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至尊神医 > 第二百五十八章牵制
    罡石是一种非常稀罕而奇妙的东西,就连见多识广的至尊都感觉到十分陌生,他遍搜上古的记载都找不到有价值的信息,他严重怀疑是现代社会飞速发展之后衍生的新事物,然而其力量轨迹却因循着阴阳的自然之道,而此时他也给不了钟扬太多有建设性的建议。

    钟扬在紫色罡石上收获有限,转而将重点放在了刚收获的那块本命石上,本命石也是阳属性的,但是它与普通的罡石有着明显的区别,不论是力量结构还是形成过程,瘴气作为介质贯穿始终,或许它能起到意想不到的作用。

    钟扬发现,在本命石最核心的位置有一滴极其微小的透明物,他猜测极有可能是最后来自玄骶穴的滴珠,直觉告诉他,关键点应该就在此物上。

    钟扬的玄力毫不费力地透入罡石,慢慢深入,滴珠开始绽放出淡淡的银白色光,这种光竟带有一些月华的能量波动,甚是奇妙。钟扬强行尝试用意念贯注其中,整块罡石瞬间光芒大盛,与此同时,先前的紫色罡石也有了呼应,在它的表面缓缓凝结出一个个细密的小水滴。

    “这是一种反哺,”至尊大胆地推测,喃喃自语道,“我估计现在砭石的情况与它类似,这块罡石是想要完全切断与橙色罡石的联系,或许它感觉到你现在这块本命石更有潜质……让我再试试……我感觉到砭石的气息更加强烈……就在此刻!”

    说着话,至尊借用钟扬的玄力,转瞬间黑色的砭石就出现在钟扬的面前,悬浮在半空,钟扬哈哈一笑,轻巧地将之揽在自己的手中。

    这一切,齐峰看得瞠目结舌,半晌也没回过神来。

    钟扬伸手在齐峰面前晃了晃,笑着说道,“罗近山不就是惦记我的宝贝吗?我能收回来一次,就可以收回第二次,用不了多久,他就会发现东西又没了,他肯定会来找我,我只需要用一个‘拖’字诀,罗近山必定心神不宁,他出错的概率将大大增加,到时候就看我们如何把握机会了。”

    齐峰盯着钟扬就像看见了怪物一般,愣愣地问道,“你莫非是石猴成精的?你看你捣腾的都是古怪的石头,砭石我还了解过一些,可是这两块又是什么来历?我怎么觉得我的内息不自觉地会受到牵引,难道可以辅助修炼的?这可是好宝贝,你可不能藏拙……”

    钟扬自然不会小觑齐峰这样的人物,忙解释道,“这些石头是有名头的,叫罡石,内蕴能量很丰富,确实可以用来修炼,但是到目前为止,我也不知道该如何入手,尤其是你和居力现在的基础还相对薄弱,直接驾驭吸收的机会很渺茫,不过我会好好研究出一个理想的方法,到时候自然会与你们分享。”

    齐峰爽朗笑道,“我跟居力一见如故,他都只能算你半个弟子,好歹也得算我半个,要不四分之一也行,我对医术实在没有天赋……你能有这么精深的修为,不会都靠这些石头的吧?”

    钟扬微微皱眉,肃然道,“不管你信还是不信,我发现这种罡石的时间勉强一个多月,修炼一途,只能依靠自身,心性修为至少,内息修为其中,外物辅助其外,如果你觉得因为发现了罡石就可以让自己突飞猛进,一旦有了这种想法,心性已经落了下乘。”

    齐峰心头暗自一凛,找了个由头离开了。

    钟扬双手婆娑着阔别多日的砭石,心头有了别样的情绪,他觉得砭石内核的归宿应该属于自己的这块本命石,他马上告诉至尊自己的想法,又问,“我想把这对罡石,用在张鸿明新建的百感轩里,你觉得怎么样?”

    至尊的反应很快,这对罡石之间的联系日益减弱,一旦彻底断裂,那么想要再合成磁场的概率几乎就不存在了,这是最关键的,而且目前只有百感轩这个人为构造的磁场可以容纳,暂时别无他法。至尊心痛不已,但他还是同意了,“原本以我的判断,拆散的一对匹配的罡石,其间的联系是不会出现断裂的,然而意外就这么发生了,先是罗近山这个老混蛋胡搞一通,再者你的本命石企图‘横刀夺爱’,我估计这对‘元配’日子不长久了,如果不想办法,估计最多还有半年时间。”

    钟扬见至尊说得风趣,不禁莞尔,“你同意了就好,半年时间足够了,等罗家这摊子收拾完,我们就可以开工了。你放心,我不会白白贡献这份核心资源的,而且你我都清楚,龙山那个百感轩里的材料根本达不到罡石的等级,甚至比那颗隐没的半成型罡石都差了好几个档次,说起来,还真是期待人为构建磁场到底能带来什么样的收获。”

    第二天一大早,罗近山就带人打上门来,就在国医馆大门口破口骂街,闹得沸沸扬扬。

    钟扬早就做了安排,杨崎负责维护秩序,邵雪卿负责与之周旋,其他医生各就各位,浑然就当没发生这档子事情,完全把罗近山当成了空气。

    罗近山咆哮嘶吼无非就是说钟扬鸡鸣狗盗云云,可是对这么多前来问诊就医的人来说,根本无关痛痒,他们只知道,国医馆能医病,能医好病,钟扬是个顶尖的好医生,那就已经足够了。

    罗近山就像是一个唱戏的疯子,渐渐地他察觉到往来的人看他的眼神中带着怪异,就连随行来的几个晚辈都对自己若即若离,心中恼怒却也无趣,只得收起武行,改换了斯文,派了个年轻人向邵雪卿通报要见钟扬。

    邵雪卿好整以暇地看了半天戏,此时不无讽刺地问道,“哟,这就闹完了?还是闹累了?我们钟医生可是大忙人,你要见他,预约了没有啊?如果没有预约,那就去挂个号排个队吧,就在大厅左侧。”

    那人一怔,陪着笑脸说道,“我们家老爷子来找钟医生,不是来看病的,您是知道的,用不着挂号……”

    邵雪卿心中暗乐,心道这个罗家后生倒也是个妙人儿,想必早就对罗近山的行径不满,此时倒懂得借机揶揄老家伙一把。邵雪卿一本正经地说道,“你看看你们家这位老爷子,满嘴胡话,前言不搭后语,这架势怎么就不是个病了?是病,就不能放弃治疗,虽然咱开的是国医,但也讲究个心肝脾肺肾的调理,这心火旺盛不是啥好事,你说对吧?”

    那人差点笑出声来,却装出一副苦相,转视罗近山。

    罗近山上前大声叫嚷,“钟扬!你给我滚出来!把我的宝贝还给我!”

    此时杨崎见医馆秩序无碍,也晃悠了过来,笑眯眯地向罗近山微微欠身算是打过招呼,“这位老先生,钟医生真的不在,昨天下午就去了东山县,就是长宜的东山,那边有一个急诊病人情况很不妙,救人如救火,我也不知道现在情况怎么样了。您来找钟医生,想必也是十万火急的大事,要不这样,挂号预约什么的就免了,您给留张纸条,等钟医生回来,我马上让他联系您,您看怎么样?”

    上一次钟扬收回砭石之后的态度是直言坦承,但是这一次他干脆来了个避而不见,罗近山的兴师问罪就像一拳打到了棉絮上,而邵雪卿和杨崎一硬一软配合极为默契,更是让老家伙萌生了无从入手的感觉。

    闹是闹不下去了,罗近山恨恨道,“东山来回一趟也就一天工夫,今天见不到钟扬,我明天还会来,我倒不信了,他有胆子做没胆子认!我罗近山耗得起,有本事这辈子都不敢见我!我们走!”

    一行人灰头土脸而去,那个后生临走前居然还冲邵雪卿一笑。

    杨崎和邵雪卿回报钟扬,再次请示。

    钟扬一笑置之,“明天去趟中南,索性去见见王馨宁,清源省都热闹这么久了,王家那边一点声息都没有,好歹我还帮她挡了婚,还赔了几件礼物,我总觉得该让他们也出把力了……这边就由你们看着,我要罗近山每天都来国医馆报到,随你们怎么应付,哪天他不来了,我就回来,你们放出风声就可以。”

    邵雪卿笑骂道,“向老爷子让齐峰大哥和你商量怎么盯着这个老混账,没想到你这么坏,想出这么个损招来折腾他,我以后对你要留着点心,这男人学坏了太可怕。”

    杨崎却也笑着维护道,“这里头的因果大家都清楚,你还别说,我总觉得这老家伙绝对不是表现的那样白痴,他绝对有演戏的天分,但不单就是演给我们看的,事情挺复杂,我也不好乱说。”

    钟扬连连点头,却没有顺着杨崎的话,“我想折腾他吗?谁让他盯着我的砭石不放手了呢?这就是他的命,我从来不知道砭石有这么大的魅力,以后还真得看紧了点。”

    又闲聊了几句,钟扬先与王馨宁通了电话,然后带着开心一起赶赴下坝口。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