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至尊神医 > 第一百九十一章错位的理解
    嬉笑过后,钟扬把前后的经过都跟开心等人说了一遍,对于遇到的危险情况介绍得非常简略,开心遵循了“三个不”的原则,不怀疑、不细问、不打断,可是左倩大不以为然,她觉得讲故事就应该绘声绘色,让人有身临其境的代入感,几次想要补充,都被钟扬瞪得缩回了小脑袋。

    “我想我们应该尽快回长宜,”钟扬的理由很充分,这里离张家太近,今天从张鸿明的眼皮子底下带走了左倩,毕竟最后那一下到底能形成多大的震慑效果还不确定,万一张家发起疯来满世界要追回左倩,一旦狭路相逢还真不好说。

    “听你安排,罗璇派了一辆商务车送我们来到这里,现在就停在外面的停车场里,”开心当然没有意见,见到左倩就想起了左伊,很是高兴,一把拉过左倩,悄悄地说道,“我和左伊是很好的朋友,你相信我吗?”

    左倩不带丝毫犹豫地点头。

    开心顿觉奇怪,“你们姐妹都是鬼灵精,我就不信你没有怀疑过我们。”

    左倩嘻嘻笑道,“我怀疑过他,可是不用怀疑你。”

    “这是什么意思?”开心来了兴趣,可能是成长的差距,左倩与左伊相比更阳光更直率,也更招人喜欢。

    左倩故作神秘的对她说,“那家伙太坏了,姐姐你以后要好好管着他。”

    开心假装不知,“他人很好的呀,你怎么说他坏话呢?”

    左倩不满地“哼”了一声,“他就是个大骗子,跟那个老骗子一样,他说得话没一句是真的……”

    钟扬实在听不下去了,咳嗽一声,正色道,“行了,要磨嘴皮子上车再说。”

    左倩冲他吐了吐舌头,做了个鬼脸。

    罗璇派来的司机正是邬兰,是她最可信赖的人。众人一起上车,冬梅则返回邻县。

    “辛苦你了。”钟扬坐在副驾位置上,与邬兰打了个招呼。

    邬兰颔首致意,算是回应,“好久不见,没想到你这个家伙牵动了那么多人,怎么说你都不能再这样任性了,你可以不考虑自己,但是你不能不考虑你的亲人、朋友。”

    这番话令钟扬很是诧异,就连开心都不由得看了邬兰几眼。

    邬兰不等钟扬回答,猛踩了一脚油门,汽车窜了出去。

    从栗山到长宜,邬兰一路疾驰,只花费了不到2个小时,直接带他们到了临时安置左伊的住所。罗璇已经得到通知,尽管已经接近半夜,仍然坚持等候。

    钟扬深感歉意,此时回味邬兰的话,却又多了别样的情怀,开心敏感地捕捉到了他的情绪变化。

    邬兰古怪地问罗璇,“我的任务完成了,可以让我回去补个美容觉吗?”

    罗璇也感觉到了邬兰的异样,笑骂道,“小妮子,说得好像我是如何剥削你的黑心老板一样,要走赶紧的,累了就早点休息。”

    邬兰深深地望了钟扬一眼,“拜您所赐,下次如果还有这样的‘美差’,记得早点通知我,或者我老板,或者我老板的好朋友开心。走了,都好久没跳舞了,改天起了兴致,大家一起轻松一下吧。”

    “一定,”钟扬赶紧答应,又补充了一句“谢谢”。

    左伊左倩终于重聚,她们心有灵犀早就感觉到了对方的接近,到见面之时却根本没有抱头痛哭,选择了一种非常安静、平和的方式,彼此说了自己的经历。她们没有回避,就当着钟扬等人的面,她们更想让人得知一些细节。

    疑点还是集中在车祸事件上。

    左氏姐妹之间的心电感应很奇妙,如果一旦有其中一人遇到危险,另外一人就会有所感应。更神奇的是,如果没有生命危险,那么这种感应会滞后,也就是危险发生并且平安度过以后,才会感应到;如果有生命危险,那么就会提前产生一些警兆,比如心神不宁或者神情恍惚,一般出现这种情况,就会及时告知对方。

    左伊可能遭遇车祸,左倩是提前就有了极坏的感觉,可是当时她已经被软禁在断龙坳,但是张鸿明还没有发现她真正的价值,根本不允许她与左伊联系,连通电话的权利都没有。所以左倩对张鸿明恨之入骨,她想当然地认为是张鸿明策划了车祸,从来不考虑目的和动机。

    钟扬忍不住再次让姐妹俩从时间上印证,左倩的感应比车祸发生早了2天,如果不是钟扬的出现,左伊很可能已经不在这个世界。

    “可是,这并不能充分说明,这个车祸是人为制造,而且是针对左伊的。”钟扬连连摇头,开心和罗璇也觉得不成立。

    居力若有所思,却站在一边发呆。

    “老居,你怎么说?”钟扬伸手在他眼前一晃。

    居力这才回过神来,皱着眉头说道,“其实心电感应这个东西我有过研究,算不上特殊或者神奇,每个人都有,只是强弱有别而已,孪生双胞胎、母子,或者有着极深依恋的人,彼此之间产生感应更强一些。”

    “不过,左伊左倩的情况还真是稀罕,”居力顿了顿,又继续说道,“这让我联想到了苗疆的一种巫术,施术者本人往往会耗费极大的心血,选择两个有深厚悟性的人,通过培养深化两人之间的默契,达到一个‘互通’的境界,就具备了对对方可能遭遇的危险有预感力。”

    “这样到底能带来什么好处呢?”罗璇疑惑地问道。

    钟扬却已经完全理解,脸上却浮现出一丝不自然的神情。

    左倩得知是钟扬奋不顾身救了姐姐一命之后,对钟扬的态度有了极其明显的改善,可是此时听居力这么一解释,顿时又产生了联想,看着钟扬的目光也变得不那么友善起来。左伊不知道她为什么会这样,暗暗抓住她的手,捏紧了一下。

    居力并不知道钟扬有收徒的打算,继续回答罗璇的提问,“苗疆穷山恶水有很多神奇的地方孕育出不少珍稀的宝物,其中以药材居多且价值最高,专门有人从事探险,可是发生悲剧的概率很高。借用巫术来趋吉避凶是每个探险者最向往的,如果有这种互通术的话,在某种程度上就等于多了一条生命,当然这个代价其实就是另一条生命。”

    钟扬的眼皮猛地跳了几下,他根本没有这个意思,可是居力的话已经不言而喻,而且他严重跑题了。

    大家都听懂了。

    开心面露鄙夷地说道,“没想到你们苗疆还有这么可恶的巫术,我可严重警告你,你如果敢打左倩左伊的主意,小心我跟你翻脸,在这个事情上,就算你是钟扬的兄弟,我也绝不答应。”

    居力苦笑,“我只是联想到了苗疆的一种巫术而已,觉得有很多相似的地方,根本没有任何想法,大家千万别误会我。再说了,有钟扬在,哪轮得到我去冒险,你说是吧?”

    钟扬撇不清了,他拉长着一张苦瓜脸,他看到了左倩的表情,她已经把自己当做了极度危险的大灰狼。

    车祸的事情还是无法定论,可是左倩实在忍不住质问钟扬,“你是不是早就对我们姐妹有企图?”

    此言一出,众人都是一愣。

    “没有!”钟扬斩钉截铁地说道。

    “我不信!”左倩指着钟扬,“那你告诉我,你为什么要收我为徒?”

    “收徒?”这一次居力的眼睛也直了,“喂,钟扬,你可不厚道啊,凡事都得讲个先来后到,我都差点给你下跪求你,你倒是端得起架子,现在你居然要收这个小丫头为徒,我居力哪点不如她了?她哪里值得你……”

    居力突然闭嘴,心里顿时泛起嘀咕,难道钟扬还真有这样的考虑?

    其他人的神色也都显得有些不自然,除了开心。

    开心笑着问钟扬,“你就给她一个理由,我相信你。”

    钟扬当然不能告诉他们,这一切都是至尊的主意,此时至尊倒是优哉游哉在暗中看好戏。钟扬其实也不知道为什么至尊要他收徒,如果说仅仅是因为左倩天生可以对磁场免疫的话,这种能力应用面到底有多广似乎还有待于验证,而左伊则更是没有显露任何特殊之处,但是从个人的感觉方面,他此时收徒的意愿竟是比以前任何时候都要强烈!

    “我不想辩解什么,也没有这个必要,一切都在于你们姐妹俩。”钟扬突然一改先前的犹豫、踌躇,目光变得坚定起来,而且他还有意识地运用玄力祛除了易容的效果,帅气的脸庞上洋溢出一种坦然。

    左倩第一次见到钟扬的真容,悄悄问左伊,“姐,到底哪个是他?怎么像是孙悟空?”

    左伊被她逗乐了,“这才是他,我也不知道他是怎么变的戏法,挺好玩。”

    钟扬非常严肃地走到她们面前,“我给你们一段时间考虑,在这段时间里,左伊需要解除自己的身体限制,改变你现在的情况,我是指你的身体;左倩需要学习一些手法帮助你的姐姐改善她的身体。但愿一个月后,你们会有转变,到时候再考虑吧,我是认真的,也希望你们认真对待。至于怎么办,开心会教你们的。”

    “我要一个说法,为什么要听你的。”左倩的倔强性格展露无遗。

    “说法?”钟扬淡然一笑,“你们姐妹一个自医,一个医人,这个说法够不够?不是为我,也不是为别人,而是为你们自己。”

    左倩还想说什么,却被左伊那种充满渴望的眼神硬生生地把话咽了回去。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