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哟,姑娘这是一时还没看清身份不是?侧福晋教导你规矩,你得感激不尽。”赵富贵笑道。

    过去他去前院办事,这玉宁没少难为他。

    “奴才感激不尽。”玉宁死死的攥住手。

    “那就跪吧,留个人看着,等时间够了,就叫许姑娘起来,不许难为啊。”说着,李侧福晋就转身:“都回吧。”

    她带头,众人呼啦啦的跟着,各自走了。

    叶枣走在最后,意味深长的看了一眼跪着的玉宁。

    心说,这李侧福晋罚人就一个本事啊,跪着

    嗯。很好,她们两个有仇,真是太好了呢。

    回了自己的地方,叶枣心情很好的吃了两碟子点心:“今儿这个锅巴真好吃。”

    “膳房也知道姑娘口味了,两碟子甜的就会配两碟子咸的。”阿玲失笑。

    “我太瘦了,多少吃胖一点好。”叶枣捏捏自己的腰,瘦的没肉。

    “这可是真的,还是吃胖一点好。”侍妾身份太低,病了都不一定有机会请太医。

    还是自己吃的壮实些好。

    要是听到了阿玲的心里话,叶枣会崩溃的,好在她不知道。

    正院里,四爷正和福晋说话:“过年的时候,李氏身子重了,不必进宫去了。”

    “应该的,她这回不去也不碍事,不过李氏规矩。”福晋笑了笑。

    四爷没说话,心说李氏规矩的话,就没人规矩了。

    果然不多时,就见苏培盛进来将李氏罚跪了许氏的话说了。

    四爷眉头一挑:“由他去!没规矩就该罚。”

    许氏不是个好的,李氏也不省心!

    四爷如今,对李氏也是越发没耐心了。

    “臣妾原来还说,这许氏,到底是前院出来的,好歹摆上一桌如今看,竟是不必了。”福晋摇头:“才伺候过爷,就跟李侧福晋对上,未免心大。”

    “嗯,她不是个好的,以后也不必伺候爷。”四爷听着这话舒心,不喜欢就是不喜欢。

    福晋就笑着不说这个了,于他说宫里头:“今儿娘娘夸了弘昐,那孩子也是真聪明,那么点大,就知道孝道了。”

    “嗯,弘昐是个好的,这府里,孩子少了些。”四爷又不高兴了。

    福晋尴尬了一下:“是臣妾不好。”

    府里孩子少,就是做嫡妻的不好这是规矩。

    “罢了,不怪你,睡觉吧。”四爷没心情聊天了。

    四爷队福晋,是没什么感情的,但是好歹有尊重。

    所以,虽然什么都没做,也还是在这里就寝了。

    乌拉那拉氏看着四爷的睡颜,心里百味陈杂。

    其实她未必就不能再生一个孩子了。

    可是四爷呢初一十五来,却很少于她做那个事。

    她不得四爷喜欢,她自己心里知道。

    可怜弘晖出身就身子孱弱,早早的去了,不然,何至于她这么难为呢?

    如今,她二十几岁,就失宠于四爷,再没有个孩子,以后的日子怎么过?

    无声的叹息,只求后院里,能有侍妾生子,她抱来吧。

    四爷睡的很好,福晋一夜未眠。

    早上,四爷神清气爽的走了。也不在正院里用膳。

    接着,就是十来天,四爷没近后院。

    年底了,朝中事忙,四爷跟着太子爷,也是没日没夜的忙活。

    好不容易忙的差不多回来,也没心情进后院。在前院里好生歇息了两日。

    还是李侧福晋去请,说是二阿哥想念阿玛了,这才将四爷请过去。

    不过,四爷还是没留宿,只是在李侧福晋那边吃了饭,就又回了前院了。

    再进后院的时候,竟往武格格和尹格格的小院子里去了。

    武格格心里是说不出的欢喜,急急忙忙的出来迎接。

    却见四爷略过她,直接往尹格格那边去了。

    “给主子爷请安,主子爷吉祥。”尹格格跪下道。

    四爷恩了一声,也不扶着径自进屋了。尹格格忙起身伺候着。

    武格格如今,是又丢人又难过,回去之后,就没敢再出来。

    有尹格格挡在前面,叶枣再侍寝的时候,就没有那么打眼了。

    前院里,四爷坐在桌前:“过来。”

    叶枣就走过去:“给爷请安。”

    四爷嗯了一声:“坐下吧。”

    叶枣就甜甜一笑:“多谢爷。”

    这是要请她吃饭的意思么?很好。

    忙碌了这么些时候,四爷乍然间见着了叶枣,觉得挺亲切的。她声音带着甜味儿,叫四爷觉得心情无端的就好了。

    四爷手边,有个酒壶。

    四爷拎起来,倒了一杯。想了想,递给了叶枣:“给你吧。”

    叶枣忙道:“奴才不会喝酒的。”

    四爷就板着脸。

    叶枣不敢说话,忙接了过去。

    四爷倒也不是难为她,就是觉得,再不会喝酒,一小杯还是没事的,这也不是烈酒。

    所以四爷完全没想到什么叫一杯倒咳咳。

    叶枣还是赶着吃了几口菜的,在她完全不能控制之前

    然后,就不对劲了。

    叶枣醉之前,脑子里死死的记住一件事,那就是对面是四爷,可以放肆,但是不能说真话。

    四爷就见,叶枣也不吃了,撑着头看他,看一眼,就笑一下。

    虽然笑起来很好看,但是四爷觉得瘆的慌。

    四爷就板着脸:“喝多了?”

    叶枣也不说话,就还是笑,一个劲儿的笑。

    四爷皱眉,一时间不知怎么办了。

    苏培盛见状忙道:“瞧着是醉了,不如奴才叫人送回去?”

    四爷看了看叶枣:“罢了,留下吧,撤了这些。”

    四爷摆手。

    苏培盛忙应了,叫人进来收拾了。

    叶枣就被扶着坐在了软榻上,她和乖,人家扶着就跟着走,还抬头,对玉和笑。

    玉和失笑,心说这小姑娘,难怪四爷宠着,是蛮可爱的。

    等收拾好了,四爷一挥手,叫人都出去。

    “过来。”四爷坐在椅子上对叶枣道。

    叶枣就茫然的看,看了半天,才看见四爷,就咧开嘴,又笑了。

    四爷也没绷住,跟着笑了,声音柔和了些:“过来。”

    叶枣就站起来,她真不是不走直线,只是脚下无力,差点跪在那。

    还是四爷伸手,将她接住,顺便,也是第一次,叶枣坐在四爷怀里。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