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至尊神医 > 第二百一十章戾气
    左临川没有任何挣扎和辩解,非常配合地站在一边,就在等待罗清的决定,但是心中却不断地回味今天发生的一切,他的思路也渐渐清晰起来,罗清应该并不知情,路元平和罗定却是一明一暗两个执行者,而关淑荷则是整个事件的关键。

    左临川不由得重新审视起关淑荷来,猜测着她到底在其中扮演了一个什么样的角色。关淑荷的出现令左临川有些乱了方寸,仅仅是因为她的长相酷似一个人,就牢牢了锁定了左临川的软肋,结果一步步落入一个非常被动的境地,他现在迫切需要为自己争取时间。

    罗清还在犹豫,他完全看清楚了路元平和罗定在联手给左临川出难题,如果就因为这样的理由把左临川“请”回集团,不管最终的结果如何,与左临川交恶肯定是必然的,这显然不是罗清愿意看到的。他在考虑到底是谁在背后主使,路元平是个草包,但罗定绝对不是。

    罗定轻咳了一声,“总经理,现在在这里僵持,不太适合……我看不如先回总部再说?”

    不料这句话却引起了罗清的强烈反感,紧锁着眉头,他是总经理,他不需要旁人指手划脚,而且现在罗定的口吻与命令没什么两样。罗清的语气变得冷淡起来,“这件事没什么好理论的,老路没有任何根据就怀疑左总工,换了我也不会客气,不过也许不会这么冲动极端。”

    左临川心中一动,略感诧异地看了一眼罗清。

    路元平就像被踩到尾巴的猫一样跳了起来,“什么?阿清,你什么意思?我都被人打了,你居然帮一个外人?”

    罗定也是一怔,不过他没有开口。

    其他人都变成了围观者,抱着看好戏心理的人不在少数,有几位还露出了戏谑的笑容。

    路元平已经一而再再而三藐视罗清的身份和地位,可是他浑然不觉,他虽然看到罗清的面色难看,但是他牢记这一次来工地的目的,痞性也被激发了出来,他不敢对罗清怎么样,但是他可以对左临川动手。

    路元平豁出了这张老脸,趁众人愣神的空隙,对着左临川就扑了上去。

    左临川满腹心事,却不防备,脸上被扇了一记清脆的耳光。“啪”的一声。

    所有人都惊呆了,左临川也不禁摸着火辣辣的脸颊,眼中闪过一丝狠厉之色。

    路元平没想到一击得手,被左临川的眼神吓得连退了好几步。

    左临川怒不可遏,他被打没有什么,可是被路元平这样的草包打,简直就是奇耻大辱!他每逼上前一步,路元平就退两步,周围的人谁都不敢阻拦。

    路元平慌了手脚,指着左临川色厉内荏地说道,“左临川!你、你想干什么?你再上来,我、我跟你拼了……你别过来……”

    罗清也被左临川的气势镇住了,他身上散发出来的戾气竟是如此浓厚,其中似乎还带着怨恨、仇视种种复杂的情绪,令人不寒而栗。这一刻,罗清出现了迷茫,他开始怀疑自己的判断,左临川是有怨气的,而且是这么深。

    罗定硬着头皮挡住了左临川,“左总工程师,你千万要冷静……”

    左临川一瞪罗定,冷笑问道,“罗定,今天的恩怨我就算在路元平的身上,跟你无关,你别拦着我!”

    罗定心里一咯噔,左临川既然都把自己撇开了,实在没有必要为一个草包出头,想着就让开了。

    路元平更是着慌,拉着罗定的衣袖叫道,“喂,你可不能……”

    罗定狠狠地瞪着他,“我不能怎么?事情都是你惹出来的,你自己搞定,多半句废话,看我以后怎么收拾你。”

    左临川继续冷笑着走近,他的目光极冷,伸手想去抓路元平的衣领,路元平再也不敢跟左临川动手,拼命闪躲,可是他那早就被酒色掏空的身体完全不听使唤,就像是自己撞进左临川的大手里。

    就在此时,关淑荷突然拦住了左临川举起的拳头,“左总,您要三思啊。”

    左临川一愣,诧异地望着这张熟悉而陌生的面孔,眼里的血丝似乎也迅速消散了许多,恢复了几分冷静。

    关淑荷继续说道,“之前您打路工是一时冲动,现在路工打您,就算是扯平了,这件事情也就过去了,您觉得呢?”

    左临川顿时醒悟过来,他有意瞥了一眼已经闪到一边的罗定,发现他的脸上自然流露出一种可惜的神情,心中更是洞明。左临川松开了手,没有任何多余动作,甚至都没有顺带把路元平推开,郑重地对罗清说,“罗总经理,对不起,可能是我最近工作太忙,负面情绪有点多,今天多有失礼之处,请您多多谅解。”

    左临川罕见地在称呼上做出了改变,这种改变可以被人理解为认可或者赞同,令罗清非常受用,但是刚才左临川的戾气还是让他不那么放心。

    左临川又道,“正如关经理所说,我打了他,他也打了我,今天就算扯平了。”

    路元平此时彻底怂了,他的心眼极小,这一趟是跟罗定一起来唱双簧的,关键时刻罗定把自己扔出去不闻不问,他没道理继续挑事,但是嘴巴却硬,“左临川,今天这事没完,迟早我跟你算总账……”

    罗定恨不能马上抽他几个嘴巴,心中早就骂了几百次“怂货”了,功亏一篑竟然是因为关淑荷这个女人的话,让他极度不甘心,但是他知道,现在在左临川面前已经玩不出新的花样,只得暂时作罢。

    左临川不理会他们两个,却对罗清道,“总经理,我觉得累了,要不今天就这样吧?”

    罗清想了想,说道,“今天原本打算完成初验之后邀请左总工到总部一趟,我有不少关于建设工程方面的事情想向你讨教,实在没有想到发生了这些不愉快的事情,我真的很抱歉,要不明天我们约个时间吧?”

    左临川明显地感受到罗清释放出来的善意,看了看时间,“既然总经理有事找我,我就跟您去一趟总部,不过我想早点回家,真的有些累。”

    罗清大喜过望,忙说道,“行行,请你放心,我只是想咨询一些小事情,耽搁不了你多少时间的。”

    没想到漫天乌云却是这样散了。

    罗清让路元平留下与施工方、监理方交涉补全资料的事情,自己则邀请左临川坐上了自己的座驾,临走的时候还不忘深深地看了一眼关淑荷,尤其是她胸前那对硕大的山峰,这种侵略性的眼光让关淑荷的心猛烈地跳了一下。

    “希望有时间可以请关女士吃个饭,就算是对今天这件事的歉意,”罗清很有风度地在女士面前展示着他学自西方世界的优雅。

    关淑荷默然低头。

    罗定在另一辆车上拨起了电话,“事情都被路元平这个混蛋搞砸了。”

    罗定把前后发生的事情说了一遍,然后又说,“你没有知会罗清吗?他竟然在偏帮左临川,他难道不知道左临川有多么危险吗?”

    电话那头一个沉闷的声音缓缓传来,“哼,罗清毕竟还是太年轻了,收西方人的影响太深,做事情太过于理想化了,我怎么不知道他的想法,左临川到了今时今日还是对当年的事情耿耿于怀,从他因为关淑荷而失态就可以看出来了。”

    “可是,事情并没有我们预想的那样发展,”罗定本来还想怪责路元平,想想又没再说下去。

    “谁说的?现在罗清不是把他带回总部了吗?”那个声音流露出一种诡异的戏谑。

    “难道你想在总部直接动手?这合适吗?”罗定疑惑地说道,“我们一贯的行事风格就是名正言顺,而不是简单粗暴,轻易扣押住左临川,似乎不妥吧。”

    “谁说要扣押住他?谁说要在总部?”那个声音冷冷地说着,“想个办法让他躺几天吧,我有预感,如果再不对他采取措施的话,他很可能会有所行动,所以时间和形势不容许我们有任何迟疑。这对你来说,一点都不难。”

    罗定一怔,“可是他现在在罗清的车里——”

    “那又怎样?”那个声音反问道,“罗清的幻想太多了,就算让他放个假,静下心来好好参悟人生是那么的复杂斑驳……”

    罗定挠着头皮,“这个分寸不好把握,万一有个闪失的话……”

    “我管那么多,我只要结果,左临川必须躺倒,其他人自求多福吧,我们罗家又不是只有一个罗清,就这样。”电话挂断了。

    罗定掏出了另外一个手机,踌躇了好一会儿,最终还是咬牙狠心发出去一条指示短信,“车牌**,后排左侧,把握分寸。”

    半小时后,罗清的座驾遭遇了意外,在郊区新路的一个还未及时安装交通信号灯的路口,被一辆面包车从左侧撞击,车身严重受损。由于车身发生旋转,车头被另外一辆车猛烈撞击,司机当场死亡。还有一个意外,不知道为什么,罗清没有按照习惯坐在后排右侧,而是出于对左临川的尊重,自己做到了左侧。两次相撞之后,罗清重伤,而左临川却只是受了些轻伤,两人第一时间被送往附近医院。

    罗定收到消息之后如遭雷噬,立即驱车掉头离开省城。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