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至尊神医 > 第二百章异变陡生
    张鸿初请钟扬医治,并且拒绝与张澜见面,钟扬则按照至尊的要求,异常郑重地叫来了居家一位后生当助手,开始初步诊断,由助手详细记录各类症状及相关反应之后,打算直接使用砭石做经络梳理,进一步开始深入。

    当钟扬拿出黑色砭石的刹那,张鸿初的眼瞳猛地剧烈收缩了一下,他的眼睛盯着砭石就再难移开。一切都在至尊的意料之中,内空间蕴藏着罡石的砭石发散出的气息让张鸿初瞬间有所感知,由此印证了至尊的怀疑,张鸿初确实有某种特殊的手段。

    而钟扬所得那块罡石则已经妥善保存在国医馆的保险柜里,并且由至尊出手,开心辅助提供玄阴力,制造了一个小型磁场,成功地屏蔽了气息,这一点尤为重要,仅有极少数人可以感知到微弱的气息,或许张鸿初是其中之一,或许他还没有那个能力。

    砭石发出浓郁的罡石能量波动,与钟扬身上吸收的磁场能量相比,不可同日而语。张鸿初完全可以断定,钟扬就是依靠这块黑色砭石获得了“神奇”的能力,他的内心掀起了巨澜,他从钟扬身上看到了重现百感书房辉煌的希望,这一点似乎与张鸿明没有任何区别。

    然而钟扬却从经络的诊断反馈中得到了别样的感受,第一,钟扬可以非常明确地感觉到,张鸿初的身体并不像他外在表现的那样孱弱!第二,张鸿初体内确实有中毒的痕迹,但是他必定有所奇特的境遇,导致他体内的毒性以一种反向的有益于身体的方向发展,而外在的表现却是一成不变或者加重,正是这一点,几乎对所有的名医都造成了不同程度的迷惑,从而导致他的所谓的病情根本无人能解。第三,是最关键的一点,钟扬发现了这个年过八十的身躯里,蕴藏着不亚于三四十岁中年人的活力,也就是说,张鸿初的外在表现骗过了所有人。

    至尊的理解比钟扬更为深刻,从他有机会完全接触到张鸿初的体表那刻起,他就已经彻底隐去,给了钟扬一个非常明确的说法,此人无病。

    钟扬还真没有遇到过这种情况,从张鸿德以及向南天的反馈来看,这种情况已经持续了数年之久,除了身体机能方面之外,也不能排除心理方面的疾病,即便什么问题都没有,那么他保持这种状态必定还有其它的原因。

    最终,钟扬还是出于张澜的考虑,对张鸿初进行了“治疗”。自尊自告奋勇承担起这种治疗的主角,他只要求钟扬装模作样地使用砭石对张鸿初的身体经络进行最普通的理疗,然而这个过程却令张鸿初得到了近三十年来最惬意的生活,虽然还不至于让他对自己的一些坚守和执着产生改变,但是一定程度上还是影响到了他的一些想法和做法。最明显一点,钟扬可以感受到他对砭石的狂热和执着,正在消退,尽管消退的幅度不算太大。

    期间意外的是,裘中和与张鸿初成为了非常不错的朋友,这种朋友的基础是“治疗”,这种朋友的介质是钟扬,双方彼此都不知道对方是谁,仅仅是在很偶然的机会结识。钟扬包括看护裘中和的冷青都没有对此有任何的阻拦,一切都是那么的自然,一切又是那么的充满着巧合,同时,彼此又能从对方的各种表现中看出不凡,更奇怪的是,他们竟然有一种怪异的默契,都没有试图通过钟扬来了解对方的身份或者来历。

    这种纯粹的病友关系持续了大约近一个星期,一次极偶然的机会,张澜的出现打破了这种诡异的平衡。

    原本张澜是到国医馆拜访裘中和的,不仅因为裘中和的特殊身份,还有褚瑞田的特殊嘱托,算是尽晚辈的一种本分之礼。可是张澜根本没有想到,在钟扬的国医馆里,她见到了阔别三十年的父亲!

    不知情的裘中和也被这对失散多年的父女重逢搞得不知所措,他和张澜都在第一时间把钟扬骂了个狗血喷头,钟扬似乎早就预料到有这么一出,非常适时地带上了开心,开心当然全力围护钟扬,裘老嘿嘿退到一旁看好戏,张澜却似乎仍有些不依不饶。

    张澜极为难得地拿出了“长辈”的身份,先是咬牙把开心拉扯到一边,然后炮轰钟扬,“你今天必须给我一个合理的解释,不然的话,我就让开心回京,立刻、马上。”

    钟扬先是一愣,心道张澜非要把开心拉扯进来,不过当下不敢违逆,早就想好了说辞,“同样都是长辈,我是遵照向老的意见行事,而且这位张老一开始就再三叮嘱,不到合适的时机不让我告诉您,澜姨,我真的是无辜的,不信您可以问老裘。”

    裘中和刚喝了口水,差点把隔夜饭都呛了出来,钟扬这小子太不地道了,可是受人恩惠又不得不出来打圆场,咳嗽几声,说道,“澜丫头,今天好歹算是你们父女重逢的好日子,钟家小子确实忒坏了点,不过他倒是没骗你,南天老弟让我从京城再下清源,说是让我来治病,其实这老小子跟钟家小子一样都是坏得没边儿的,我就楞是过来当了一门神,你说我冤不冤啊?”

    张澜听得裘中和这么说,钟扬居然敢造次称呼老裘,心中洞明也拿钟扬没辙,不过兀自愤愤不平地瞪着钟扬,“这事看在裘老面上,我暂时不跟你计较,不过我也不是任你拿捏的,这口气我咽不下,跟罗璇的合作就算到此为止了。”

    此话一出,除了钟扬,裘中和与开心都有点无法理解。

    裘中和与几个丫头都处得不错,忙开口道,“澜丫头,今儿你老爹就在这里,你这个决定可马虎不得啊,璇丫头挺入我眼的,你要跟她翻脸,那我老头儿也不会坐视不管。”

    张澜冷笑,“裘老头,别人敬你三尺五丈的,你觉得有这个必要吗?再说了,我跟罗璇这小妮子合作,我到底能得到什么好处呢?现在我父亲回来了,我们父女唯一的目的就是要夺回属于我们的一切,还有比这个更重要的事情吗?我只问你一句,你帮不帮我?”

    “哟?”裘中和倒是被张澜狠狠地将了一军,不过他很快就恢复如常,假装掸了掸衣衫上的灰尘,对钟扬说道,“帮不帮你说了算,我老头子在清源这个地头就是找你治病的,你看着办。”

    开心闻言,气鼓鼓地瞪了他一眼,刚想开口,却被张澜拽到一边。

    正在热闹之时,居力跑来,也不管人前人后,直接对钟扬说道,“奇怪了,今天一早到现在,左倩没影子了!就连左伊也不知道她去了哪里。”

    众人都呆住了。

    左氏姐妹是钟扬唯一以弟子相待的人,这一点几人都熟悉都清楚,即便是刚来不久的张鸿初对她们也是非常喜欢,宠爱有加。此时居力带来的这个消息让大家很不爽,极度不爽,尤其是左倩的性格极其讨人欢喜,她的安危瞬间成为大家的关注焦点。

    “到底是怎么回事?”钟扬对着居力非常难得地发起了火,“我再三强调,最近这段时间,我们国医馆必定会出现各种状况,如果说别有用心的人来搞破坏,我不会责怪,可是我们自己的人居然会神不知鬼不觉地走丢,那就太不应该了,居峦呢?我不是让他没事都跟着左伊左倩的吗?”

    左伊一脸镇定地随后赶来,先是对钟扬和几位长者致歉,然后解释道,“小倩虽然没有告诉我,她会去哪里,但是我能察觉到她会去找……父亲。”

    她显然并不认同左临川的这个身份,但是当着这么多人的面,还是以这个称谓用在左临川身上,有些迟疑,也有些尴尬。

    “为什么?”钟扬的质问并不是围绕事情的本身,而是更侧重于姐妹俩可能产生的态度上的一些变化,这种变化有可能会影响局势的发展。

    左伊支吾道,“小倩跟我说起过,她觉得早晚要跟父亲来个了断,我无法理解她说的了断是什么,可是应该不会太偏激太出格,小倩有分寸,或许她知道的事情比我更多一些,或者她……还有别的想法。”

    张澜的反应比其他人都要快,仿佛她是局中人,抑或又像是马上会因为这个意外变化而受到影响一般,她竟没有与自己的父亲寒暄,反而问道,“爹,看来我需要马上去做一些应对准备,您有什么打算?继续留在国医馆,还是跟我走?”

    张鸿初的犹豫显得很假,就连左伊都感觉到了。

    张鸿初就是这么的若无其事,就是这么的理所应当,“我还需要钟医生为我治疗,我还需要更多的时间恢复,你去忙你的事情把,希望还来得及,希望不会影响你的大局。”

    大局?裘中和没有多大兴趣,懒懒地由开心搀扶着回去;左伊对妹妹的离开似乎没有任何担忧;居力则讪讪地回到自己医生的岗位;钟扬看着张家父女,一时间也是颇多感慨,不过他还是忍不住提醒,“我不希望左倩有任何危险,同样我目前也不希望左临川再受任何委屈,最好还是顺其自然。”

    张澜保持着一贯的强势,可是听到这几句话,也没有多说什么,深深地望了一眼自己的父亲,离去。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