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四爷的心尖宠妃 > 第83章 糟践
    叶枣被抬去了前院,自己是一点意识都没有了。

    府医紧急的来,被苏培盛拎着:“你可好好看啊!要是出了什么意外,你自己的小命儿就没了。”

    四爷紧张着呢。

    如今,府医要是看不了,只怕是

    府医忙不迭的点头。

    四爷和福晋就在屋里站着,榻上,叶枣被放下,趴在那。

    阿圆已经赶来了,这会子也是不敢下手。

    虽然只挨了六下,可是从腰到臀,全是血竟不知什么样子了。

    就是昏着,叶枣也是抖着,显然是疼。

    “去把脉,她吐了两次血。”四爷看着府医。

    府医心里咯噔了一下,忙点头。

    不怪府医害怕,古人的认知里,吐血了,那就多半不大好了。

    这要是有个好歹的,太医还好说,那是朝廷命官好歹有依仗。至于府医就是奴才那就是个死啊。

    府医去把脉,发现叶枣浑身气血翻腾,这是受了重刑之后的反应,伤着肺腑了

    “回主子爷的话,叶姑娘这伤势不大好。伤着肺腑了”

    四爷手一紧:“能不能治?”伤着肺腑了,那就是要命的

    四爷道不至于就有了生离死别的感觉,可是对于叶枣,他还真是舍不得。

    要是就这样没有了,只怕是

    “奴才无能,不过好在伤的还不算太严重,是可以调理的,只是只是这这伤处,也不知伤着筋骨没有”他也不敢看啊。

    “隔着衣裳检查一下!”四爷皱眉。

    这时候,还不是命要紧?

    只要四爷发话了,那就没事。

    福晋一直没说话,这时候也诧异的看榻上的叶枣,这叶氏是真挺得宠的了。

    府医不敢用力,不过按着伤处的时候,昏迷中的叶枣还是叫出声来了。

    只是她没有意识,只是皱眉,按着身体的本能痛叫出来罢了。

    “回爷的话,还好没有伤着骨头,经脉略有些伤损,不碍事,好好养着就是了。最要紧的还是肺腑。”府医擦汗。

    正是这时候,太医也来了。

    进来给四爷请安之后,就被四爷指着去看叶枣了。

    太医比府医淡定的多,有府医的解释,他更容易的知道了叶枣的情况。

    看过之后道:“回四爷的话,姑娘这伤势不轻,好在没有伤着骨头。不会有行走上的问题。内脏略有损伤,导致吐血。需要好生调理,这几日最好不要挪动,不过,姑娘恐怕也得昏睡个三日左右了。后背伤处好生上药,至于内服的,能喂进去多少就算多少。臣这里,有一**丹药,专治内伤,每日早晚塞一颗,定能见效。”

    说着,就把一个白瓷**掏出来了。

    阿圆忙接了,跪下谢过。

    送走了太医,福晋叹气:“好好的受罪,这可真是”

    “好了,福晋辛苦了,回去吧,这件事后头的就交代给福晋了。”四爷淡淡的。

    “是,臣妾也真要好好查一查,这件事因何而起的。”福晋福身:“臣妾告退了。”

    等福晋走了,四爷站在榻前:“先换药吧,衣裳不好换,就脱了。”夏天了,也不碍事。

    阿圆和阿玲忙点头,好在有医女给换药呢,不至于不专业叫叶枣太疼了。

    四爷是盯着叶枣的后背看了的。

    那碗口粗的棍子,六下

    这样纤细嫩白的身子,想也知道怎么疼。

    四爷情不自禁的在心里松口气。还好,没打断她的腰,没伤着她的骨头

    不然,这样一个美的妖艳的女子,以后就瘸了,废了

    这一想,就觉得李氏真是好狠的心。

    情不自禁,就想起上一次李氏要毁了叶枣的脸。

    虽然,四爷不知道今日的事就是因为这件事。可是,不妨碍四爷联想啊!

    “去告诉苏培盛,再给她选两个得力的丫头伺候着。懂事的。”四爷道。

    一边帮忙的玉屑忙应了。

    心说,经此一事,只要叶氏好了,只怕更得宠了。

    李主子这回,算是踢了铁板了。

    等后背的衣裳全解开,四爷的眉头也跟着皱了。

    雪白的后背上,那伤痕格外的触目惊心。

    好在是钝器伤着了,伤口全部渗出血珠子来,不过皮子没破,不然这么大的面儿,以后肯定全是疤痕。

    四爷紧张的同时,又暗叹,这叶氏也是得天独厚了。

    这么大的伤,要命的伤,偏还是好了不至于留疤的伤

    默默的摇摇头,也不知该笑还是该叹气了。

    “好好照顾你们姑娘。”四爷看着医女给上了药,这才要走。

    两个丫头,两个医女都忙应了。

    这一忙乱,一上午就过去了,苏培盛见四爷出来,忙请四爷用膳。

    四爷点点头。

    一时半会,叶枣醒不了的。

    等屋里只有这几个人了,阿玲才一下子就哭出来了:“我真是吓死了。”

    “还好今儿你机灵!不然”阿圆也是死死的咬着嘴唇。

    要不是阿玲捏那婆子,今儿只怕是姑娘就没有了。

    一个医女轻声道:“太狠了,这样的人,也下得去手!”

    “别瞎说。”另一个年纪大一点的推她,然后笑了笑:“两位姑娘放心吧。”

    “姐姐,您实话与我们说,真的没事么?”阿圆拉着那医女的手。

    那医女愣了一下,收起笑意:“这样严重的伤势,又上了内脏的,哪里能没事!三日醒了就好,今儿晚上肯定高烧,能及时退了,并且醒来越早越好。”不然总是有生命危险的。

    阿圆咬唇更厉害了:“多谢姐姐告知。”

    “哎,我们去熬药,你们陪着姑娘吧。”说着,就拉着那个年岁小的医女出去了。

    阿圆阿玲谢认真福身谢过。

    等她们出去了,阿玲哭出声:“姑娘,您可别有事啊!您要是有事,我可怎么办?”

    虽然姑娘还比她小一岁的,可是这几个月,她事事都以姑娘为主,真是马首是瞻了。

    要是姑娘没有了

    阿玲不敢想。

    阿圆也红着眼,轻轻拉着叶枣一只手:“姑娘,您这么聪明,又是个心气高的。受了这个罪过,只打死两个该死的贱人有什么用?您可说什么也醒来。奴才愿意跟着您,就算您只是侍妾,奴才也为您赴汤蹈火。她仗着有孩子,有宠爱这样作践您,奴才愿意帮着姑娘,咱们扳倒她,叫她也叫天不应,叫地不灵!”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