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四爷的心尖宠妃 > 第84章 忠心难求
    阿玲一惊,带着一脸泪,猛地抬头看阿圆。

    阿圆也是一脸泪,平静的看过来:“难不成,你还不愿意伺候姑娘不成?我是服了,我不嫌姑娘身份低!我愿意,我真心想伺候。”

    阿玲忙使劲摇头:“我哪不愿意了?我只是只是只是你说的话,我有些”有些不可置信。

    “今儿那位不问青红皂白就打了姑娘,根本不管是不是冤枉的。不就是欺负姑娘位份低么?今儿是姑娘没事,不然,下一步你我也不能幸免。姑娘都给定了二十板子,你我只会更多!”阿圆一只手拉着叶枣,一只手擦了眼泪。

    “作践我们,我们就该乖乖给作践么?怎么就不能报复?”

    阿玲嘴唇抖了几下:“我不知道你们我没有你们这么聪明。不过,姑娘说的,我听,我照做!姑娘好,我跟着享福。姑娘不好,我跟着死了没二话!”

    阿圆就笑了出来:“放心,咱们锦玉阁里,抱成团儿,也不是那么好欺负的!”

    叶枣不知她们说了什么,可是就在她昏睡的时候,两个贴身的丫头彻彻底底成了她最亲近的,最得力的人。

    往后,很多年,因此受惠无穷。

    叶枣的意识,飘飘忽忽,回到了她现代的家。

    十五岁那一年,她说喜欢这里的环境,爸爸特地买的。

    依山傍水,确实很好。

    她看着爸爸就坐在沙发上,原本黝黑的头发如今是花白的,人也苍老了十几岁的样子。

    墙上挂着大大的黑白zhào piàn,正是她自己。

    敲门声响起,爸爸起身去开门。

    门外,是四个jǐng chá:“请问,这是叶先生家么?是您报警的?”

    “是我,进来吧。”

    “阿佑jǐng chá怎么来了?是是叶子的案子有进展?”楼上,一个美妇慢慢走下来。

    她眼里有显而易见的紧张。

    “叶子的死,你难道不清楚?”叶佑冷笑:“你以为,你带着一个野种住进了叶家,害死我的女儿,我会原谅你们母女么?”

    叶枣看着这一切,有些不明白,这个女人是爸爸的qíng rén,也是他真心喜欢的女人

    她的死,与她有关?

    这个素来端庄柔和的女人?以及她的女儿,宁宁?

    “阿佑,你胡说什么?”女人惊慌道:“你糊涂了吧!”

    “这就是证据。罪犯就是这一对母女。”叶佑又冷笑了一下,将一叠用牛皮纸封装好的东西递给了jǐng chá。

    四个jǐng chá面面相觑,就在当地打开。

    证据和很全面,在叶子的跑车动手脚,导致跑车失控,删除**shì pín等。

    不过,王氏母女没想到,叶佑为了保护女儿,家里的**位置,不止她们知道的一套,另有隐秘的,只有他一个人知道。

    天恢恢。

    宁宁站在楼上,脸白的不像话,她毕竟年纪不如她母亲那么淡定。

    jǐng chá一看就知道,这女孩子有问题了。

    “叔叔我没有我没有害姐姐”

    “叶子骄傲又任性,可是她对你不好么?”叶佑冷冷的看着宁宁:“你不常来,可你只要来了,什么都是叶子为你准备后的。你居然狠心杀了她!”

    “你们这对母女,从我叶家身上得到了一切,居然还杀了叶家唯一的孩子!贱人!”素来温文尔雅的叶佑赤红着眼怒骂。

    宁宁忽然发疯:“我就是杀了她!凭什么?凭什么她处处比我强?她长得美丽,学历高,她想要的,什么都有。凭什么我就要低声下气!”

    “凭什么?就凭她是我叶佑的亲生女儿!就这一点,你就不配与她比!你算什么?嗯?你与你的母亲,算什么?”叶佑冷笑。

    “因为那个叫张瑜的是吧?蠢货!叶子根本不喜欢那个人!”

    宁宁跪在那里,小声道:“我知道,我知道她不喜欢,可是,张瑜喜欢她啊,他只喜欢她,看不到我啊”

    jǐng chá将宁宁和她妈妈带走,叶佑只是看着。

    叶枣看着爸爸坐在沙发上,对着墙上的zhào piàn笑:“爸爸对不起你。爸爸能为你做的就这么多。既然是为了那个男人,爸爸就帮你杀了他。”

    叶佑慢慢的靠在了沙发背上,疲惫至极。

    叶枣心痛,大声叫着:“不要shā rén,不值得,我很好,我只是换了个世界啊”

    一股大力,叫叶枣不得不离开,也就是这时候,叶佑忽然抬头:“叶子?女儿?”

    “爸爸,不要shā rén,不要shā rén,女儿很好,爸爸好好的活下去”

    就在叶枣意识要消失的时候,听见叶佑哽咽的声音:“好,爸爸听你的,活下去”

    叶枣睁眼的一瞬间,就顾不得梦了,因为浑身太疼了。

    身上疼,肚子里说不出的火辣辣,她不敢动,只是想叫人,就见阿圆红着眼:“姑娘?”

    “快,叫府医来,姑娘睁眼了!”阿圆激动道:“才两天,这是不是说姑娘没事了?”

    两个医女也是惊讶之极,忙进来查看:“看着是好多了,快喂姑娘喝几口水,看嘴皮子干的。”

    “姑娘,您不要动,伤着内脏,轻易动不得。”

    “嗯。我知道。”叶枣声音沙哑又脆弱,但是回答的坚定。

    也就是这时候。隔壁的四爷过来了:“醒了?”

    几步就过来,没理会磕头的几个人,看着叶枣:“怎么样?”

    叶枣不见他还好,一见他,着眼泪就哗啦啦的下来了:“不好,疼,是不是要死了?”

    四爷坐下:“胡说,醒了就是没事了,别哭,抽着你肚子里不舒服。”

    叶枣嗯了一声,慢慢止住眼泪。

    “府医来了。”外头,阿玲道。

    四爷嗯了一声,叫进来。

    府医松口气,醒了就好,剩下就是养着,一日比一日好就好了。

    醒了就能喝药了,阿圆阿玲伺候叶枣喝了半碗粥,这才又喝了药。

    又把太医留下的药丸子吃了一颗。身上换了药之后,一个时辰都过去了。

    四爷一直耐心的坐在外间喝茶。

    等叶枣弄好了,他才又进来,就见叶枣小手拉着小毯子遮住胸前。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