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至尊神医 > 第二百三十一章引祸
    对于罗家,只要不涉及到罗清,邱良都没有任何忌讳,哪怕算计罗璇也一样,遑论罗启宁乃至罗淳。罗启宁一行得到邱良的接机已经让所有人都感觉到了一丝希望,梁家并没有因为梁志成与罗璇的关系而淡漠。

    非常热情地寒暄之后,邱良代表梁志成向罗家人表示出了非常友好的态度,直接安排他们住进了梁家位于京城郊区的别墅,环境很清幽,设施条件也极好,众人颇感满意。

    收拾定当之后,邱良告诉众人,梁志成现在在邻省出差,不日即将返回,他特意关照由邱良来负责接待,所用一切开销用度都由梁家提供。

    对此,罗启宁受宠若惊,再三表示感谢,并让邱良代为转告,邱良满口应承,他本人也随之住在别墅。

    罗家人这一住就是三天,邱良一直全程陪同,只是梁志成还未露面。邱良当着几人的面给梁志成打去电话,那边都表示有些小事可能要耽搁几天,罗启松一行虽然有些急躁,但每日从清源那边传来的消息都还算平稳,总算是稍稍安心。

    几人商议之后,决定暂时先放下梁家,分头与各自相关的故交关系开始奔走,对此邱良并无异议。

    裘中和与褚瑞田是清源以外发出声音最高身份的人,裘中和代表军方轻易不便接触,但是褚瑞田却不一样,早些年曾在清源以及中南都任过职,因此罗家与之虽然说不上有多么深的渊源,但总算也是有些交情,可是轻易又不知该如何上褚家的门。

    邱良出了个主意,“褚老总这个门可不好进啊,就算我们成少也不能随意拜访,此事要慎重。”

    罗启宁深以为然,求教道,“邱先生,你有没有什么好办法呢?如果能帮忙引见一下,能够说动褚老总放下对我们罗家的一些成见,我们总算也没白来这一趟,此事无论如何你得帮我们,有什么需要尽管开口。”

    邱良皱着眉头,却把目光瞟在罗淳身上,想了好一会儿才说道,“褚家有一位千金小姐名叫开心,今年刚满十七,是褚老总的掌上明珠,京城里的达官贵人们都知道,只要开心小姐开了金口,褚老总无有不从……”

    罗淳闻言顿时精神一振,忙问道,“不知这位开心小姐有什么兴趣爱好?”

    邱良心中鄙夷,嘴上却道,“开心小姐乃是京城中有名的大家闺秀,天资聪颖,自幼饱读诗书,琴棋书画样样精通,尤其还喜好武术,习就一身本领,多少家族子弟都在她手下吃过亏。”

    邱良这番说辞却是梁志成特意交代的,故意把天生古怪的玄阴力解释成习武,其它内容倒是实情,至于开心曾到清源一事却是只字不提,毕竟开心的行踪并没有完全暴露在公众面前,罗家只知道钟扬在京城医治病人,并带了一位特殊的病人回清源,因此罗家几人一时间并没有产生太多的联想。

    罗淳仿佛看到了突破口,平日里自诩风流倜傥、仪表不凡,也算是出身名门,即便是在京城,自有立足之地,再加上开心与褚瑞田的特殊关系,一旦与之交好,甚至更进一步发展,那无疑将对自己的家族大有帮助。

    想到这里,罗淳又问,“良哥,我能不能去拜访这位开心小姐呢?”

    邱良也不知道,但他还是拿出了梁志成的说辞,“开心小姐与济善大师的关系非常好,济善大师喜好云游四方,但是每每在京城逗留的时候,开心小姐就会去听禅,地点就在东郊普济禅寺,或许,可以去那里碰碰运气。至不济,如果能遇到济善大师的话,也是一桩机缘,大师本身与褚老总交情莫逆。”

    普济禅寺,罗淳牢牢地记下这个地方。

    邱良不再多说,找了个托词就走了,罗家几人都有些意动,其中一人多留了个心眼,他通过自己在京城的朋友打听了一番,与邱良所说大同小异,有一点,关于开心体内玄阴力一事是个禁忌,轻易没人会在私下里谈论。

    就这么诡异的,罗淳成了此行的关键人物,他很懂得把握这个时机,“董事长,两位,看来只能由我出马施展美男计了,先不论这个开心小姐到底长得什么样,就冲着她是褚瑞田的孙女,我就豁出去了,只是——”

    三人都清楚他想做什么,罗启宁当下就表示,只要罗淳能成功俘获开心的心,无论他提什么要求都可以,哪怕取代罗清也有得商量。

    罗淳满意地点头,又道,“开心小姐的身份不必强调了,给她的见面礼总不能太过寒酸吧?”他知道,罗启宁带了不少值钱的玩意。

    罗启宁也不含糊,马上就把随行带来的礼物全拿出来,任凭罗淳挑选,又让人递过一张银行卡,“这是集团的经费,如果你觉得这里挑不出什么合适的物件,可以现买刷卡,没有限额。”

    罗淳毫不客气地收起了卡,竟是都没有挑现成的,“我知道有个去处,是刘家的产业,去那里买,一举两得。”

    罗启宁疑惑地问道,“刘家的?”

    其他两位则马上想了起来,“对啊!我们怎么忘记了还有这么去处!?”

    罗淳满是嘲讽之意,“原来董事长还不知道啊,我来告诉你吧。京城刘家联合了不少强横势力,在中心地段开设了一个商场,这个商场有几个特殊的专柜,里面卖的都是极品的物件,当然那都是天价。不过只要你能承受得了,花多少钱就能得到相应等价的回报,比如我买一件上千万的首饰,很可能花五千万才能买到,但是这个钱绝不会是冤枉钱。”

    罗启宁这才恍然大悟,“你是说,是给他们送钱,然后让他们出手帮我们消灾?”

    罗淳一副孺子可教的表情,罗启宁心中大定,他是知道刘家的力量的,虽然比不上梁家,但绝对属于京城顶尖的势力之一,更何况还联结了其它家族,放眼清源省这样的地方,简直不值一提。

    其他两人也是一般心思,罗淳的准备比他们都充分,现在是双管齐下,借为开心买礼物为名,如果能搭上刘家的线,就等于为此行多加了一道保险,最关键的是,他们都没有完全意识到此次面临的局势到底有多么严峻,相对而言,罗启松的拒绝在更多的人看来就是一种退缩、一种绝情,甚至是背叛。

    罗启宁欣然答应,把主导权都交给了罗淳,又派了一人跟随同往,此人叫罗淮,与罗淳同辈,但是年长许多,性格沉稳有度,在家族中人缘不错,之前深受罗启松器重。对他,罗淳也有几分尊重。

    刘家的商场在经历两次挫折之后,显得萧条了许多,特别是钟扬那次,虽然最后还是雷声大雨点小,但是几个家族联合起来搞得那些小动作却是完全暴露了。刘家虽然没说什么,但是在关键时候其它几家集体失声的行为令人失望,萧锴也没有真的彻底关停商场,目前只是由几个边缘人物继续打理,当然这块利益蛋糕仍充满着诱惑力,故态复萌是早晚的事。

    对此,罗淳全然不知,他和罗淮兴冲冲地赶来,直奔首饰柜台。

    这个首饰柜台在孙倩以及墨镜青年离开之后就没有再进行偷梁换柱的手段,却是展现出了比以前更旺的人气,柜台分为平价和高价两个档次,平价区非常热闹,而高价区则也三三两两有人驻足。

    罗淳急吼吼地进了高价区,找了一个模样略好的导购小姐问道,“小姐,我要买件首饰,把你们这里最好的物件都拿出来,价格我出得起。”

    这番话放在五年前或许管用,可是此时早就改了规矩,这位导购显然是新来不久的,她打量了一下罗淳,一身名牌十分考究,眉宇间自然带着一股傲气,不像是装大尾巴狼的暴发户,当下也不敢轻视,热情地指着货柜里摆放的物件说道,“所有的款式都在柜台里了,您先看看喜欢那一款,然后我再带您见见真品。”

    罗淳一愣,随口问道,“难道就在这里谈?”

    “谈?”导购更觉奇怪,笑着说道,“你这人也真是好笑,来柜台买东西,难道还要去别处谈价格?你请我喝咖啡吗?”

    罗淮一皱眉,见机问道,“这位小姐,您是不是刚来这里工作不久啊?”

    导购登时就不乐意了,反问道,“这位先生,您是来买首饰的,跟我在这里工作多久有关系吗?”

    罗淮心里明白,赶紧换上笑脸,“我不是这个意思,我不瞒你说,我们是慕名而来,我们想见见这里的管事或者经理,他肯定明白的。”

    导购狐疑地望着他们两个,拨了个电话,“喂,经理吗?这边柜台有两位客人,跟我说了半天我都没听懂,他们想见你,看那意思不像是来买东西的,您看要不要……”

    “知道了,你带他们来见我。”电话那头的声音很艰涩,他知道客人的来意,听那意思似乎还是几年前的套路,心中暗笑:肥羊来了。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