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至尊神医 > 第二百三十八章带话
    时间飞逝,如同飞机的速度。当降落在清源机场的刹那,罗家众人的心同时一沉,京城之行已经彻底结束,而他们一无所获。

    钟扬早就接到了秦雅的通知前来接机,左伊左倩与开心的感情极好,非要吵着一起,此时遥望见开心,兴奋地挥舞双手。

    开心与邵雪卿双双款款而来,走到钟扬的面前却又同时停下了脚步。

    钟扬见她们如此怪异,不禁哈哈一笑,左右手一伸分别抓住开心和邵雪卿的一只胳膊,“欢迎回到清源。”

    “你倒是乖巧!怎么?怕我们会怪你厚此薄彼吗?”邵雪卿收回了胳膊,双手抱胸而立,戏谑地看着钟扬,眼神中还夹杂着别样的风情,一如既往。

    钟扬作势夸张地打量一番,喃喃道,“雅姐说过,让我接机的时候别认不出你来,我怎么感觉好像没什么变化啊。”

    邵雪卿昂首挺胸,故意走近了一步,“雅姐说得没错,不过她没想到我一踏上故土,就又故态复萌了,我看我这辈子就这点出息了,还不如永远都待在清源,待在长宜。”

    说着说着,她也察觉到了自己的煽情,这是她从小到大第一次离开清源,甫一返回,竟是百感交集,尤其是面对着钟扬,如果时光可以倒流回几个月前,她完全可以尽情享受钟扬宽广而温暖的怀抱,可是此时却只能偶尔用眼神传递些许内心复杂的情愫。

    钟扬不会冷落开心,他拿出了一份手稿交给她,“回去仔细看看吧,或许对你有帮助。”

    开心有些疑惑,当她翻了几页之后就全明白了,“济善大师什么时候跟你联系过的?你怎么这么……”

    “很意外吗?”钟扬笑着说道,“我跟济善大师通了整整三个小时的电话,他不是故意要回避你,那是为了保证我对他感悟的梳理不受影响,我可是花费了一整天的心血,我想,用不了多久,真正的祝由术将会重现,想想就让我兴奋。”

    钟扬突然瞥见了她们身后还有几人,看着似乎有几分面熟,微微皱眉,“这几位是?”

    “他们是罗家的人,”邵雪卿对他们的了解也仅限于此。

    罗家派人到京城活动的事,秦雅认为与钟扬无关,开心则不屑说,因此钟扬毫不知情,不过他还是很客气地与罗启宁等人打了个招呼。

    这几人都是第一次见到钟扬,让罗家鸡犬不宁的正主儿就在眼前,除了年轻得有点过分、帅气得有点夸张之外,看不出任何锋芒,非常具有亲和力,据说他与罗璇的关系非常好,原本是应该成为罗家非常亲密的朋友的,然而因为罗近山觊觎了他一块至今都不知有何作用的怪石头,竟成了罗家的噩梦。

    不知为何,罗家几人都对钟扬很自然地产生了敬畏之心,出于礼数本应有所回应,但是碍于罗淳是罗近山的嫡孙,均未说话。

    罗淳在京城获知大致因果的时候,他对钟扬并无多少恶感,反而引起了浓厚的兴趣,此时见面不是偶然、也不是意外,因为他料到钟扬会来接开心,所以他在开心下机后还不愿马上离开。

    罗淳的情绪很复杂,羡慕嫉妒恨都有,尤其是开心和邵雪卿都紧紧地“依靠”在他的左右寸步不离,而他却连搭个讪都可能会遭到冷嘲热讽。罗淳竟放不下家族子弟那种可笑的矜持与高傲,对钟扬道,“我叫罗淳,罗近山是我爷爷。”

    钟扬的目光一凝,他极少会对人产生憎恶,罗近山是目前唯一的一个,因为这老家伙一而再再而三触碰钟扬的底线而且肆无忌惮!

    开心也是一愣,她没想到罗淳就是罗近山的嫡孙,在普济禅寺的时候,因为济善的一番安排使她与罗家之间有了稍稍缓和,她曾观察到他在济善讲禅时表现的专注和领悟,客观地讲,罗淳这个人还是有不少可取之处的。

    钟扬没有说话,静静地等待着罗淳的下文。

    “我很想代表我的爷爷,找个机会跟你和解……”罗淳留意到开心的神情变得极冷,以为她这是一种爱屋及乌的表现,殊不知他的爷爷跟开心打过照面,正是开心对罗近山的强烈不满,导致两位老人先后发声。罗淳继续说道,“可惜,我无法代表他老人家,但我是罗家的人,对此我只能说遗憾。不过我还是想善意地提醒你,最好要慎重考虑,凡事还是留一线的为好。你正值青春年华,又何苦与一个垂暮老人计较呢?”

    此言一出,在场的所有人都怀疑自己的耳朵,罗淳的话里话外竟透着威胁。

    罗启宁为首的罗家人顿时慌乱起来,这种威胁的手段将彻底会把罗家带入万劫不复的境地,罗启宁瞬间明白了他的企图,很显然,罗淳已经洞察到了自己想要与罗近山一脉切割的意图。

    钟扬慢慢地也捕捉到了一些思路,立场不同使他感觉罗淳更像是要将自己拉入这个泥潭,他不认为罗淳会在这个敏感时刻对自己动用手段,然而一旦有意外发生,所有怀疑的焦点都会集中到罗家,换句话说,会引起其它势力利用这个时机来制造事端,只要不是罗家内部的人,那么反而罗家就很容易撇清。

    钟扬的思维非常敏捷,很快地做出了自己的判断,他笑着对罗启宁说道,“罗董事长,这位罗淳说不能代表他的爷爷,我想他同样也不能代表整个罗家,你说对吗?我相信,京城一行肯定让你们有不少收获,但是对于整个事情的真相和发展而言,却不太容易产生多么大的影响,事实就是事实,每个人都必须为自己的错误埋单,然而在一些功劳方面却未必能得到相应的回报,这就是现实的残酷。言尽于此,告辞。”

    说着,钟扬对停车场方向招了招手,一辆崭新的商务车缓缓驶来,车窗摇下,赫然是罗璇,她远远地早就望见了罗家几人,但是她恪守着作为一位临时司机的职责,“开心终于舍得回来啦?雪卿好久不见!都赶紧上车吧。”

    钟扬极有绅士风度地拉开了车门,开心与罗璇打了声招呼钻进了车里,其余三人次第上车,钟扬则坐到了副驾上。

    罗璇深深地望了一眼罗启宁,踩着油门离开。

    罗家众人心思各异,但都有些下意识地把罗淳孤立,罗淳不以为意,拎起自己的行李扬长而去。

    车上,罗璇问道,“他们怎么会在这里?”

    开心回答,“他们也去了京城,我们在京城碰过面。”

    钟扬倒是知道详情,就按照济善对他的表述重复了一遍,没有任何多余的评价。

    罗璇冷笑一声,“他们肯定去找梁志成了,真是可笑至极,梁家会为了区区一个罗家站到褚、裘二老的对立面吗?除非罗家把全部产业都捐给梁家,这种与虎谋皮的蠢事,也只有罗启宁会去做,诶……”

    最后一声叹息。

    钟扬苦笑着对邵雪卿说道,“我这人从来不知道后悔,以为只要坚守本心就不必拘泥小节,但是这一次我真的错了,我当时真的就只是想消弭左临川的风险,没想到自己就这么成为了别人的棋子。”

    开心一怔,“你是在怪我?是我让爷爷还有裘老头挺你的。”

    钟扬摇头否定,“我怎么会怪你呢?就算你不告诉他们情况,他们也不会放过这么好的机会,罗家京城一行,毫无疑问会把梁家也卷进来,甚至我还觉得他们的着眼点根本不在罗家,不在清源一省。或许,从将来的结果来看,我这次一时冲动的决定是起到了积极推动的作用,但那不过是我的自我安慰罢了。”

    邵雪卿一直在倾听,此时却没来由地说了句,“看来雅姐托我转告你的话完全是多余的了,我很高兴看到了你的成长,真心的。”

    钟扬“哦”了一句,又问,“雅姐必定还有下文,说说看吧。”

    罗璇突然插嘴道,“我也想听听雅姐的见解,不知合不合适?”

    邵雪卿嫣然一笑,开起了玩笑,“有什么不合适的,你现在已经不是清源罗家了,或许在不久的将来变成龙山罗家也不一定。”

    “雅姐的意思,也是褚、裘、向三位老爷子的意思,”邵雪卿顿了顿,严肃地说道,“罗家名下矿产资源的逐步回收,将拉开整个华夏国对于矿产特别是稀缺资源的资产回购整合的序幕,此事非同小可。资源保护领域的专项行动,将会在各地掀起热潮,少不得牵涉到多方利益,已经形成具体的计划方案由褚老以顶级顾问的身份亲自递交最高首长。”

    说到这里,邵雪卿不禁又调笑了钟扬,“你还真是有自知之明,褚老骂你骂得挺狠的,不过他还是补充了一句,‘总算这个混小子还算是有立功的表现,以观后效’。”

    听到这里,钟扬的心情有些复杂,褚瑞田表达了另一层含义,他似乎并没有放弃劝说钟扬从政的打算,正思忖间,居力打来电话,“接到了没有?赶紧回来,有一位叫‘齐峰’的人来找你,说有很重要的事情。”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