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四爷的心尖宠妃 > 第45章 怎样更安全
    四爷叫她问的好笑了:“这是到底梦见什么了?嗯?还敢怀疑爷?”

    “我奴才”叶枣总算是冷静了下来,眼下的一关要过了,梦魇是么?很好,谁出的主意?真是太好了!

    “奴才梦见有人装爷,跟奴才说是爷。可是那不是,爷不是那样的。奴才说不是,那个东西就就要掐死奴才,奴才挣扎不过”

    说着,叶枣一脸惊恐。

    她本就脸色苍白,稍微有个表情就很生动了。

    四爷拍她的肩膀:“好了好了,别想了,一个梦罢了。”

    不过,这倒是也解释了她的指甲,这是梦里挣扎的。

    四爷拿起她的左手:“疼么?”

    叶枣这才看见自己左手的指甲有三个断了,两个流血了。后知后觉的道:“疼。”

    “知道为何不给你叫太医吧?”四爷问。

    叶枣愣了一下:“奴才知道,多谢主子爷,奴才没有事的。”

    这时候要是叫太医,李氏非得恨死她不可。

    叶枣这时候,怀疑所有,也顾不得这是四爷了。

    死死的抱着他的腰:“爷不要走。”

    不是依恋四爷,而是脑子里,心里又空又恐惧,所以眼前有人才好。

    四爷倒是没有不耐烦,拍着她的后背:“先给手上药,爷陪你用晚膳,不着急走。”

    本来,今日是想着叫她侍寝的。

    不过,眼下为她也不适合了。

    今儿留在这里,李氏能吃了她。

    何况,她这样了,也不能侍寝,自己好好歇着是要紧。

    阿圆哪来了药酒,给叶枣擦洗指甲,擦好了又剪掉断了的。

    然后包扎好,叶枣始终没吭气,疼的时候,咬着嘴唇,却一声不发。

    四爷倒是看着有些心疼了,十指连心,她这十根指头,水葱似得,从未受过苦,如今岂有不疼的?

    过了一会,苏培盛拿来了玉佩,想着也是讨巧了么,当时四爷哄着小美人了不是?

    那几幅画,也拿来了。

    四爷将玉佩递给了叶枣:“改日给你更好的。”

    “多谢爷,这个就好极了呢。奴才喜欢,谢谢爷。”叶枣笑着,将玉佩贴在前胸,一副喜欢的不得了的样子。

    对比之前嫌弃那个小周后的玉佩,如今这动作,四爷岂有不喜欢的?

    揉揉她的脸:“喜欢就好。”

    等送走了四爷,夜已经黑透了。

    叶枣叫阿圆和阿玲去睡,然后躺在榻上,把玩着一个玉佩。

    这里是清朝四爷也是四爷。

    可是,未来的事,谁也不知道,四爷可以登基么?

    如果可以,就不必多言,迟早都有机会的。

    如果不能呢?不能的话,这一辈子怎么活?

    想过死,但是,终究那不是叶枣的性子。在艰难,也有机会的。

    做侍妾,能做到什么地步呢?

    叶枣把玩着玉佩上的流苏。猛然间想起一个人。

    李四儿。

    隆科多那有名的侍妾!

    她松了手,缓缓地长出一口气。

    她不毒辣,不会戕害主母,她只想好好的活着,如果注定只是侍妾的话,那就不生孩子了。

    在自己还年轻,有机会的时候,好好的过日子,得宠。

    以后,就算是失宠了,不缺银子,不缺好东西,日子也好过。

    何况,四爷未必就不能登基了不是?

    假如,这里一切都不一样的话,四爷登基的几率也许更高,也许还会提前呢!

    想通了这一切,她终于安心闭眼。

    叶枣,没有什么过不去,没有什么不可以。活着,就是机会!

    次日一早,叶枣起来的时候,就神清气爽了。

    其实,没有什么想不开的,按照原先的计划,四爷登基那是很久以后的事了。

    凭着热血,叶枣也不一定能到那时候不是?所以,眼下也没差了。

    “姑娘,您好了?先用膳,今儿膳房特地给姑娘备下几样粥呢。”阿圆见叶枣好了,惊喜道。

    昨儿四爷来这里,瞒得住别处,可没瞒住膳房。

    得,这位病了,四爷还陪着用膳来着,倒是李侧福晋那,看了看就走了!

    这还有什么二话?四爷眼下对这位看重,膳房就得抬举不是?

    病了?病了好说啊!您要进补,咱们鸡汤,鱼汤,鸭子汤!你要清淡,好说,咱们各色粥品,配小菜,您说话!

    您不说也成,我们看着给!这顿粥,不喜欢,下顿换汤么!

    叶枣嗯了一声,与阿圆和阿玲一起用膳。

    两个丫头见她好了,都是忙着伺候,自己倒是没吃几口了。

    “李侧福晋好些了?孩子没事吧?”昨儿就没知道结果,自己就晕了,后来忘了这事了。

    “没事了,太医看过了,这回是见了红的,不过好在月份大了,没大碍。”阿玲道。

    “以后避着走,只怕要是再来一回,这孩子就保不住了,我们可承受不起。”叶枣道。

    “是啊,有道理呢。以后尽量躲远一点吧。”阿圆点头。

    叶枣心说,这也是好事,李氏养着孩子呢,一两个月没空出来了吧?

    “许氏如何?”叶枣也有些日子没见着玉宁了。

    “她好着呢,不大出来,说是胎像稳固,能吃能喝呢。”阿玲小声道:“府里有嬷嬷说,是个阿哥。”

    “那是好事啊,有福。”叶枣笑了笑。

    眼神一闪,儿子好啊,是儿子,那是给福晋生的啊。

    不过,李侧福晋这一胎,听闻也是儿子

    那可好玩了。

    李侧福晋会眼睁睁的看着一个未来的嫡子凌驾于她的孩子头上么?

    斗起来!她们斗,她就安全了不是?

    “不管是李侧福晋那,还是许氏那,我们都小心避开。眼看着要开春了,我们住在花园边上,只要她们来了,都想法子避开。”孕妇可是惹不起的。

    “是,奴才只求今年进府的格格厉害吧。”阿圆也是聪明的。自然知道,旁人越是斗,姑娘越是安全的道理了。

    “不知今年,进府的是什么样子的呢。”叶枣也憧憬起来了。

    显然,四爷如今对李侧福晋也兴趣不太大了。其余人更是失宠。

    这时候,能进来个得宠的格格,对叶枣来说,百利无一害!

    叶枣有自信,短时间内,不会失宠,那么,有人进来分一分,就会叫她安全多了不是?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