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至尊神医 > 第二百四十六章小插曲
    马秀兰是一个极有悟性的人,也是一个性格要强的人。早在秦雅等人筹划国医馆搬迁省城那段时间,她就有了决断,商场推销的工作虽然可以维持她与孩子的生活,但是她觉得自己能够做得更好,她也将眼光放在了省城。

    一次极偶然的机会,她认识了一位出手阔绰的大老板,也就是这个农庄的主人,他需要物色一个八面玲珑可以帮他经营的人。马秀兰容颜出众、身材火爆,而且她在小饭店做过服务员又接触过商场的营销,最关键的还是她年轻又有出位上进的强烈意愿,可塑性非常强。

    因此两人一拍即合,马秀兰又拉上了几个平时相处融洽的同事姐妹一起到了农庄试水,詹玲就是其中之一,经过短暂的试用期,每个人都得到了一份相应的比较满意的合同。马秀兰迅速进入了角色,并改名马婧,凭借出色的容貌和较强的协调能力,很快就被委任为农庄的经理。

    但是马婧保持了足够的冷静,她并不认为自己能完全胜任,因此她一方面加强对经营管理的学习充电,另一方面开始有了笼络人心的意识,这就是所谓的环境改变人。如今的马婧已经完全不是当初从山村里走出的那个马秀兰了。

    对于马婧的改变,邵雪卿感同身受,她当先举杯,“我也叫一声婧姐,我们都为钟扬干杯!”

    马婧会意一笑,豪爽地将杯中的红酒一饮而尽。

    没想到与马婧的偶遇,这次聚会竟成了“家宴”,众人心境各自不同,都没少喝,钟扬做东,又是核心人物,扛不住大家轮番敬酒,竟然有了七八分醉意,至尊及时提醒,才劝住了酒。

    马婧毕竟还要照顾其他客人,再度满饮一杯后离开。

    邵雪卿无意间发现齐峰望向马婧的目光有些异样,忍不住取笑道,“齐总,您是不是看上她了?要不要我撮合一下?”

    齐峰老脸一红,“你可不要误会,我只是觉得她有些面熟而已。”

    “面熟?”邵雪卿轻笑着说道,“一般男人跟女人搭讪,都会这么说的,难道不是吗?”

    齐峰微微摇头,“她只是很像一个人,不过她不可能是她,即便因为如此,或许对她有些好感罢了。”

    齐峰的酒意上涌,口齿也不太利索,“她”“她”的说得众人分辨不清,他借机尿遁出了包间。邵雪卿、孙倩不住地嗤笑。

    钟扬突然郑重地说道,“秀兰姐不容易,还有青伢子平日跟我最亲,他们都是我的亲人,我还真有点担心,你们不觉得这里的老板太过于儿戏了吗?虽然现在秀兰姐做得很出色,但是当初呢?换了谁,都不会把偌大一个农庄轻易交给别人打理,而且不管从哪个角度来讲,秀兰姐毕竟还是缺乏经验的。”

    邵雪卿连连点头,“其实我刚才就想私底下问问她的,哪知这一通酒喝得嗨了就给忘了,你这么一提,我更是觉得这个老板需要关注,保不齐他还会动了别的心思,秀兰姐又长得这么漂亮……”

    “这、这事交、交给我,”孙倩酒量虽好,但是喝得忒猛,此时舌头都不听使唤了,“要摸什么底细,我最在行了,给我三天时间,我就给他查个底儿掉。”

    钟扬又叮嘱道,“我知道你的手段,不过别太草率,千万不要让秀兰姐知道。”

    孙倩大大咧咧地当胸给了钟扬一拳,“我现在是有点多了,明儿一早就清醒得很,你就放心吧。”

    居力不贪杯,杨崎却从不喝酒,但是打开话匣子之后都聊得很尽兴。

    众人说笑着,却怎么也没见齐峰回来,钟扬看了看时间差不多有十来分钟了,不禁笑道,“齐大哥怕是喝高了,要不谁去看看?”

    杨崎稳重,赶紧站起刚一开门,却听得院落外间似乎起了争吵。

    钟扬和居力都站了起来,对开心道,“杨师兄留下,我们出去看看,你们都别跟来。”

    到了院外,只见三五个青皮正围着齐峰,齐峰身后赫然是马婧,四周还聚了不少看热闹的。

    对方已经有人抄起了家伙,齐峰却一脸不屑,双手撑开护住马婧。

    “怎么回事?”钟扬沉着脸走到齐峰身边。

    齐峰笑着扬了扬拳头,“我回来正好碰见这几个不长眼的,对马经理动手动脚,看不过去就只好用这个说话了。”

    对方其中有一人脸上肿了老大一块,显然是齐峰的杰作,那人见齐峰来了帮手更加嚣张,登时恼得心头火气,从身边同伴手里一把拿过一根铁管,照着齐峰的面门就砸。

    齐峰眼疾手快,仗着一身内力,抬起手臂硬接了这一下,铁管结结实实砸在他胳膊上,发出沉闷的声响,可是齐峰竟连哼都没哼一声,那人只觉得虎口剧痛,拿捏不住钢管,当啷落地,低头一看自己的手,却是鲜血直流。

    齐峰这一手将几个青皮都震慑住了,全场为之一静,望向齐峰的眼神中都有了惊惧之色。

    “向马经理道歉!”齐峰指着几人冷喝道,“马经理是我的同乡,也是我的朋友,你们竟敢对她不敬,我就让你们都横着出去!”

    钟扬悄悄问马婧,“到底怎么回事?”

    马婧一脸茫然,“这几个也算是熟客,隔三差五就会来这里吃饭,平日也不见有什么过分的地方,可不知道今天是为什么,我刚才跟你们喝了几杯酒,也就逗留了半个小时,他们便说我不懂规矩,硬说是等了大半天我都不来敬酒,说我故意端架子。我辩解了几句,谁知他们就对我推搡起来,正巧齐总路过那个包间,就闹将起来。”

    钟扬暗中观察对面几人以及围观的人群,没有什么特殊的发现,便上前打起了圆场,“各位朋友,大家来这里吃饭都图个高兴,我看也没什么大不了的事情,不如就这么散了吧。”

    这个台阶给得很及时,几个青皮都心生退意,忙不迭往外走。

    齐峰却道,“站住!还没有道歉!”

    马婧忙说,“齐大哥,我又没事,还是算了吧,好歹都是客人。”

    齐峰冷笑道,“不行,今儿不让他们长长记性,以后少不得还会来骚扰你。”

    “有种就报个名儿出来,哥儿几个今天认栽,”其中一个长得马脸瘦高个儿站了出来,却是指向了钟扬,他看出钟扬和齐峰是一伙儿的,齐峰不好惹,钟扬却说着软话。

    钟扬不禁又好气又好笑,把齐峰往外一推,“你惹的事,你自己解决,我回去等你,秀兰姐,我们走。”

    不料那人以为钟扬怯场,更是直接捡了块巴掌大的毛石,冲过来就往钟扬的后颈砸去,钟扬本能反应释放出了磁场,毛石连着那人的手就这么诡异地凝固在半途,马脸惊慌失措,使出吃奶的劲儿也无法把手缩回来,竟忍不住双腿一软跪在地上,拿着石头的手竟仍像是悬挂着一般。

    钟扬立即散去磁场,那人冷不防就像被抽空了全身的力量,往后一滚跌了个倒翻。

    “我叫钟扬,我在省城开了家国医馆,”钟扬寒声道,“我看你们几个没少打架生事,哪天缺胳膊断腿的,尽管可以来找我,给你们打折如何?”

    几个二愣子心里一抽,闹了半天这位爷才是狠人,开口就是断手断脚,顿时撇下倒在地上的这位,撒脚丫子跑没影了,马脸立马破口大骂。

    钟扬走近,指着马婧说道,“他们都跑了,你可得好好长记性,这位是我姐,你们以后敢再来这里找她的麻烦,我可不保证你这辈子都能手脚齐全,听清楚了吗?”

    马脸一哆嗦,连连支应。

    “赶紧走!”钟扬不耐地挥了挥手。

    围观的众人慢慢散去,对钟扬的手段大开眼界,其中不乏有心人记住了他以及国医馆的名号,钟扬无意间却为自己做了次实体广告。

    这一闹,回到包间之后,众人都意兴阑珊,稍坐一会就要离开。

    钟扬再三叮嘱马婧,有难处随时来找他,马婧心中感动。

    农庄占地很广,划出的餐饮区域只是整个农庄的一小部分,在农庄的深处还有几处别致的小院落,其中一个幽静的院落里,坐了一位中年人,就在天井当院摆上了一张棋盘,黑白子错落分明,左手拿着一本棋谱,右手抓着几枚棋子。

    还有一位年轻后生恭敬地站在一旁,几次想要开口,却不敢轻易打断那人的思路。

    中年人显然察觉到了,但是他还是继续落了几子,倏然问道,“有什么事?”

    后生忙回答,“刚才有人闹事,是几个混子。”

    中年人一皱眉,“这么点小事,你也要跟我来说?难道还用我教你怎么处理吗?你不会让马婧一个女人去处理了吧?”

    后生赶紧解释,“事情已经平息了,是另外一拨客人摆平的,似乎是马婧的朋友,其中有一个叫钟扬的,在省城开了家国医馆,我马上调查了一下,这个钟扬很不简单,在清源省与诸多势力有交集,其中包括岐山集团的蔡成章还有罗氏集团原总经理罗璇。”

    中年人“哦”了一声,没有表示什么。

    后生又说,“钟扬很邪门,当时有人在他背后偷袭,却没想到……”

    “行了,”中年人显然对此兴趣不大,“这件事我知道了,你忙你的去吧,对了,既然马婧有这么强硬的朋友,以后可以适当给她加点担子,我看酒庄那边也可以让她尝试一下。”

    “啊?”后生满腹疑问地走了。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