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四爷的心尖宠妃 > 第70章 整治
    哪有这样的,说走就走。

    红桃就叫她呛了一下有些难堪,还没说话。倒是与她一起来的那个丫头,叫茶盏的也跟着嗤笑了一声:“叶姑娘还没说话呢,你急什么?侍妾的身份,比我们是尊贵些的。”

    这话的意思就是,尊贵些,可也不见得多尊贵了。竟是明晃晃的看不起叶枣的意思了。

    叶枣觉得好笑。

    她不多,也算是得宠了大半年了,真的很少看见奴才们有这样的了。

    就是前院奴才,高高在上,也要示好的。好奇的很,就抬头看起这个丫头来。

    只看了一眼就笑了。

    叶枣本就美,这一笑,叫红桃和茶盏两个都呆了一下。

    红桃有半年没见叶枣了,时时刻刻听说她得宠,心里是后悔的不得了。

    可惜,走了就是走了,再想回来,那可不容易。

    而茶盏,长得不好看,平生最讨厌人家长得妖媚了。偏叶枣正好是她讨厌的那一种。这才口不择言。

    短暂的愣了一下之后,竟梗着脖子,一副你拿我怎么样的样子给叶枣看。

    叶枣很是好脾气:“有劳两位姑娘送来东西。阿圆。”

    阿圆就过来,也是带着一脸的笑意:“劳烦两位姑娘了,这个是给两位的心意。”说着,就拿出去一个荷包。

    红桃有些不好意思,她真心不是来找茬的。

    倒是茶盏,接了荷包,硬邦邦的说了一句:“我这人嘴不好。”

    叶枣笑着低头:“姑娘客气了。”

    茶盏走的时候,趾高气昂的,大约是得宠的侍妾都这么客气,叫她很有存在感?

    红桃倒是有些欲言又止,不过,叶枣只当是看不见。

    等这两个人走了,青缇跺脚:“姑娘你也太好性子了!”

    “你呀,急什么?我和她闹起来,不难看?”一看就是个泼辣的破落户,叶枣可没心思跟人骂街。

    这种人

    等青缇也走了,阿圆才哼道:“姑娘只管不理她,奴才有法子整治她!”

    阿玲也点头,就是!

    “我总算是欣慰,你们一个比一个能干,我安心了。”说着,就靠着躺椅继续闭眼养神。嘴角扯出个好看之极的笑来。

    是啊,茶盏这样的,还用直接收拾么?

    这不是绝好的机会?

    叶枣如今,虽然是侍妾,过的跟得宠的格格不都一样了?

    膳房,针线房,杂扫房,洗衣房,都伺候着。

    那么忽然间,叶姑娘不需要洗衣房伺候了。洗衣房里,难道不着急?不惶恐么?

    看那茶盏的穿着,就知道她只是最下等的洗衣奴才而已。

    能摊上出来送衣裳,都花了力气的吧?

    要是,洗衣房里的嬷嬷姑姑知道因为她,所以叶姑娘不肯用洗衣房了到时候,还需要叶枣亲自出手么?

    到时候,不过是洗衣房处置了一个不好好做事的奴才罢了。说到哪里,跟她叶枣有关系么?

    又何苦如今急赤白脸的与她闹?不跌份儿?

    天气热了之后,主子们的衣裳,是每天都要送去洗衣房里的。

    果然,次日,洗衣房就觉察了不对了。

    这锦玉阁里的,怎么没送来呢?

    要是几个月前,洗衣房都不这么注意锦玉阁。可如今不一样啊。

    后院里,最大的是膳房,其余的这些个杂物房都是盯着膳房做事的。

    膳房捧着哪一位,她们就跟着捧着。膳房要是踩着了,她们也就顺势撂开手不管了。

    如今虽说主子爷不在家,可是这膳房里,丝毫没有懈怠了锦玉阁的饮食,昨儿半上午还送去了酸梅汤叫她们解暑气的。

    洗衣房哪敢不好好伺候着?

    这显然是不对劲啊!

    又等了一下午,天擦黑还不见锦玉阁的衣裳,这姚嬷嬷心里就有影子了。怕是昨儿去的人,得罪了那头了。

    虽然说,侍妾摆架子也叫人不喜欢。可是这叶姑娘她就不是这样的人!从不摆架子的人,哪里会在主子爷不在的时候忽然摆架子?

    那就是她们的人出问题了!

    虽然也不算什么,得罪个侍妾也不算大事,问题是,要是姚嬷嬷还没想着去得罪,反倒是下面人得罪了,那可不成!

    果然,次日一早,就见洗衣房的一个大丫头来了。

    本来,张姑姑要来的,后来考虑,毕竟叶姑娘是侍妾,过于这样了,倒是不好。

    这才叫花盏来了。

    花盏年纪不小了,今年也有二十一。见人先笑,是个看着和善的姑娘。

    她带着笑进了锦玉阁,见阿圆正逗着狗呢,就笑道:“这狗倒是吃的肥,你们养着也尽心。”

    “花盏姐姐来了?也不敢不尽心啊,这到底是那边送来的。”阿圆不想说是四爷给的,府里谁不知道啊?

    要说了,就像是炫耀了。

    “姐姐坐,找我们姑娘?这就去叫,姑娘大约是睡着了,昨儿睡得略晚了些。”阿圆笑道。阿玲就出来:“姑娘出来啦。”

    花盏就站起身:“给姑娘请安,打搅姑娘了。”

    叶枣也笑着道:“说哪里话,你来坐坐,我高兴的很。”

    花盏赔笑:“奴才今儿可不是里坐坐,实在是,茶盏不懂事,惹了姑娘,奴才是来道桥的。”说着,就福身下去了。

    阿圆一把扶住:“姐姐这是做什么?可叫我们姑娘难堪了哎,我们也是哎”

    这两声哎,真真是叫人觉得无奈啊。

    “这却又是为何?那小蹄子,这般不懂事么?”花盏皱眉,一副对茶盏很不满意的样子。

    “其实,也是我不懂事,我身份低,这洗衣裳的事,就不该往洗衣房去,你们一直照顾我,我感激着呢,如今改回来就好了。”叶枣摇摇头,无奈的叹气:“可别生出什么龌龊来,那可不好看了。”

    “姑娘这话说的,叫奴才怎么应呢?姑娘的出身,府里都知道的。本该是哎,这也不说了。再说了,府里也没有规矩说侍妾就不能使唤洗衣房啊!我们平素也忙,有时候顾及不来那么许多,也是没法子的,各人都有奴才,帮衬着主子就好了。可也没有说就不管了的。”花盏说的极其恳切。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