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至尊神医 > 第一百九十五章遇人不淑
    邱良没想到此时张杰会将了他一军,也就是说张杰不是在自己商量,而是直接下达了命令,不管是谁的命令。邱良知道梁志成近期非常关注清源、关注长宜,但是他还是低估了张杰的手段,很显然,现在这个节骨眼上他没有给梁志成打电话求证的机会,可是他还是掏出另一个手机拨了出去,结果显示对方关机。

    张杰早就料到邱良会有这样的举动,他就静静地把手机拿在耳边,几乎是掐着时间又说道,“良哥,照我说的去做,我不会坑你的。对了,钥匙就放在车库门左手边一个凹槽里,我等你的好消息,回头你定时间,我们不醉不归。”

    电话那头出现了断音,邱良狠狠地骂了几句,电话又打进来了,是罗清。

    “良哥,都准备好了吗?我已经在商会了,记者们正在陆续赶来,你快点。”罗清匆匆交代了几句。

    “行了,我知道了,不会耽搁。”邱良这样的老混子竟然会在此时此刻出现了内疚,他不难猜到张杰让他带给罗清的是什么货色,但是很难把握这样做到底会带来什么样的后果,他甚至都有一走了之的冲动。

    邱良按下了电梯按钮,木然走近电梯,眼睛直直地看着-1这个数字,迟迟没有伸手去按。突然一个陌生电话发来了一条短信:下午5点,省城到京城的机票已经订好。

    邱良的脑子嗡了一下,看了看时间,已经是1点多了,记者会差不多是2点的样子,而长宜赶去省城起码需要2个小时,留给他的时间非常紧。他当然知道这个号码的主人是谁,他也知道这条短信的意思,无奈之下,邱良咬了咬牙,重重地在-1层数字上捶了一记。

    长宜的建材商会,在罗氏入主之后各种硬件设施改善了很多,专门还设立了很高规格的会客厅,记者会就放在这里。对于记者和媒体的选择,罗清有他自己的考量,他侧重于有影响力而非官方身份,因此来的记者中大多数都是清谈之辈,倒是很合罗清胃口,彼此间言笑晏晏,非常融洽。

    邱良赶到会场的时候已经1点45分,跟罗清简单打过招呼之后,吩咐几个小伙子把准备好的样品搬到休息室里。邱良多留了个心眼,把所有的样品都封存在一个大木箱里,既方便搬运,又避免了提前被人看出端倪。

    安排定当之后,邱良准备开溜,偷偷把罗清拉到一边,“兄弟,哥哥今天要跟你请个假。”

    罗清奇怪地问道,“你现在人都来了,还请什么假啊?记者会都快开始了,难道就差这么一会儿的工夫?”

    邱良忙道,“还真有急事,老家打来电话,说是老父亲突发心脏病住院了。”

    “哟?”罗清忙紧张地问道,“这可是大事,要不要紧?医生怎么说?”

    邱良心中一暖,更加觉得歉疚,“我也不知道情况,刚才是医院方面打来的,我想马上动身回家看看。”

    罗清不疑有他,忙说,“那你先回去,咱们保持联系,这里的事情稍有缓和,我就去找你,老爷子的病情最要紧,有什么需要的尽管吩咐,回头我让人给你的户头里打点钱留着救急。”

    邱良真的被感动到了,差点一冲动要告诉罗清实情,却听主席台那头有人开始说话,“大家请静一静,……”

    罗清忙拍了拍邱良的肩膀,笑着说道,“记者会马上就开始了,老哥你就先走一步,我忙完这边去看望老伯父。”

    邱良呆呆地目送着罗清走向主席台,心肠一狠,转身离开。

    记者会的开场白,罗清拿出了在校园演讲会上的风采,神采飞扬、顾盼生姿,赢得了不少的掌声,然而并没有什么用,脱离了问题主旨的演讲只能算是一种索然无味的表演节目,哪怕你舌灿莲花终究需要用事实说话。

    做足了铺垫之后,罗清让人抬出来一个超大木箱子,同时请市质检部门的专家负责检验。

    打开箱子,里面整整齐齐摆放着石材、钢材、木材、板材……等等十多类几十种建筑材料,几乎涵盖了建设工程领域的所有重要材料,每件样品上面都有标签,清晰地标注着材质和规格。

    罗清非常满意,只可惜邱良已经走了,他清了清喉咙,对众人道,“近日来,关于我们罗氏集团的谣言很多,我只能非常遗憾地说,我感到失望,这对我们罗氏来说很不公平,难道就因为几个工程事故就把所有的脏水往我们身上泼?大家请看,这些产品都是最近生产出来的产品,每件产品上面都清楚地标注着日期、批次,我可以用人格担保,我们没有特意经过筛选……”

    质检部门一共来了三个人,其中为首一位四十五六岁,戴着一副厚厚的近视眼镜,不太礼貌地打断了罗清的话,“罗总,我现在就向您确认一下,您的这些产品需要我们现场检验,对吗?”

    罗清微微有些不悦,但还是客气地回答,“刘工,我就是请你们来检验的,我希望你们用一个公开公正公平的检验,给我们罗氏正名,让我们……”

    “行了,”刘工古板的脸上带着严肃的神情,再一次打断罗清,对身边的两个年轻人说道,“小李、小王,我们开工。”

    两位助手点头,打开了随身携带的检验仪器设备,倒是准备得非常充分。

    其中有几位记者轻声交头接耳,似乎对刘工这种简单直接的工作态度很是赞赏,罗清听见,心中本来不爽,却也跟着敷衍夸赞了几句。

    检验的过程很慢,足见刘工一丝不苟的作风,就连两位助手也深受影响,每一件样品都是慢拿轻放,检测完成又重新叠放整齐,期间都没有任何言语的交流,人们也很难从他们的表情上看出什么端倪。

    众人都保持着足够的耐心,等到刘工检测完最后一件产品。

    可是刘工还是慢条斯理地把自己的工具仪器都整理好,又让助手把样品都放回箱子里,重新盖上木板,然后不知道从哪里掏出来几个钉子把木箱子彻底钉死。

    众人都感到困惑不解。

    刘工完成了这一切,走到罗清面前,“罗总,我已经完成了初步检验,这些样品需要封存,这是我们的规矩。”

    罗清还是表现出了足够的尊重,“既然是规矩,那就该遵守。”

    刘工就像是一个面瘫,从来没有任何表情的波动,他又说道,“我会把这些样品带走,可以吗?”

    罗清突然觉得哪里不对,但是一时半会儿又说不上来。

    “怎么?你有疑问吗?”刘工问道。

    罗清回过神来,忙回答道,“既然已经检验好了,那就应该公布检验结果,您说呢?”

    刘工点点头,“我们这次来,既是受您邀请,也是上级委托,我们确实完成了初步的检验,但是程序上还需要进一步深入检测,可能截取剖面,可能要进行处理,在这里显然无法完成。为了保证程序的规范,请您让人在这些封存的样品上都贴上罗氏的标签,您可以派人跟随,各位记者朋友如果感兴趣,也可以随行。”

    罗清此时感觉非常不好,他毕竟参与到建材这个领域时间短,而且主要精力都放在整合协调的决策层面,严重缺乏最基础的专业常识,这些样品的表面技术非常平整光滑,但是他总觉得可能会出现什么纰漏。

    罗清有些退缩,他知道这批产品一旦到了“衙门”里,那就等于是证据,如果有问题,那等于直接授人以柄。罗清乱了方寸,他没有让自己的专业技术人员再做检验,而是第一时间打电话给邱良。

    邱良出于某种原因没有关掉手机,手机响了半天,他也挣扎纠结了半天,最终还是接通了电话,但是他并不确定发生了什么,问道,“什么事?”

    罗清根本没有听出电话里的这个声音带着疏远和生硬,只是问道,“良哥,你已经在路上了吧?不好意思,我想跟你确认个事情。”

    邱良原本以为会是一个怒吼的声音,没想到事情还没有意料中发展得那么极端,语气顿时缓和下来,“罗总啊,我刚上车,有话就尽管问吧。”

    “你送来的那批东西都是生产车间里拿的吗?”罗清问道。

    哪件东西不是生产出来的?甭管有没有毛病,邱良心中正在做着苍白的自欺欺人式的自我安慰,说话的声音也响亮了起来,“当然了,都是车间里的东西,不是说检验吗?有结果了?”

    “是,不,还没有……”罗清就像是吃了定心丸一般,匆匆挂断了电话。

    邱良好一阵莫名其妙,胡思乱想了好一会儿,却又鬼使神差般的关掉了这个手机。

    罗清最终还是让刘工带走了封存的样品,不过他姿态很高,没有派出任何员工下属跟随前往,而一众记者为了得到第一手的资料而选择跟随,刘工向上级汇报了这个情况后,改为委托第三方检测公司进行全面检验,其结果终于掀开了整个事件的序幕。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