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至尊神医 > 第二百二十三章罪名
    李胖子接到罗荃的电话之后,没有直接返回接待室,而是到了自己的办公室里,仔细翻看了刘峰留下的笔录,他惊奇地发现钟扬的口述几乎滴水不漏,从傅林泉邀请开始,到进行专家会诊,然后开始治疗,只字不提砭石的事情,至于罗家人来了之后的事情,却是建议直接采信罗家人的说法,他不会有任何辩解。

    这么高的配合度,让李胖子感到意外之余,没来由地萌生出一种怪异的感觉:这小子是在给谁挖坑呢。他越想越有可能,可是自己与他无怨无尤,有这个必要吗?李胖子再度将注意力转移到了刘峰身上,难道是刘峰搞鬼?

    人就是这样,在大是大非面前,先计较个人利益得失,而不是从客观公正的角度看待问题,最终的结果往往是做出错误的决定。李胖子就是如此,一边是五百万的重酬,一边是未知的风险,内心的天平已经倾斜,咬了咬牙,既然钟扬对之后的事情不做辩解,那索性就来个如其所愿。

    打定主意,李胖子整个人都感觉到轻松了不少,仿佛那五百万已经妥妥地装进了口袋,他给两个下属打去了电话,“按照治安拘留办理,让医院办理一个罗清受伤的证明,按轻微伤处置就可以,其它不用我教你们了吧?”

    这两位有点懵,他们被李胖子的再三改变立场搅得不知所措,但是上命难违,何况是一直提携他们的李所长,收了电话之后一合计,留下一人办理流程手续,另一人则去医院开具罗清的身体状况报告及相关证明。

    留下的这个人告知钟扬,他将被治安拘留,可是还没等他说明理由,钟扬笑了,笑得那么自然,而且还带着满意之情,“我没有异议,我也想看看能办出什么样的案子。”

    那人脸色一变,没好气地说道,“钟医生,我也算是参与办过几个大案子的,真没见过你这样一头钻进来的,我之前听小任说过,好像还是你主动配合刘副所长到这里来的吧?说实话,要是我摊上这样的事,全部否认不就拉倒了?无凭无据的……”

    那人突然发现自己跑题了,赶紧闭上了嘴巴。

    钟扬一乐,“证据不都掌握在你们手里吗?该怎么样就怎么样,我不怪你就是了,不过有句话提醒你一下,你们李所长为人反复无常,你小心跟错了人。当然,你可以不听,但是我这句话也不是轻易就会讲的,那是对你刚才说的大实话的回报。”

    那人一怔,心里也翻了个个儿,当下再不废话,不过留了个心眼,所需书面资料准备齐全之后,并没有直接让钟扬签字按手印,就这样陪钟扬坐着,也不说话,拿起手机给李胖子发了一条“完备,等医院证据”的短信之后,就开始翻阅一些无营养的娱乐新闻。

    李胖子悠哉悠哉地坐在办公室里看报纸,这是一个非常折中的办法,他就是这么一个不见兔子不撒鹰的主儿,罗荃承诺的五百万没有入账,他是绝对不会对钟扬采取手段的,而治安拘留这种把戏就算是装装样子,距离“身败名裂”这个标准还差得远。

    然而罗荃的人还没到,罗近山却来了,直接闯进了李胖子的办公室。

    李胖子呆了呆,马上刷地站了起来,“你是什么人,你知道这里是什么地方?擅闯所长办公室,你……”

    说着说着,他突然发现来的这个老人跟罗荃长得太像了,不禁有些疑惑地问道,“您……是罗老先生?”

    罗近山原本心情就很差,又被他一连串斥责,此时见他认出自己才勉强缓和,饶是如此,毕竟年岁已高,对于这种心理落差的承受力已经很弱,喘着气找了个座位坐下。

    李胖子以为是金主来了,虽然觉得奇怪,忙屁颠屁颠跑过来端茶倒水献起了殷勤,“老爷子,这么是您亲自来了?这么点小事,随便派个人过来就行了呀。”

    “小事?”罗近山听这话很舒坦,不禁哈哈一笑,“在你李所长来说是小事,但是对我却不算小事啊。”

    李胖子有点莫名其妙,“您是不是说反了?五百万在您眼中那是小事,可是换了我,就算我干一辈子工作也赚不到这个数啊。”

    “五百万?什么五百万?”罗近山一脸茫然地问道。

    两人几乎在同一时间发觉到了误会,不过还是罗近山老辣,马上猜到了其中原委,不禁大笑起来,“不就是五百万吗?不算什么,既然是我的晚辈有这份孝心,也是值得欣慰之事,只要你能帮忙,我以我私人的名义再加五百万,如何?”

    李胖子的肥脸猛地一抽,他没想到就因为这么个小小的误会,凭空就多了五百万,他不得不重新考虑罗家人所图物件的价值,与几百万上千万相比较,似乎完全不成比例!他的内心出现了退缩,事情并不是自己想象的那么简单,他猛然觉得老头的话里有个小漏洞,机敏地试探道,“我肯定帮忙,但是您是知道的,我们作为执法者,有很多事情并不是很方便处理,因此结果我实在不能给您保证。”

    罗近山马上会意,心中冷笑,嘴上却道,“李所长请放心,我罗近山活了这一把年纪,自然懂得分寸,只要你尽力,这五百万就是你的,之前那五百万仍然有效,如果你能让我满意的话,自然另有重谢。”

    哟!李胖子还真没想到这个老头居然眉头都不皱一下,等于这一千万已经稳稳地装进了自己的兜里,顿时心花怒放,立即表态,“罗老,我已经让手下人安排先办一个治安拘留,关他个十天半个月,我们可以充分利用这段时间搜集证据,只要他进去,再出来就难了。”

    罗近山笑着说道,“这个骗子有些手段,而且傅林泉那边似乎对他很是维护,你在这么短的时间内要找到足够的证据,很困难。”

    李胖子非常端正态度,俯首帖耳聆听着,连连点头。

    罗近山又道,“我这次来,或许能给你一个突破口。”

    李胖子轻“哦”一声,忙问道,“到底是什么样的线索?”

    罗近山冷笑道,“他有一件物事,是一块石头,很是古怪。刚才刘峰刘副所长带人到九院把他带回来之前,我让他把石头交给我,可是我回到家里用尽一切办法都没能解开其中秘密,后来我试图想要切割下一些粉末成分送去研究,没想到竟然不翼而飞!我怀疑就是这个钟扬在搞鬼,这个人邪心邪术,以行医为名、有妖惑之术,况且国医馆信徒甚多,长久下去只怕对社会治安不利……”

    李胖子这下总算是明白了,可是当他听到“邪术”“妖惑”“信徒”之类字眼的时候,不禁感慨眼前这个老头心肠之狠毒,事实很清楚了,罗近山看中了钟扬的东西,为此就想要钟扬万劫不复,一幕血淋淋的现实版“怀璧其罪”正在上演。

    “那我该怎么配合?”李胖子很是油滑,尤其在老人面前。

    罗近山不管这一套,径直说道,“此人有术法,他肯定在物件上施展了邪术,他能感觉到物件的情况,很可能是他收回了物件。当时物件经过刘峰的手,到了我这里,刘峰是见证人,你先找人跟刘峰敲定这个事实,然后再去搜查钟扬,如果在他身上发现了同样的东西,那就可以做文章了。”

    “这倒不难,”李胖子虽然觉得其中有点玄异,但还是欣然应诺,“您老就在这里少坐片刻,我这就去办理。”

    罗近山忙道,“你去办理?刘峰不是你的下属吗?一个电话叫他过来,就说我在这里。”

    李胖子想了想,没觉得什么不妥,就给刘峰打了个电话,刘峰不知内里,随即匆匆赶来。

    罗近山道,“刘副所长,我觉得刚才在九院的时候,收回了我们罗家的一件宝贝,但是后来我仔细考虑,觉得还是让你帮忙做个见证,这样一来,以后我跟钟扬就不会在此事上再有纠纷,你觉得呢?”

    刘峰听了一头雾水,不过他对钟扬有着一种莫名的信任,他相信钟扬必定留有后手,当下毫不犹豫,当着李胖子的面写了一份见证书,两人过目确认之后交给罗近山,刘峰随后就离开了。

    李胖子心中暗道,没想到这个刀疤刘做起顺水人情倒是轻车熟路。

    罗近山拿着这个见证,对李胖子说道,“接下来就看你的了。”

    李胖子胸脯拍得山响,“您放心,只要东西还在钟扬身上,这罪名就给他坐实了,我一定让他后悔来到我的地盘!”

    一想起钟扬那副满不在乎、肆无忌惮的模样,李胖子心里就是一阵不爽。

    “你先行处置,我随后跟进,”罗近山说着话,让两个后辈进来搀扶着,“我要亲眼看到他惊慌失措的样子,到时候看他怎么收场!”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