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至尊神医 > 第一百九十三章传道授业
    仅仅只相隔了十天,钟扬可以清晰地看到了左伊身上发生的变化,令他不解的是,这种变化跟他在修炼中遭遇瓶颈的感觉非常相似。钟扬非常和善地问她,“你是遇到了修炼的问题吧?我们一起聊聊。对了,小倩,你如果感兴趣的话,也可以参与。”

    钟扬这个亲昵的称呼让左倩没来由的起了一种很温馨的感觉,就像是亲人、家人一般,可是她脸上却仍是冷冰冰的,“真讨厌,人家本来打算睡觉了呢。”

    钟扬非常可恶地故意拿起手机看了看时间,还没到19点。

    左倩倒没有再跟他计较,拉过两张椅子,让开心和姐姐坐下,自己倒是难得安静地站在一边。

    “在你说之前,我觉得有必要先为你们讲解一下什么是修炼。”钟扬保持着站立的姿态,尽可能用最浅显平实的语言,来阐述他对修炼的切身感受,“首先要了解修炼的目的,这是基础,也是关键。按照我的理解,修炼不是过度挖掘自身的潜能,也不是不切实际的追求,而是一种平衡。所谓天生我材必有用,每个人都有各自不同的天赋,这种天赋有强有弱,有神奇有平凡,这里我要强调,平凡未必就不好,当这种平凡能够达到一定的平衡,也能取得不平凡的成就。”

    开心从来都没有见过钟扬如此认真的一面,他显然是做足了充分的准备,他此时的娓娓道来简直就像是精心设计好的课程,她发现左氏姐妹已经完全被他的理论所深深吸引住了,她需要考虑如何来配合钟扬,“这个好像不太容易理解,能不能举例说明呢?”

    钟扬笑着与她交换了一个眼神,继续说道,“讲一个最简单的,愚公移山的故事,讲究的就是毅力,事情的结果也显而易见,只要能坚持下去,移山不是梦想。用现代人的眼光来看,有那么多高端的机械设备,移山变得不再那么困难,这就是效率的差别。”

    左伊左倩虽然年纪小,但是从小都很喜欢读书,而且左临川最重视教育,除了要求寄养的那户亲戚不惜成本尽可能为她们创造更好的学习条件之外,他还会每个月为她们寄去许多书,她们很快就消化了钟扬的解释。

    钟扬适时停顿,注意观察两位小姑娘的反应,又道,“开心天生就是玄阴体,但是不可避免的身体机能很难适应体内强大的玄阴力,你的修炼就是加强体质体魄,当你的身体真正能够适应玄阴力并将之掌控运用自如的时候,你的修炼才算是真正的修炼。”

    “小伊也是如此,可能出于某种原因,你暂时无法像普通孩子一样正常生长,但是你通过这段时间接触修炼以来,你应该已经发现了自身的问题,所以我相信,突破这个限制之后,你必定可以迎来全新的生活,只不过也许到那时,你不会满足于此,因为你已经接触到了什么是修炼,对吧?”

    “小倩的情况有些特殊,迄今为止的发现就是你有一种可以抵御特殊磁场力量的能力,我需要强调的是,这种能力的挖掘与张家的百感书房必不可分,如果不是这样的话,恐怕你这辈子也未必能发现自己的能力,当然,如果你现在问我这种能力有什么用,我真的无法回答,这个主动权完全掌握在你自己手中。”

    钟扬一一点评,开心对自己的状态完全了解,而且钟扬曾陪着自己一同度过了许多奇妙的时刻,有危险、有坚守、有改善,开心进入了一个短暂的回忆,美艳绝伦的脸上浮现出一丝幸福的笑容。

    左伊和左倩也都在慢慢地接受钟扬的指点,尤其是左倩在不经意间摒弃了对钟扬的偏见和心防,当然也只是在极短的瞬间,她又有所恢复,她这么小的年纪就有这么强的执念和自我掌控欲,令钟扬和开心都感觉有些诧异。

    “还有一点,你们必须重视,”钟扬将三人的眼光都吸引到自己身上,缓缓说道,“那就是平衡,修炼的平衡。千万不能心浮气躁,修炼的过程就是从不平衡达到平衡,这个过程非常漫长,需要足够的信心、毅力,甚至还需要机缘。机缘这个东西可遇不可求,真的遇到这种情况,我的建议还是用坚守本心来等待机缘。”

    “那达到了平衡会怎么样呢?”连开心都出现了迷茫,毕竟她的身体只是恢复了经络,而穴窍不通让她在修炼一途上始终只是一个门外汉,左伊左倩则只是初涉皮毛的雏儿。

    “按照我的理解,绝对的平衡是永远无法达到的,所以修炼无止境。”钟扬不是故意把话说得玄而又玄,但是这种近乎定义式的说法,是他脱口而出的,修炼就是这么奇妙,法门法诀可能大同小异,然而过程和结果却完全大相径庭。

    “现在说说你吧,你有什么需要我帮忙的?”钟扬问左伊。

    “没、没有问题了,我已经明白了你的意思。”左伊却是摇了摇头,微微有些脸红,有些扭捏地说道,“其实我是听开心姐说过你帮她治疗的事情,所以我也想请你帮我治疗,我真的很渴望过上正常人的生活,和小倩一样。”

    钟扬笑着问道,“那你现在为什么又改变主意了呢?”

    左伊流露出一丝坚毅的眼神,“你说得对,每个人都有各自的轨迹,不能依赖别人,既然我遇到了你,因你而接触修炼,那我就更应该坚持走自己的路。我已经能够感觉到我身体里的‘障碍’,我就一定可以通过自己的努力来解决它,你说对吗?”

    “说是说得没错,但是还需要看你怎么去寻求这种突破,突破的关键首先在于自我,”钟扬的回应显得不温不火,也没有故意流露出激将的痕迹,随即又联想到了自己,不无感慨地说道,“我又何尝不是如此呢?修炼是一件极其严肃的事情,没有任何侥幸,一切都需要不断地付出才能达到水到渠成的效果。”

    “我想说一点,”开心突然接过了话题,“如果,我是说如果,左伊的情况是人为造成的话,我希望你还是需要慎重考虑是否可以以前解除这种禁制。”

    钟扬一怔,他没想到左伊的情况会让开心产生了小小的执念,他思索了一会儿,回答,“我会考虑的,但有一个前提,那就是我有这个能力才行。”

    开心顿时一惊,忙问,“你是说,这个人的能力在你之上?”

    钟扬不禁摇头,反问道,“目前谁都拿不出真凭实据可以证明这是一种认为的手段,至少我不能判断,今天就到这里吧,我先回去了。”

    左倩看了看钟扬,却见他正望着自己,嘴巴蠕动了一下,还是没有开口。

    钟扬笑了笑,转身离去。若干年后,某人的回忆里,这是钟扬生平对弟子的第一课,意义深远。

    栗山之行,钟扬带回了左倩,也带回了张家以及张鸿明的消息,引起了张澜的高度重视,尤其她从左倩那里得知了张鸿明重建了石屋,与龙山祠堂的百感书房一模一样,还有一个重要的信号,那就是张鸿明发布了召集族人的命令。

    在张澜看来,这是一个强烈的信号,暴风雨即将来临。

    与此同时,龙山项目的进展如火如荼,在多方斡旋之下,罗璇顺利拿到了规划批复并申报省级重点投资项目名额,而且罗家的资金陆续到位,其中罗启松个人投入资金达到20亿有些出人意外。张澜曾揶揄罗璇,没想到她的父亲在罗氏董事长这个位置上“捞”了这么多。

    尽管如此,龙山项目的资金总量仍是捉襟见肘,罗璇多次要求张澜出力,利用褚家的影响力向银行申请贷款,张澜却总是借口推脱,只说时机未到。对此罗璇也颇感无奈,却又不能用强,从侧面想让开心帮忙敲边鼓,开心却与张澜保持着极高的默契,此事就连钟扬也变得不那么积极,罗璇更觉诧异。

    临近五一假期,张澜突然来问罗璇,“罗家还有多少资金可以调用?”

    罗璇一怔,要知道张澜问得这么直接很犯忌讳,即便现在双方有着亲密无间的合作基础,但是也不应该轻易问这种敏感问题。罗璇不明所以,但还是粗略算了一下,回答,“能调用的大约还有30亿的资金,这里还包括几大子公司的款项,如果集团本部直接调用,估计不超过10个亿。”

    张澜虽然并不太感意外,但还是皱起了眉头,“怎么这么少?资金都往长宜那边去了吧?”

    罗璇像是自嘲一般地笑了笑,“龙山项目一启动,我这个总经理也算做到头了,他们早就坐不住了,罗清那边每天都会催要资金,你说说看,长宜的市场有那么大的资金需求量吗?搞建材需要做那么大的资金铺垫吗?前后都快接近500亿了!……”

    罗璇就这么说着,张澜的表情中带着淡淡的嘲讽之意,顿时反应过来,“你是说,罗清会栽?不至于吧?我调取过长宜那边的情况,业绩、账目都没有问题啊。”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