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正院里,灯火辉煌。

    不过,今儿的晚宴,是摆在了花园里的,毕竟要唱戏么。

    戏台子是临时搭建的,昨儿就建好了。

    戏子是京城有名的戏班子里选来的,叶枣到了的时候,大多数人都没到呢。

    她住得近,先到本就应该,又因为身份低,不好晚来。

    自然不是白天的装扮了,穿了一身寻常的粉色旗装,因为夜里了,所以披了一件半新不旧的斗篷。

    一字头上,用的是素银的钗环,不过做工精致,远不是当初戴的那些了。

    用叶枣的话说,那就是简单而精致,低调着呢。

    不多时,众人就都来了。

    常氏今儿是跟着李侧福晋来的,之间李侧福晋走在前头,她就跟丫头似得伺候着。

    “给侧福晋请安,侧福晋吉祥。”众人忙福身道。

    李氏嗯了一声,挥手示意就是叫起了。

    倒是没多为难。

    叶枣都诧异了一下。

    不过,转眼就见李氏盯着云格格:“哟,云格格这一身打扮的真是鲜亮呢,这衣裳上的花纹,倒是好看。首饰也不错,只是你一个格格,打扮的这样,也算是没规矩了,回去换了吧。”

    云格格本身长得好看,今儿也确实认真打扮了。

    只是也不算错了规矩。

    可是,侧福晋说错了,她如今哪里敢说不是错了?毕竟没有上一次的机会叫福晋看着了不是?

    不过,胆子大到敢构陷一个侧福晋的人,内心自然也是强大的,这时候,一点都没有委屈的福身:“是,奴才这就去换了。”

    说着,就带着丫头回去了。

    李氏哼了一声,显然对她面色丝毫不惊慌不高兴了。

    只是,机会多的是,今儿才开始,云格格少不得要受罪的,李氏也不急了。

    云氏刚走,就见福晋来了。

    福晋自然知道了刚才的事,只是一句也没问,也没管云格格为何不在的话。

    只是笑着叫众人坐,只等四爷来了,就可以开席并且开戏了。

    云格格到底还是赶在了四爷之前来了。

    虽然这时候偶遇是个机会,可是她却不敢了。

    她换了一身桃红色半新不旧的旗装,一字头上,换了简单的鎏金首饰,就那么几件,这一回,可算是朴素,绝看不出哪里错了规矩了。

    李氏看了她一眼,没在理会她。

    四爷来的时候,众人又起身请安。

    “都坐吧,开席吧,戏也唱起来,戏单子呢?”

    苏培盛忙递过来。

    四爷看了几眼之后,点了一出樊梨花也算是女子们爱看的戏码了。

    福晋点了王宝钏,侧福晋点了五女拜寿中的一折子。就算是齐了。

    毕竟三出戏就要唱到了半夜,不好再点了,也是格格们没有这个权利。

    戏台上,戏子们跪下请安之后,就开始唱戏了,樊梨花还好,打戏多,感情戏少。叶枣还算看得下去。

    到了王宝钏这,叶枣就昏昏欲睡了,最讨厌就是这一出好么?

    苦守寒窑十八年什么的,真是太傻了。

    好不容易散了戏,四爷说了几句话之后,抬脚就回了前院了。

    福晋尴尬了好久,李氏虽然因为四爷不去东院也有些不高兴了,但是一看福晋这样,就又高兴了。

    扶着鬓边的头花:“哎,这漫漫长夜的,真是要孤枕难眠了呢,福晋,臣妾就告退了。”

    说着,就转身走了。

    这话,是说自己还是说福晋,大家都心里有数,谁也不敢直接笑,可是心里也不得不估量,就是掉了孩子,这侧福晋也压着福晋呢。

    福晋运气,冷哼了一声:“都散了吧,今儿不早了,明儿不必来请安了。”

    众人忙谢过福晋,各自回去了。

    叶枣错过了最困得时候,反倒不困了,精神奕奕的叫阿圆阿玲觉得好笑。

    “姑娘怎么那么不喜欢王宝钏这戏?不是挺好的?”阿玲问。

    “哪里好?你喜欢这样?好好的大家闺秀,跟了个穷小子也就罢了,他一丢你就是十八年,你还不肯回家去?吃糠咽菜等他好不容易回来了,人家还娶了公主!说得好听,接你回去享福,公主和她都是妻子,但是你说这尊卑怎么分?”

    “王宝钏无依无靠,下人都能拿捏,你知道这出戏的结局么?王宝钏苦熬了十八年,把身子熬坏了,被接回去之后,只过了十八天就过世了。这叫好?”

    “世人只是美化了那男人罢了。什么不离不弃,不嫌弃糟糠之妻。却不记得,当年的王家大xiǎo jiě,不是什么糟糠,也是大家闺秀。”

    叶枣摇摇头。

    两个丫头听着,有些想要反驳,心说女人不都是这般?

    可是,只想想到戏文里那个男人真的有公主妻子,就觉得是挺委屈的。

    “可是,真的这样了,也没法子呀”阿玲道。

    叶枣笑了笑:“真的这样了,是有法子的。只看你想不想做了。也别怪那男人,王宝钏自己愿意,这也没法子,睡吧。”

    叶枣摇头,这些话,与她们这纯古人说没用的。

    “哎,姑娘有了困意就好,不早了,赶紧睡吧,您不是常说么,睡不好皮肤就不好看了。”阿玲也抛开这些事,毕竟太遥远了。

    伺候叶枣睡好之后,两个丫头也各自洗漱准备歇着了。

    至于戏文,大不了,以后都不喜欢这出戏就罢了。

    虽然古代男人一妻多妾是规矩,可是,女子又有几个真心喜欢夫君有很多女人呢?

    大度,不过是骗人的。

    不嫉妒,就连自己都骗了!

    梦里头,叶枣梦见自己成了王宝钏,差点没气死!

    死活求着回了王家,跟那男人和离了,然后找了个别的人!一辈子过的挺好的。不过,到了十八年后,那男人破衣烂衫的来找她,说是等了十八年了,愿意和王宝钏的夫君一起伺候王宝钏

    醒了以后,叶枣雷坏了,这剧情,也是够了

    阿圆阿玲叫了好几声,她才回神:“哦,该起来了?”

    两个丫头面面相觑只当叶枣没睡够,笑着上前伺候。

    一整天,叶枣都被这个梦雷着,真是好神奇啊好神奇!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