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至尊神医 > 第二百零九章冲动的代价
    左临川是一个非常理智的人,但是不表示他没有冲动的时候,常年在工地忙碌的他,有着可以媲美建筑工人的强壮体魄,路元平最后这番话触动了他压抑多年的敏感神经,在这一刻,左临川潜意识中就把关淑荷当成了心中的那个影子。

    路元平并没有针对关淑荷的意思,他自以为抓住了左临川的痛脚,但是他没想到左临川会不顾一切地扑了上来,冷不防被他一拳打在脸上,顿时皮开肉绽!

    左临川从来没有跟人动过手,下手很重,看着路元平脸上流淌的鲜血突然感到一丝极其古怪的快感,紧接着上前又抡起拳头砸在他的腮帮子上,“嘭”的一声闷响,路元平惊呆了,都忘记了叫喊,嘴巴一张吐出一颗老黄牙。

    周围的人反应过来,立刻就有人拦腰抱住了左临川,左临川的力气极大,伸手就把来人推开,还想去打路元平。

    路元平吓得蹿到一边,指着左临川骂道,“左临川,反了你了!你敢打我?”

    左临川被他这么一喊,却是清醒了不少,心中不由得暗自后悔起来,但是此时的情形不容许他有任何退缩,他冷冷地说道,“乱说话就要付出代价,你嘴臭,我就打你的嘴!我跟这位关经理是今天第一次见面,我跟她怎么可能像你说得那么不堪!?你侮辱我、针对我,没关系,但是你必须当着大家的面把话讲清楚,还人家关经理一个清白。”

    关淑荷没料到左临川会为了自己出手打人,要知道左临川在业界的口碑极佳,今天发生的事情若不是亲眼所见,简直无法相信。关淑荷眼圈一红,带着哭声对罗清说道,“罗总,我不知道路工为什么要针对我,我只是代表我们经理拜访左总工,就在他的办公室里,只是想让他有空多指点我们的工程,我就不明白了,我第一次去左总工的办公室里,没碰到路工,他为什么就要这么说我,太欺负人了!……”

    罗清眉头紧皱,路元平这老小子不是东西也不是一天两天了,他挑工程毛病没有问题,可是他非要生搬硬套地把脏水都往左临川身上泼,而且还满嘴跑火车,被左临川打那叫活该!罗清相信这个女人的话,也知道她与左临川不可能有什么亲密的举动,出于内心某种阴暗心理作祟,罗清此时却拿捏起来,“关女士,路工也是就事论事,他的话呢,也不是完全没有道理,就算是委屈了你,事后我让他专门请你吃饭谢罪,你看怎么样?”

    关淑荷神色一滞,没有继续往下说,心中却是一沉,她很担心左临川会受到处罚,毕竟他是在为自己出头。

    路元平的气势立刻起来了,“阿清,今天你正好在这里,你看看,这个左临川都嚣张到了什么地步?勾结施工方中饱私囊被我识破,竟然还打我!?他这不是恼羞成怒是什么?我跟他没完!我现在就打电话叫医生来验伤!还有这个女人,一看就不是正经女人,你居然叫我请她吃饭,向她赔罪?门都没有!”

    路元平最后又扯到了关淑荷身上,但是先前罗清有过交代,关淑荷没有说话,只是默默流泪,一副我见犹怜的较弱模样,甚是动人。

    罗清顿时着恼,“路工,我已经说过了,跟关女士无关,你再扯到她身上胡搅蛮缠的话,别怪我翻脸了。”

    路元平一怔,旋即就像是猫儿被踩着尾巴一样跳了起来,“阿清,你不是在说笑吧?你为什么要处处维护这个女人?”

    路元平的这句话一出口,所有人都向罗清投来古怪的目光,大多数男士的目光里带着“理解”的意味,搞得罗清很是难堪。路元平不是傻瓜,他也马上意识到了这一点,赶紧改口道,“阿清,我今天是被人气晕了,你别见怪啊。左临川现在打了我,你必须为我主持公道,哪怕走到天边也要论这个理。”

    “你想怎么办?”罗清脸色稍霁,他其实很想说,既然左临川打了你,有本事自己打回去,可是当着这么多人,委实也难再落他面子。

    “当然要按罗家的规矩来办!”路元平恶狠狠地说道。

    罗清吃了一惊,他知道路元平不会善罢甘休,可还是低估了他的贼心。所谓罗家的规矩那就是家法了,其中有一条非常严苛,即家族成员之间一旦发生内斗,先动手一方将率先禁锢自由三个月,然后等待处理,但是按照现在这个情况,首先就是左临川的身份,他到底算不算罗氏成员,如果是肯定的,那就要按照规矩办,当然如果是否定的,显然不能在这么多人面前轻易说出口来。

    罗清被路元平将了一军,左右为难,在他看来左临川今天唯一做错的事就是打了路元平,可是偏偏这个错却让罗清都感觉到很解气。

    左临川一直都在冷眼旁观,恢复了理智的他由衷地感到了后悔,他一直在审视自己,为什么会因为一个陌生的女人而如此冲动,他不是惹不起路元平,而是犯不着,尤其是在现在这样关键的时刻,一旦罗清做出不利自己的决定,丧失三个月的自由将意味着自己计划的推延甚至破产。

    左临川刚想开口,却被与罗清同来的另一位罗氏成员抢先。

    他叫罗定,是罗清的一位远房表哥,年龄与左临川差不多,主要负责对外贸易的洽谈,颇有能力且人缘不错,这一次不知道为什么会随着罗清一起视察工地,左临川认得他,但是没有注意他,只是想当然地觉得他的随行是一个偶然。

    罗定的脸绷紧了说道,“总经理,左总工是我们罗氏的老人了,完全称得上三朝元老了,今天他与老路的冲突实在太不应该了,这么多人看着呢,他不觉得丢人,我都觉得丢人!这像什么样子?我们罗氏的颜面置于何地?”

    罗定说到面子,令罗清极为光火,事情都是路元平闹出来的,恨不得自己也上去抽他两记耳光,罗清道,“老表哥,你的意思是要对左总工采取家法?这个好像有点过了吧?我觉得路元平的怀疑仅仅是怀疑,没有充分的证据,惹怒左总工是在情理之中,所以——”

    罗定的僵尸脸上波澜不惊,冷笑道,“左总工是罗氏的核心重要成员,这一点毋庸置疑;他在众目睽睽之下打了路元平,不管是为了什么原因,这个事实无法改变。因此我赞成路元平的建议,按照罗氏的规矩来办,而且作为受害方,路元平也将暂时实施相同处理,总经理,你看呢?”

    罗清突然有些回味过来,他猛然把几人都串联了起来,罗定和路元平都是董事会派给自己的随从,他们的目的是一致的,都指向了左临川,这根本就是针对左临川设下的一个圈套、一个陷阱,甚至很可能施工方、监理方都是在配合,不过有一点,关淑荷这个女人应该是局外人。

    罗清打心底是不赞成采取这样不光彩的手段的,因为在他看来,左临川的价值远胜其潜在未知的威胁,此时他犹豫了。

    关淑荷不清楚这些弯弯绕,她出于自身的公允,她必须要站出来为左临川说话,“罗总,能不能听我说几句?”

    路元平立刻瞪了她一眼,刚想出言讥讽,被罗定拦住。

    罗清笑着对关淑荷说道,“关女士尽管说。”

    关淑荷抿了抿嘴,“今天的事情都是因我而起,我不应该破坏行业的规则,我只是对我们施工方的工程质量信心不足,所以我想请左总在初验中高抬贵手。事实证明,我们的施工质量还是可以的,尽管出现这样那样的瑕疵,但是不碍大局,至于监理方的失误也是因为临时更换监理负责人情有可原。”

    她娓娓道来,显然经过了思考的,而且她一下自己拉拢了己方与监理方在为左临川开脱,又接着话锋一转,“左总是因为路工侮辱我而感到愤怒,如果罗氏要追究左总的责任,那么我想,路工应该首先给我一个说法,我保留追究的权利。”

    罗定笑了,“关女士,你好。我非常赞同你的说法,路元平是应该给你一个说法,但是这个事情我们可以慢慢谈,现在是罗氏家事的处理,我觉得你现在不适合掺和进来。总经理,事实大家都看在眼里,按照我们罗氏的规矩办,没有任何问题。左总工,您有什么话想说的?现在你有权力为自己申诉,当然,我觉得应该先回总部比较好。”

    左临川也看明白了,他的脑子飞速运转,但是没有找到合适的脱身之策,现在后悔已经没有任何意义,他先向关淑荷表示了感谢,然后又对罗清道,“罗总,我不想让你为难,我现在就跟你回总部,任凭处置。但是如果,要我向路元平这个小人低头,恕难从命!”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