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至尊神医 > 第二百五十六章瞒天隐情
    钟扬以真面目示人,是采纳了至尊的建议,至尊的理由很简单,不管张家是谁来当家作主,都不应该成为钟扬的敌人,尤其是这样具有悠久传承丰厚底蕴的家族,更不能在建立亲密合作关系的起步阶段就人为地设置芥蒂。

    张鸿明体察到了钟扬展露诚意的一面,但也有担忧,因为他知道钟扬与张澜的关系不一般,其中还牵扯到褚瑞田。他事先让人摆放好了桌椅,却见钟扬好像没有坐下的意思,揣度着问道,“你要与我单独商议,就是为了这个?”

    钟扬摇头,“我们的合作刚起步,而且说实话,我对你们的作用也许并没有你想象的那么大,我能进入断龙坳也算是一种机缘巧合,包括刚才给你的几块石头也是如此。但是,既然你邀请我成为张家客卿,那有些事情必须挑明了比较好。你是不是后悔了?”

    张鸿明一愣,马上摆手,“我说过了,原本就猜测过你,最重要的是你有能力成为客卿,而不是你是谁,即使此时是我的夙敌有这个能力,我同样会发出邀请。在岁月流逝面前,一切恩怨是非不过是一时无谓的争端罢了。”

    “没想到你竟如此念头通达,”钟扬忍不住赞了句,又道,“夙敌?你是说张鸿初?”

    张鸿明哈哈大笑,“早知道你会有此一问,他哪有这个资格成为我的夙敌?不过是手下败将而已,他的女儿倒是个人物,只是可惜她毕竟眼界格局还是小了,哪怕她跟着褚瑞田也不见得有多大长进。”

    他的话带着矛盾,钟扬听得不甚了了。

    他又补充道,“事情已经过去很多年了,我猜你也了解过一些,我这个人习惯于唯结果论,我们就从张家的变化来印证是非曲折如何?”

    又是唯结果论,钟扬不禁对他刮目相看。

    “当时百感轩的效用大不如前,种种迹象表明它的消亡只是时间问题,分歧就此产生,”张鸿明起了个因由,双目微阖,有回忆也有感慨,“张鸿初因循守旧,他从不考虑如何想方设法来扭转这个局面,而是不断提高准入门槛从而降低使用次数,以期在他担任族长的期限内还能继续维系着这个传承的延续。”

    钟扬明白了,接口道,“这是你的一面之词,或许他有其它原因。”

    张鸿明无意就此争辩,“也许吧,但是事实证明他的态度是消极的,尤其是他限制百感轩就损害了大多数族人的权益,因此他遭到反对是在情理之中,而张澜以女儿之身进入祠堂继而进入百感轩是一个偶然吗?”

    对那段往事,钟扬只是偶尔听张澜提到过,但是此时从张鸿明的口中说出,却又是别样滋味,“我听说你的领导手段风格很开明,而且你掌管祠堂,以你对张澜的欣赏,故意放水完全不是难事,甚至你有意指引她,那样就可以将张鸿初逼到悬崖边。”

    张鸿明不否认,却道,“我想说,这些年来张家的发展极为迅猛,而且我们不遗余力地寻找重建百感轩的方法途径,这是他张鸿初做不到的。龙山的百感轩已经彻底崩溃,我不会担心在我百年之后仍然无法重建,哪怕因此在族谱上记下了历史上最耻辱的一笔,我也问心无愧。”

    钟扬有一种直觉,当年这段恩怨恐怕还没这么单纯,他转换了话题,“说说看吧,你们想对罗氏采取什么样的手段,你们的真实目的是什么?我希望我们彼此之间能更坦诚一些。”

    “利益,”张鸿明直言不讳,“罗家的产业中,有我们急需的资源,对于重建百感轩至关重要。”

    “是矿产?”钟扬不禁好奇,他是百感轩消亡唯一的亲历者,他没有察觉到其中蕴含有什么特殊珍稀的材料,“如果真的是这样的话,完全可以通过交易的渠道啊。”

    张鸿明面露愠怒,“这种材料非常稀少,而且是一种衍生物,目前发现只有罗家的一处矿产中存在,但是这么多年以来,我们付出了高昂的代价,要求罗家加快开采的力度,以达到我们的需求,可结果呢?”

    钟扬心中苦笑不已,只怕罗家人万万没有想到,根源竟是因此而起。他问道,“或许是因为这种矿产过于稀缺了吧,不过我觉得罗家保护资源适度开发的做法,没什么争议,总不能因为你一家的需求而破坏了这条原则吧?”

    “你错了,这只是表象,”张鸿明冷然道,“所有人都被罗家的表象迷惑住了,可笑现在政府还为他们标榜!我就告诉你这么一个事实,罗家用最卑劣的手段拿到资源之后,一直就在窃取大量的稀缺资源,这一点你不用怀疑,我有掌握了一部分的事实证据,时机成熟之后自然就会公之于众。”

    此话如同重磅炸弹一般,在钟扬的心里炸开了锅,他万万没想到罗家这一招瞒天过海用得这么深,很显然,张鸿明所言非虚,但是他为什么还要继续寻找原矿业公司的旧人求证呢?

    钟扬紧皱眉头,问道,“你让我震惊了,能说得更具体一些吗?”

    “令人震惊的是罗家!”张鸿明示意钟扬坐下,从包里拿出了一份草图,摊在桌子上,指着说道,“这就是罗家玩的把戏。”

    钟扬默默坐下,只见草图上标注着几处矿产,并附了说明,钟扬越看越是心惊,“原来竟是这样!”

    张鸿明告诉他,罗家在接管矿产之后,先是对整体资源进行详细的摸排,由于清源省境内矿产资源的储量极其丰富,绝大多数矿脉是多种矿产交织融合的,罗家就是利用这个特点,在分析矿脉含量的时候,有针对性地故意降低某些价值高昂的有色金属以及矿物质的储量,然后偷偷进行开采,采取核心区开采之后遗留的真空,用边缘含量低的矿石填埋补充的办法,而这种开采的保密程度极高,负责开采的矿工则受到严密监控,最令人无法接受的是,早期由于缺乏加工技术,直接将大量的原矿石出售!

    钟扬狠狠地一拍桌子,没有谁比他更清楚向南天保护矿产资源的根本原因,而钟扬不难猜出,当年罗氏集团成立背后,少不了有向南天的影子,但是一旦张鸿明的论述得到证实,那么向南天将背负一定的责任,这个责任足以令他失去“国士”的资格!

    钟扬顿时感受到了问题的严重,一脸严肃地问张鸿明,“鸿明族长,此事关系重大,如果你信得过我的话,我想看看你都拿到了什么样的证据,光凭这份草图,显然还缺乏说服力。而且,既然你有这样的证据,早就该拿出来了,为什么还要等?”

    张鸿明连连摇头,解释道,“我也只是在近期才摸到了一些线索,你应该知道罗家现在急于出售矿产以求自保的事吧?我联合了梁家,分几个公司与之商谈价格,我们为此做了大量详细的工作,特别是对于我们有重要价值的那处矿产那是志在必得,由于我们一直盯着那种衍生物,所以谈判核心就围绕这个展开。罗家自从罗启松父女退出之后就失去了主心骨,其内部不和谐的声音颇多,在谈判中经常会出现疏漏,我发现他们拿出自家矿产的分析报告,大多数都有两个版本,两者存在很大的差距出入,他们自己人都会搞混。这个情况引起了我的高度重视,所以我要求地质专家对矿产进行全面评估,结果不言而喻,我需要的衍生物含量比我预估的少得太多了。”

    “我大致能够判断出一些,”钟扬越发觉得这种可能,又道,“说到底,现在的罗家人里只怕真正的知情者寥寥,甚至就连罗近山都未必清楚,要不然就不会轻易决定出售矿产来保存家族,一旦出售的话,那就彻底露馅了。或许……”

    “或许,背后还有别的势力介入了,而他们已经得到了他们所需要的资源,至于罗家已经失去了利用价值,这个锅自然就要罗家背下去,”张鸿明一声叹息,“当我们知道,处心积虑这么多时间来谋夺罗家的矿产,到头来最多只是拿到一个空壳,对我们家族没有太大的帮助,因此,我们就延迟了收购计划,但是梁家不知情,他们还是要求我们与他们保持同步,特别是天扬集团出现之后。”

    说到这里,张鸿明的情绪出现了明显的波动,钟扬诧异地看了他一眼。

    钟扬联想到孙倩手中资料的来源以及真实性,他觉得必须跟向南天取得联系,便于张鸿明握了握手,“感谢鸿明族长提供这么重要的线索,我马上要返回省城了,我想您承诺,重建百感轩我将竭尽全力协助!还有,张家的发展方向我无权过问,但凡利国利民之事我必定支持!”

    张鸿明正色道,“我之所以带领张家人走出龙山,本意就是希望能为国家为社会多做贡献,这一点请你放心。”

    钟扬点头,转身出来,立刻带着左伊左倩匆匆赶去与邬兰会合。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