没有考虑过我的感受?你想撇下我?你到底把我置于何地?……”

    钟扬满脸黑线,他呆呆地听着开心的念叨、数落,他知道她在发泄情绪。

    开心说得累了,见钟扬没有吱声,更是气恼,“木钟,你说话!”

    钟扬抹了把额头的汗,小心地问道,“话都让你说完了,我说什么?”

    “我要你认错!不行,你要给我写保证书,以后做任何危险的事情,都要先跟我请示报告,未经同意,不许擅自行动……”开心收到短信的时间也因为磁场干扰而出现了延迟,而且收到的大半部分内容出现了乱码,只完整显示了几个字,“24”、“梅”“图”“砭石”,她马上回拨钟扬的电话,始终无法接通,只好对仅有的线索串联之后,她才想到联系冬梅,然后推测钟扬很可能因为某种原因遗失了砭石。

    这块砭石可以说是钟扬最重要的东西,开心虽然不清楚砭石和至尊的关系,但是她有所察觉,而且钟扬也告诉过她,至尊暂时消失一段时间。不管有意无意,丢失了砭石那就说明钟扬陷入了极度危险之中。

    钟扬认错态度很端正很诚恳,开心说一是一,说二是二,绝不含糊,好说歹说终于把事情平息下来。左倩捂着嘴偷乐,那边的居力和冬梅也是笑到抽筋。

    原来开心和居力刚到栗山和冬梅会合,正想往黑森林方向赶来,居力行走江湖多年,对黑森林有所耳闻,并不感到陌生,尤其是对于瘴气,苗疆的手段更加高明,当下就为两位女士准备好了解毒的草药。

    “你们不必过来了,我已经成功脱离黑森林,而且还带走了左倩,你们就在冬梅找的那处老宅等我。”钟扬挂断电话,立即带左倩离开。

    左倩此时完全就是一个好奇宝宝,不住地问他。

    “刚才是跟你老婆打电话吗?你老婆很生气吧?活该,谁让你不听话呢?”

    “对了,你为什么对人说,我是你的徒弟呢?你骗人,骗人是不对的。”

    “还有,我刚才看见你拿走了峭壁上的宝贝,你把它藏哪里了?能不能给我看看?还有一个嵌在石头里的宝贝呢?怎么不见了?”

    ……

    钟扬一直闷头赶路,耳边就像是围了一群蜜蜂嗡嗡不停,他猛地停住脚步,装作一副恶狠狠的样子,“你再问个没完,我就不带你去见你的姐姐!”

    左倩吓了一跳,慌忙拉住钟扬的衣袖,“你答应过我的,你可不能反悔!”

    “那你就乖乖地跟着我,不要说话!”钟扬又好气又好笑,好不容易拦到一辆出租车,上车之后左倩还是忍不住几次想问,都被他用眼神堵回去,左倩撅着嘴非常生气,想着想着又觉得委屈,竟是吧嗒吧嗒掉下泪来。出租车司机频频往后视镜里张望。

    钟扬挠头,讪讪地对司机说道,“我妹妹跟我生闲气呢。”

    说着话,钟扬轻轻用脚碰了碰左倩,投过一个眼神,左倩会意,扁了扁嘴,可是她偏偏没有擦掉眼泪。

    到了老宅,开心不顾一切地扑到钟扬的怀里,狠狠地在他身上咬了一口,疼得钟扬龇牙咧嘴,眼泪都差点掉下来。

    “这是对你的惩罚,以后长点记性!”开心得意地露出一副小恶魔的模样,让居力拿过一张纸,上面赫然写着“保证书”,“签字画押,居力和冬梅做见证人。”

    居力和冬梅都嬉笑着把牵着钟扬的食指,也不只从哪里捣鼓出的朱砂,重重地摁在纸上。

    这一幕看得原本梨花带雨的左倩忍俊不禁,笑出声来。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