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至尊神医 > 第二百五十五章得信物
    张鸿明没有任何犹豫就回答道,“只要你愿意担任张家的客卿,那我们就有了重建百感轩的希望,更有了延续传承的希望,我做不做这个族长已经不重要了,而且我也将完成我的历史使命。所以,我没有理由拒绝。”

    钟扬目光犀利,如同两道利剑刺入张鸿明的心里,然而这个老人怡然不惧,迎上了钟扬的直视。钟扬心中起了波澜,他看到的是一位老人完全打开内心的坦荡,其中不夹杂半丝对权力、**的留恋,反而更多的是期待和执着。钟扬不禁疑惑,当年他与张鸿初的权力斗争到底是为了什么,而张鸿初到底又是什么样的人,什么样的立场呢?

    张鸿明的决定引起了在场所有张家人的反对,其中一位年龄仅次于他的长者迈前一步说道,“族长,您千万不能如此草率决定啊!这二十年来您对家族的贡献功绩有目共睹,如果不是您带着我们从龙山走出,我们就不会取得今天的成就,您一直为重建百感轩殚精竭虑,您已经尽力了,这位高人或许真的有能力有办法实现我族传承延续,但是要是因此剥夺您族长的权力,这就超出了我们可以承受的范围,家族需要您。”

    他说得极为真诚,足以说明张鸿明在族人中受拥戴的地位,钟扬也留意观察了其他人的反应,绝大多数人都是如此,或许还有那么一两个人稍稍有些别样的心思。钟扬暗中问至尊,“你的意思怎么样?”

    至尊对这个局面也颇感意外,斟酌着说道,“这个张鸿明不简单,他有两个方面占据了家族利益的制高点,第一他带领家族打破闭塞的旧传统,入世之后又迅速扩张,其任人唯贤的做法,破除非嫡系子弟不得进入百感轩的惯例,种种开明的变革深入人心,事实也证明了他的正确英明;第二他将重建百感轩始终贯彻在最核心的意图中,对于这样的家族,传承的延续高于一切,因此今天不管你答不答应他,他都将进一步巩固他在家族中的地位,不可取代。”

    钟扬连连点头,“原本我确实想借机试探一下,没想到这么些年来,张家被他经营成了铁板一块,连我都不由得对张鸿初产生了质疑,如果这一切都是真实的话,我宁愿张家维持这个现状,可是一想到张澜的满腔恨意,又有些为难。”

    至尊在漫长岁月中见过不少勾心斗角的权利斗争,他比钟扬看得更透彻,“抛开别的不说,唯结果论,不管是张鸿明还是张澜,你都会尝试帮助重建百感轩,对吧?既然如此,我又认为重建的过程对你的修炼必定有所启发、有所帮助,那么你没必要再纠结,不如暂时结个善缘。”

    钟扬甚是意动,对张鸿明道,“我知道你们想让我做什么,但是目前来说,我对百感轩的了解仅限于表面,而重建百感轩,时机尚未成熟,我最多能帮助你们解决供应能量源的问题,至于其内部构造,最多也只能根据实际情况看看是否能给出一些意见建议。”

    张鸿明惊喜地望着钟扬,“这么说,你答应了?”

    钟扬笑了笑,算是一种默许。

    不得不说张鸿明在这场邀请的博弈中占得了先机,同来的族人们不再关心客卿这个身份,而是转移到张鸿明是否还是族长,还是那位长者向钟扬问道,“那么,关于族长……”

    钟扬笑着目视张鸿明,“你赢了。”

    张鸿明没想到钟扬居然如此玲珑剔透,露出一丝颇有深意的笑容,从怀里拿出了一块深紫色的玄铁令牌,旋即神色一肃,双手异常恭敬地递给钟扬,与此同时,张家众人均神情严肃,目视令牌。

    钟扬深知这种传承之物的重大意义,当下不敢怠慢,同样双手接过,令牌上竟然隐隐透过一丝罡石力量的波动,不由得心中诧异,仔细端详了一番。只见令牌大约有半个手掌大小,整体造型参照了古代军令,分上中下正反六个部位,严丝合缝浑然一体,没有过多的花巧浮雕,正面两个古纂体“客卿”,背面一个“令”,显得异常端庄古朴。

    “接令即为掌管,”张鸿明目视其余众人,一齐向钟扬行礼。

    钟扬慌忙欠身鞠了一躬,将令牌小心贴身收藏,不由得问张鸿明,“族长,你难道不觉得把这么重要的身份以及信物交给我这个陌生人,有些过于草率了吗?”

    张鸿明哈哈一笑,“我们守候在这断龙坳这么多年,只有你可以如此轻松地进出自如,我怎么看怎么觉得我们占了你天大的便宜,现在我们已经是一家人了,我这颗心总算是落了地,不如现在先跟我去认认门吧?”

    钟扬笑了笑,“稍等。”

    说着,钟扬返回山坳里,在至尊的帮助下,在山坳深处找到了四块未成型的罡石,阴阳属性各两块,不论是体量还是蕴藏的能量都远胜张家人零敲碎打搜集起来的石头,转身出来交给张鸿明,“我想这个东西对你们应该有所帮助吧。”

    张鸿明的期望值原本并没有那么高,因为族谱夹页中所指蕴含能量源的石头也是语焉不详,只记载了一些鉴定的方法,之前搜集过那么多石头,能够符合鉴定标准的也只有两三块,而且都是碎石,然而钟扬手中的四块石头让张鸿明瞠目结舌。虽然还有待检验,但是他可以确定其中有百感轩的气息,而且似乎更浓郁更精纯。

    张鸿明的舌头都有些不利索了,“这、这太珍贵了,我、我都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你是怎么做到的?难道你一直就利用这些石头在修炼?”

    钟扬笑而不语,向左伊左倩藏身的地方招了招手,“你们都过来吧,见见族长。”

    左倩立刻蹦了出来,左伊则缓缓地跟着。

    “你们都算是熟人,不用我介绍了吧?”钟扬盯着张鸿明,又补充了一句,“她们现在算是我半个记名弟子,之前的事情就一笔勾销了。”

    张鸿明怔怔地望着两个小丫头,比之前都有了极大的变化,尤其是左伊,以他的眼光和经验,他甚至觉得此时左伊比左倩更有潜质,或者说以后将获得更大的成就。

    左伊乖巧地站到钟扬的侧后,左倩却上前质问张鸿明,“我本来早就想出来阻止了,但是这话现在问也不晚,我只要你给我一个明确的说法,那天我姐姐差点遭遇车祸,是不是你让人干的?”

    这话问到了最关键的点,这个疑问不解开,钟扬心里始终扎了一根刺一般,他的目光也变得不那么友善起来。

    张鸿明从看到左倩左伊姐妹的刹那,就已经有所察觉,只是钟扬的态度却令他感到稍稍意外,但他不徐不疾地回答道,“我以我全族的名义保证,此事与我无关。”

    “真的?”钟扬接过主导权,淡淡地说道,“以全族的名义,张家上下那么多族人,你也敢保证没有人从中做手脚?小伊的事情我很清楚,如果当时不是凑巧被人救下的话,没有任何回转余地,而且肇事司机就此失踪,人为的痕迹很重。这不是小事,我需要了解清楚。”

    张鸿明微微皱眉,对身边的人说道,“查,动用所有的人手去查,一定要把那个肇事司机找出来,一定要把事情的来龙去脉交代清楚!如果,其中真的有我们张家人的影子,按家法 论处。”

    钟扬已经信了七八分,揉了揉左伊的小脑袋,说道,“你放心,这件事我一定弄清楚,如果真是人为制造的,我就让他付出足够大的代价。”

    张鸿明心中一动,不禁又看了钟扬一眼。

    断龙坳绕过山坡,张家建了有十几处木屋,既有山坡阻隔又有丛林遮挡,隐蔽且幽静,只有一条溪水蜿蜒从中间穿过,潺潺水声却是为山居生活平添了不少生趣。

    打得下江山,守得住清贫。这是钟扬对亲眼所见张家人的评价,尤其是在高速发展中的现代社会,这种坚守更为难得。虽然张鸿明的部署遍布华夏各地,但是自己还是坚持待在这里,原因只有一个,那就是重建百感轩,重现家族最重要的底蕴。

    到了张鸿明的住处,钟扬要求与张鸿明进行一次单独密谈,张鸿明心思转得极快,马上安排了一处密闭的石室,这个石室与龙山祠堂中百感轩的造型设计一模一样,只是还有几处细节部位因缺乏能量源供应处于停滞状态,因此石门也是打开着的。

    钟扬满意地点头,不急于马上点评,当先一步迈入石室。

    张鸿明随后也走了进来,当钟扬再次转身面对他的时候,却变成了另外一张面孔,极其英俊的相貌勾勒出了一种刚毅,此时的笑容看起来却带着仿佛可以看穿一切的睿智,“现在我们正式认识一下吧,我叫钟扬,你应该对我不会太过陌生吧?”

    张鸿明呆了呆,随后马上苦笑着说道,“我原本就猜着是你,可是你的手段实在太过高明,你再一次颠覆了我的认知。”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