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四爷的心尖宠妃 > 第20章 又渣了
    武格格穿着桃红色的棉袍子,外头是米白色的斗篷。一字头上,倒是用点翠的首饰。

    尹格格也是桃红,不过两人绣花大不一样。外头披着的斗篷是嫩绿的。用的首饰是鎏金。

    叶枣起身行礼:“尹格格吉祥,武格格吉祥。”

    尹格格刚想说起来吧,就见武格格笑盈盈的:“叶mèi mèi这一身衣裳倒是好看,只是这首饰素净了些。”

    这就是难为人的意思喽?

    叶枣撇嘴,直接就站起来了:“多谢武格格夸赞,奴才自然是不如您的,您可是用的点翠呢。”

    见她站起来了,武格格有些不悦,不过,一个格格要是罚了侍妾,那吃亏的课不是侍妾。

    一个格格,半主半奴的身份,要是敢罚了一个侍妾,那是情况,不知分寸。

    何况,武格格还没伺候过四爷呢,她怎么也不敢这么张狂。

    只是,叶枣抢了她第一夜,怎么也看不顺眼罢了。

    哼了一声,不理叶枣,径自坐下了。

    尹格格倒是对叶枣笑了笑,也去坐下了。

    叶枣无所谓,一个没得宠还这么大脾气不知道掩藏心事的格格,不算什么问题。

    等她哪天开了挂,成了侧福晋,再操心不迟。

    不过,就这个性子,成了侧福晋也能叫李侧福晋玩死

    不多时,就是宋格格和张姑娘来了,倒是常氏今儿晚了一步,也前后脚。

    叶枣见礼之后,各自落座。

    宋格格主持:“今儿是过节,咱们也好好的乐一乐,我之前听膳房的说,有酒呢,都喝几杯。”

    宋格格心里,很是不舒服。

    一样的人,她还比李氏进府早呢,李氏能进宫去过节,她就得跟格格和侍妾们一起过节。

    就算是,众人都承认她不一样又如何?

    还不是个奴才

    尹格格倒是没想那么多,她觉得自己不得宠,是自己不好,无怪无怨。所以,看得开,也就不难过。颇有些今朝有酒今朝醉的意思呢。

    武格格心里也不平,进府这些日子,就没见过四爷,能高兴才有鬼。

    这一来,众人竟然都想喝酒,一来而去的,就连宋氏都有些多了。

    叶枣一杯都没喝,原身是个一杯倒,哪里敢喝?

    武格格倒是说了几句怪话,但是叶枣不接茬,也就过去了。

    回去的时候,已经是月上中天了。

    今儿天气冷,但是晴天。十三的月亮已经圆了,叶枣抬头:“真美呢。”

    “可不是么,不过冷呀,姑娘想看,咱们回去也能看,至少抱着手炉不是”阿圆笑道。

    叶枣点点头,就与阿圆一起往回走。

    走着,阿圆道:“这武格格对姑娘可是有意见,回回都这样。”

    “且,只能说太沉不住气了,老太太吃柿子,尽捡软的捏。李侧福晋还得宠呢,她怎么不去挤兑人家?欺软怕硬的东西。”

    叶枣想了想,心说,着要是换个阿哥,侍妾得做一辈子啊

    还好是四爷,总有出头之日的不是?

    叶枣回了自己的阁子,也就不想看月亮了,毕竟太冷了。

    洗漱过之后,就爬上了床,阿玲在家里,将床榻温的暖暖的,正好睡觉,几乎是爬上去,叶枣就闭眼,很快就睡着了。

    许久之后,前院有了动静。

    四爷带着嫡福晋和侧福晋回来了。

    安排好了福晋回了后院,李氏也带着两个孩子回了自己的院子。

    四爷今儿喝多了。

    撑着身子看着福晋她们走了,就有些撑不住了。

    这头,苏培盛也累极了,苏万福忙不迭的上前支应着。

    又给李安康使眼色。

    李安康笑了笑,心里都有数了。

    不多时,就见玉宁和玉和来伺候。前院人都知道,今儿该近身伺候的,是玉屑和玉和。

    玉宁这是又把玉屑挤开了。

    玉和速来和玉屑好,心里也是不高兴的。

    这会子,李安康拦住她笑道:“姑娘等会进去,主子爷喝多了,先去泡杯茶。”

    玉和愣了一下,看了一眼迫不及待进去的玉宁,心里就是一个咯噔。

    然后,面不改色的笑:“你说的是,我这就去。”

    反正,里头有玉宁不是她那么着急。

    玉宁进了里头,就见四爷斜躺在软榻上,不太舒服的样子。

    她忙不迭的过去伺候:“爷您难受么?奴才给您更衣,要不要沐浴?”语气是说不出的关怀和担忧。

    四爷迷迷糊糊,不想沐浴:“就寝。”

    解酒汤灌下去都不成,大阿哥太能喝了。

    玉宁就哎了一声,扶着四爷上榻去。

    四爷没力气,只好将重量压给玉宁。

    上了塌,玉宁给四爷解了外头的以上之后,忽然就觉得喉头发紧。

    她情不自禁的看四爷的身体,结实又挺拔。四爷闭着眼,俊美的容颜没有白日里那中冷漠,看着就觉得可亲

    玉宁的身体,忽然就涌出春潮。

    她以为只是年纪大了懂了人事。毕竟,她已经二十岁了。

    但是,她全然不知,这是苏万福给她水里下了一点点chūn yào的结果。

    这么多年来,她都没有爬床,总要给她一点点机会不是?

    四爷醉了,她自己又控制不住自己,这不是最好的机会?

    玉宁到底还是个黄花闺女,一点点药,就能叫她失控,伸手摸上四爷的胸膛。

    四爷皱眉,将她的手拉住,也没说话。

    玉宁却觉得,被四爷拉住的手滚烫无比,再不能忍。

    投进四爷怀里的时候,只觉得自己浑身都舒服了。

    起先四爷没心思,喝太多酒的男人,只想睡觉而已。

    但是,玉宁虽然没有伺候过四爷,但是自己想过很多次,以前李氏伺候的时候,她甚至偷听过。

    所以,撩拨起四爷来,很是有些得心应手的意思。

    四爷脑子不太清醒,但是也会避开。

    半推半就间,玉宁就从女孩子,成了女人。

    结束之后,四爷清醒了些,看着一脸朝红的玉宁,先是愣,接着,就是一个很有些歧视意味的想法。

    第一次就能如此嗨这女人太放荡了。

    “滚下去。”所以,舒服了的四爷又渣了。

    玉宁忙下了榻,跪在一边:“奴才该死。”

    然而,四爷已经睡着了嗯,本来就喝多了,又累了一回,自然就睡着了。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