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至尊神医 > 第二百零二章左临川的往事
    左临川从多个方面了解过钟扬,也听说过关于他的一些事迹,因此对左伊左倩留在国医馆非常放心,此时他有些犹豫,似乎考虑着不少问题,也有着不小的顾虑。

    钟扬可以从他的表情变化中看出一二,很显然,这种犹豫和顾虑已经困扰他不短的时间,原本他的来意就是要把它说出来,可是见了面却仍然开不了口或者下不了决心。钟扬出于好意,悄然凝聚了一些玄力,尽可能让这种谈话的氛围轻松一些、随意一些,可是效果似乎很一般。

    左临川不住地喝水,就是打不开话匣子,钟扬都为他续了两次水。

    当钟扬再一次为他倒水的时候,左临川突然说道,“你现在有时间,听我讲一个故事吗?”

    钟扬笑着点头,“请说吧,我很愿意聆听,想必是一个非常精彩的故事。”

    左临川从口袋里掏出一盒烟,拿了一根出来,“可以吗?”

    钟扬起身打开了窗户,“请便,不过您最好还是少抽点烟,对身体不好。”

    左临川点燃猛地吸了好几口,把自己都呛到了,一阵咳嗽之后,说道,“一般我不抽烟,而且我只抽这个,3块5一包,应该是市面上最便宜的烟之一。”

    钟扬好奇地拿起烟盒,他看不出什么名堂,只觉得包装也还过得去,价格确实便宜,烟味也没有特别的呛鼻,“故事从香烟说起?”

    “这烟总是会让我想起一些人一些事,永远都不会忘记,”左临川慢慢讲述了一个很多年前的故事。

    有两个非常铁的兄弟一起长大、一起念书、一起工作,性格相似、志趣相投。兄弟俩先后进入了同一家单位上班,凭借着自己的努力,一步一步走向管理中层,那时候他们都只有二十多岁,成为很多人心目中的偶像。

    他们做梦都没有想到,有一天单位出现了一次人事调整,原来的负责人高升去了外地,而他向组织上推荐了两个继任人选,就是这兄弟俩,考察期是半年。恰好又在同一个时间段里,一位年轻貌美的姑娘闯入了他们的生活,兄弟俩同时喜欢上了这个姑娘。两者都属于二选一的问题。

    兄弟俩对职位非常谦让,对姑娘却都十分执着地开展追求。姑娘说,她来自省城,她不希望长久待在外地,也就是说,如果谁愿意跟她回省城一起生活,那么就必须要放弃现在的事业基础。

    这种纠结产生之后,事情变得明朗起来,兄弟俩都很优秀,都符合姑娘的择偶标准,可是在事业与感情之间做选择,很难。当然最终还是有一人放弃了事业,在他与姑娘一起离开之前,他对另一人说,其实在他心中事业远比爱情更重要,他是为了把更好的机会留给兄弟。

    “这句话太诛心了!”钟扬忍不住打断道,“留下的那个人就是你。”

    左临川已经完全沉浸在这段往事中,他面无表情,对钟扬的评价不置可否,但是他还是很诚实地点了点头,“对,是我,我成了当时最年轻的国企老总,行政级别相当于正厅,那时我不满三十。”

    钟扬知道,那个与姑娘走了的人,是左临川的心结。

    左临川又继续讲述他的故事。

    在他上任之后不到一年之后,那场改制风潮来得是如此迅猛,让左临川始料不及,各处矿井、工地上的工人足足有近三千,这么一大批人的出路,一定程度上都取决于左临川这个刚满三十的年轻人的决策,他度日如年。

    说实话,在当时的情况下,左临川可能有能力带领工友们闯出自己的一片天地,但是他严重缺乏底气,而且人们对他的信任度也相对有限,将矿产、产业兑现的近乎残酷而疯狂的说法占据了上风,“下岗”这个可怕的字眼就像是瘟疫一样传开,势不可逆。

    这是一段不堪回首的过去。

    就在这个关键的时候,左临川的兄弟回来了,带着巨大的资金来了,他满怀深情地告诉左临川,他热爱着这片曾经奋斗过的热土,他要为他的兄弟、他的工友带来实惠,这会是写入清源历史的一次收购。

    事实也正如他所说的那样,他给工人的遣散费平均超过了惊人的一万元,要知道在那个年代,“万元户”是有钱人的代名词,也就是说,在人心惶惶的时候,钱是最能稳定人心的。至少在那时,下岗工人马上成为万元户,简直就是天大的福音,因此企业中的每个人都积极地配合工作。

    然而左临川发现了其中的问题。他的兄弟在遣散工人的同时,得到了大量的矿产资源,当工人们拿到钱高高兴兴回家去的时候,还有几个人会关心曾经坚守过的岗位阵地?一个中等规模的矿,只需要花费几十万遣散费就可以轻而易举地拿下,转手利用银行抵押贷款就又可以拿到更多的资金,这一切都在左临川的默许下、绝大多数工人的拥护下进行。

    左临川与他的兄弟发生了激烈的争执,甚至大打出手。关于这一段细节,左临川没有详细叙述,只讲了结果,那就是他被说服了,是因为利益。

    经历了整整一年半的不断收购、遣散、套取资金,他们纸面上收获的财富简直无可估量,然而当一个所谓的罗氏集团在暗中酝酿成熟浮出水面的时候,他的兄弟才告诉他,他只是罗氏的一个代言人,他之前与左临川的协议不过是一个“玩笑”,纸面上的财富也不过是镜中花水中月。

    钟扬沉默了,他能感觉到左临川的愤怒,全身血脉随时可能崩裂的愤怒。

    左临川也停止了叙述,闭上了眼睛,脸上充满了后悔、自责、愤懑,这么多年来他一直以罪人自居,尽管当时他的工人得到了小利,可是最终结果造成的损失已经无法挽回。

    钟扬的思路渐渐清晰,试探着问道,“您这个故事太沉重了,而且有很多细节怕是都不方便告诉我,可是您跟我说这个故事,似乎意义不是很大。”

    左临川稍稍平复了一下情绪,说道,“从那时候开始,我生存的意义只剩下自我救赎,我始终都无法原谅自己当年的错误,所以我留在了罗氏,我一直都在等待机会,我要把当年罗氏巧取豪夺的东西都拿回来,归还给国家。可惜,这么多年来,我都没有等到合适的时机,但是现在我看到了希望,我找到了合作者。”

    “是张鸿明吗?”钟扬脱口问道。

    左临川没有感到任何意外,淡淡地说,“是的。”

    钟扬反问,“你就不怕三十年后,又一次与虎谋皮?张鸿明就不会成为第二个罗氏?到时候你还不是一场空?”

    左临川先是一怔,随即摇头,“现在时代不同了,张鸿明没有机会,只要我把当年的一些东西拿出来,证明现在罗氏拥有的哪些产业是国家的,那就没有人敢再动这个脑筋。”

    钟扬总觉得他的思维逻辑有问题,可是一时又找不到明显的疏漏,不过今天得到这么多信息,已经算是非常难得的收获了。“你打算怎么做?直接拿出你这么多年来保留的证据资料?你就那么相信张鸿明有这个能力帮助你?”

    左临川重重地点头,“我相信他。”

    钟扬却有一定的保留,问道,“当张鸿明来找你的时候,你们就一拍即合了?”

    “不,我们接触了近一年的时间,双方相互考察,”左临川极为固执地说道,“我知道你心存疑虑,但是我考虑的事情肯定比你多,你一定在想关于左伊的事情,确实我是默许他们带走她们的,你也可以理解为一种考验。”

    “你知道,左伊差点因为车祸而丧命吗?”钟扬冷冷地问道。

    “我知道,那是一次意外,”左临川不以为然,“事后张鸿明跟我特地做了解释。”

    钟扬目光一凝,冷笑道,“意外?哼,如果我告诉你,是张鸿明想撞死左伊,或者制造这样的刺激企图来激发小伊体内的潜能,你是否还会一如既往地信任他呢?”

    左临川眼中闪过一丝厉芒,“我相信他。”

    钟扬大感头疼,心知已经无法对左临川形成影响,这种固执的人不撞南墙不回头,撞到头破血流都不回头。钟扬又问,“小伊小倩到底什么来历?这对我来说很重要,我希望你可以告诉我。”

    左临川神色一黯,“她们是我兄弟和那位姑娘的孩子,我兄弟是被利用的,那位姑娘是罗家的人,他是被大着肚子的女人胁迫着与我见面,这一切都是一个局,我们都绕进去出不来了,如果是我跟她去省城,我兄弟留下的话,我想结果也是一样。罗氏集团成立之时图穷匕见,我们都没有了退路,他羞于见我,等孩子出世之后不久就失去了继续活下去的动力,而那个年轻母亲也因为他的离世郁郁而终,留下两个孩子,我有心锁,我怕跟她们无法相处,就把她们寄养到一个朋友家。”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