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至尊神医 > 第二百零一章路越来越窄
    岐山集团,董事长办公室里。

    蔡成章正面对巨幅的电子屏,与向南天视频连线,视频画面中还有董、张以及秦雅。

    “裘老在钟扬那边一坐镇,张鸿明方面已经有了明显的忌惮,张家的小动作收敛了许多,”蔡成章如实汇报,“我让人对之前几个工地的事故都调查清楚了,没有发现明显的人为痕迹,但是确实是因为建材存在质量问题,生产的来源复杂,不过每批材料都是统一以联盟字样供应,即便不是罗氏生产的,也撇清不了干系。”

    向南天笑着说道,“没有人会认为主战场会在这里,但是也没有人会忽视这个事件,所以目前的发展很‘自然’,很‘普通’,就像是最平常的新闻事件,从发生到发展然后慢慢为人们淡忘。”

    董老说道,“从这个事情本身,对罗氏很难造成太大的伤害,哪怕清源所有的建筑商都来索赔,只要罗氏愿意出血赔偿,事态就没有继续恶化的可能。但是罗氏必定咽不下这口气,而且还会动用非常规的手段,甚至不惜会借用一定的政治势力谋求利益交换,这样一来,很可能会给对手机会。”

    蔡成章深以为然,“我们正在重点关注,目前索赔的建筑商并没有任何过分举动,反而罗氏开始展现强势,明里暗里反而是罗氏在威胁建筑商,有点过分了。所以我觉得近期内事情很可能会有变化,我想向各位前辈请示,该如何处置应对。”

    向南天与董、张二位很快就研究出几种可能出现的状况,却让秦雅制定相应的措施,直接连接电脑传输到视频上,蔡成章看完不禁颇为感慨。

    果然,不出数日,又有新的消息传出。有一家叫骐骥的建筑商因为使用罗氏几天提供的劣质建材,在施工过程中发生安全事故,导致两名建筑工人重伤,其中一人抢救无效死亡,在罗氏建材面临质量信任危机的时候,这家建筑商向罗氏提出索赔。

    蹊跷的是,几乎所有的订货合同条款上写一赔三的标价,没想到这家合同竟然写的是一赔三十,而且每年的供货价值在5000万左右,也就是说,索赔金额高达15亿。从账面上来看,如果罗氏履行赔付,那么罗璇留下的资金就会被迅速抽空,差不多就是掐着手指算准的。

    罗清仔细研究过这份合同,除了“一赔三十”以外,没有任何问题,不过他发现是自己授权邱良代签的,但是事情跟邱良并没有太大关系,合同的检验并不属于邱良的职责。罗清非常郁闷地把这个事情上报给罗氏的董事会。

    “这分明就是讹诈!简直想钱想疯了!”

    “骐骥不过是一家二流的建筑商,是谁给了他这么大的胆子?”

    “一赔三十,罗清这种合同到底是怎么弄的?”

    ……

    一时间,罗家的几位有分量的人物七嘴八舌议论开来。罗启松却是一言不发,仿佛与他完全无关,其实他的内心对这些同族产生了深深的失望,又涌起了一种不屑与之为伍的羞耻,更坚定了他的主张,那就是家族需要重新洗牌,破而后立。

    一群短视而狂妄的人在抢着发表看法之后,会议室里出现了短暂的安静。除了罗启松之外,罗清也没有说过一句话,因为在大多数长辈们看来,他还很嫩,而且整个事情与他处置不当有很大的关系。

    罗启松终于忍不住说话了,“你们都讲完了?”

    众人先是一愣,旋即有人反唇相讥,“你还以为你是家族的掌舵人?等我们讲完,然后你再发号施令?启松哥,现在你还要享受这种主事的待遇?那好,我就听你说几句,就算是最后一次礼遇。”

    这话说得很尖刻,而且没有回转余地,罗启松的神色顿时冷峻起来,长期掌权养成的上位者气势弥漫出来,瞬间令会议室里的温度下降八度。有人想要打圆场,正待说话,却被罗启松的犀利目光盯住,讷讷不敢出声。

    罗启松冷笑一声说道,“骐骥一年能吃下我们罗家5000万的材料,从去年开始合作十多个月来,每月都保持稳定的增幅,材料款从来都是按月结算,增加部分更是严格按照市场价而不是批发价,这一切说明了什么?哪家二三流的建筑公司有这样严谨的作风?谁又能断言骐骥的背后没有其他势力支撑?”

    罗启松只是陈述了一个最直白的事实,他没有再说下去,直接拿起自己的茶杯走了。

    罗清若有所思,然而大多数人还是没有引起足够的重视,他们满心以为,在清源省的地界,没有人可以对罗家形成威胁,就算是蔡成章也不行,岐山集团充其量只是在商业领域有一定的竞争力而已。

    经过讨论之后,罗家形成的决定竟然是以清源省支柱型创税创收大户的身份,给政府施压,要求政府出面平息事态,管控舆论,同时默许罗氏集团采取措施打压报复骐骥建筑,企图从业务上来扼杀骐骥的索赔。

    当罗启松得知这个决定之后,立刻辞去了罗氏的一切职务,抛掉了个人以及罗璇的股份,毅然决然离开了这个自己为之奋斗了一生的家族,随罗璇到龙山见了张澜,安安心心做起了项目建设及融资顾问。

    事情并没有按照罗家人计划的那样发展,第一步就遭遇到了挫折。

    当罗家在政府的代表人物,提出种种所谓应该享受“特别”待遇,应“有区别”对待损害清源最重要企业行为等要求的时候,清源政坛竟然出奇地步调一致,几乎所有的高层人物都在不同场合表示了对罗氏的不认同。

    令人意外而又感到夸张的是,一位退休的老领导在省机关报发表署名文章,对罗氏的嚣张进行了严厉的抨击和批评,关键词只有三个:质量、责任、赔偿。此举令罗氏极为难堪,却又没有及时有效的回应措施,形势有些失控。

    同时,针对骐骥建筑的手段也出现了意外。原本想利用罗氏在清源的人脉关系,切断骐骥建筑的业务链,威胁其撤销索赔,不料骐骥建筑竟然未卜先知,先后将清源省所有的工程项目平价甚至低价转让给了其它建筑商,还遣散了公司下属十多个挂名的施工班组,整个骐骥公司只剩下不到二十人的空壳。这样一来,罗氏的针对就像是重拳打在了棉花上,完全无关痛痒。

    不但如此,骐骥负责人通过自己的人脉资源联系了几家媒体,发表了一份公开信,表露了要与罗氏集团死扛到底的决心,并直接抖出了罗氏对骐骥企图实施打压的证据,社会舆论又是一片哗然。

    这种看似双方不对等的交锋,罗氏竟然全面落于下风,政策、法律、舆情均面临着非常严峻的形势,关键是罗氏还不打算拿出正确的态度。这件事情瞬间提高到清源省最高的决策层面,京城梁家门下在清源省的代表人物老樊先扬后抑,在充分肯定罗家对清源经济发展的贡献之后,把质量事件、索赔事件、打压事件串联起来,最终由几位大佬一齐定了调子,那就是要坚持公开、公平、公正的原则,并指示相关部门要做好协调工作,妥善解决问题,迅速恢复清源经济秩序。由此看来,长宜建材市场联盟形成垄断的情况,是成为目前混乱动荡的根源。

    罗氏三十年发家史上,从来没有经历过像现在这样的局面,正因为其发家过程中存在着太多太重的暴发户心态,导致在遇到逆境的时候众人首先想到的是怎么保护自己的利益,因此当罗启松带着罗璇跑去龙山逍遥自在的时候,其他人的心思也都活泛起来。

    罗清没得跑,作为总经理,又是长宜建材领域的始作俑者,他没有资格也没有理由脚底抹油,但是他背后的支持者只剩下了他的父亲,或者这也只是暂时的。

    左临川还是没有出手,他又来找钟扬,而且还带着左倩。

    钟扬对左倩的离开采取了非常宽容的态度,因为他清楚左倩并不是要真的离开,而且她的安危随时通过左伊的感应来揣度,并且还有相对充足的时间来应对,所以他并不担心。

    左临川此时显得有些心情沉重;左倩则与他保持着大约一米的距离,眼睛微微泛红,她看到钟扬的一瞬间,掠过几丝复杂的眼神。

    “左先生好,”钟扬打着招呼,也对左倩微微颔首,“今天来找我,有何贵干?”

    左临川带着歉意,非常真诚地说道,“对不起,钟医生,我又给你添麻烦了,是我让小倩偷跑出来找我的,你要怪就怪我吧。”

    钟扬笑了笑,却对左倩说,“回来了?先找你姐姐去吧。”

    左倩微觉诧异,她看了一眼钟扬,往内院走去。

    钟扬把左临川请到了自己的办公室,给他倒了杯热茶,“有什么事,就直说吧。”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