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四爷的心尖宠妃 > 第87章 交好
    太子爷跪在康熙爷面前,沉默以对。

    康熙爷将手里的东西撂下,叹了一口气:“保成啊,你是皇阿玛一手带大的。你的秉性,皇阿玛都知道。”

    “是儿子不孝。没有约束好他们。”太子爷低头。

    河南tān wū案,已经是直达天听了,他还瞒得住什么?

    只可恨,竟是连他都蒙在鼓里了。

    如今,总督乌尔善只是罚了一年俸禄,毕竟他只是监管不力。

    巡抚调任广西,虽然广西不及河南,可是毕竟没有降职。

    只有倒霉的开封知府被官降两级,罚俸三年罢了。

    不过这也不算是断了仕途,过几年就起来了。真正无法翻身的,是那群小官儿和商贾。

    他们倒卖的材料是堤坝最大的隐患,甚至,办了几个小吏,是他们克扣了河工的银子

    这样不能服众的手段,皇阿玛的用意真是叫人难以接受啊。

    出了外头,太子仍旧是和煦的笑意,只是眼里的冷意也叫身边的太监害怕。

    他静静的往外走,不惧将近午时的太阳已经很是刺眼了。

    皇阿玛啊打从他十六岁起,就开始防备他,十来年过去,越发防备了。

    这几个人,本就不算忠心的,如今一来哪里还能被太子所用?

    皇阿玛这一手,只会叫几个大臣感恩戴德,以后忠君

    太子爷笑了笑,摇摇头,往府衙后头的花园走去。

    这里当然不急御花园,可是,也算清净。

    这个时候,没有人,毕竟很热了。

    他坐在树荫下,捡起几颗石头子,往湖里丢去。

    皇阿玛打得好算盘,老大挖的坑也不错啊

    “主子爷,天儿太热了,您前些时候还风寒,别晒了”太监东宝装着胆子道。

    “是啊,爷,身子要紧啊!”宋保也忙道。

    “孤做了二十几年太子,其实孤早就腻了,你说,孤这太子有意思么?”太子将手里最后一个石子儿丢出去问道。

    东宝忙给他擦手:“太子爷别这么说,您是太子爷,那就是太子爷!”

    “你们是最知道孤的心思的。”太子爷又笑了笑,起身道:“这开封府,有青楼么?”

    “主子爷”东宝一愣,脸色都不好了,太子爷要逛青楼?

    这

    这可要不得!

    “怎么?孤洁身自好了二十来年,如今想放纵一二也不可以?”太子爷嘴角带着笑意,颇为玩味的问。

    “主子爷,奴才知道您心里不高兴,可是这事如何使得?您要是要是闷了,奴才给您叫几个丫头来?”宋保跪下道。

    太子爷低头看了看他,然后扶起他:“孤,就想看看,青楼里的女子,长得什么样子。”

    “好了,至少孤不会这时候去。回去吧。”太子爷越过他们两个,大步走了。

    两个太监面面相觑,都是一头冷汗,真怕太子爷忽然就要堕落了,那可是他们该死了。

    殊不知,几年前就动摇了的太子爷,如今更是有了很多想法。

    太子,皇帝,这样从小植入骨髓的东西,如今,他却觉得无趣。

    这样勾心斗角的生活,叫他觉得疲惫极了。

    难道人只能这么活着么?

    人啊,一旦怀疑眼前的一切,总会尝试不一样的生活,最后,还能不能回归,就只有天知道了!

    太子是禁街从京城赶来的,自然也没有带人出来。

    回了屋里,就拿起一本书,随意的打开。

    心却不知飘去了哪里。

    吃过午膳之后,还是去了郊外跑马。

    康熙爷得知,只当他不高兴,倒是也没说什么。晚膳的时候,还赏赐了两个菜呢。

    河南的事处理了之后,康熙爷就要动身了,依旧南下去。

    太子爷却拒绝了跟随。

    康熙爷脸色很不好,不过还是应了。就是没说回京以后的事务如何安排。

    六月初,康熙爷南下,太子爷送走了康熙爷,也是当日就启程回京去了。

    四爷庄子上。

    叶枣已经过了完全不能移动的时候,内脏已经舒服多了,如今虽然不能坐着,但是却能站起来了,还能走几步。

    便也主动搬回了自己的小院儿里。

    长期住前院可不好,一来叫福晋侧福晋不高兴,二来么,距离产生美呀。

    她回来不久,就见耿氏来看望。

    见了她就忙道:“你可别起来!”

    叶枣就笑着侧躺回去:“多谢格格了。”

    “谢什么,我是来瞧你,没得叫你再拉扯了伤口。好些了么?”耿氏坐下问。

    “好多了,都可以侧着了,之前只能趴着,压得气都不好喘”叶枣笑道。

    “哎,你这也是受苦了。”叶枣差点丢了命的事,满院子都知道了。

    “格格来看我,我感激不尽呢。”叶枣看出来了,耿氏没有要打听什么的意思,她就是来看看,结个善缘的意思。

    “什么话,你好了就好,我也不知府医如何给你看的,不敢给你乱拿吃喝。就给你拿了一盒子银耳,上好的,你这里也有小炉子,这个最适合滋补,好好的每日里炖上。”

    说着,就叫人将一大盒子银耳递过去了。

    叶枣忙推脱不敢:“这样贵重,如何好叫格格破费呢?”

    “别客气,自然是好的才给你,你以后有好的只管给我不就是了?”耿格格一笑:“好了,你就接了。”

    如今的银耳,可不是现代时候那么便宜的。

    银耳发源于四川通江,清朝时候,并不能培植,只有野生的。

    营养价值虽不及燕窝,可是也很高了,一般人家吃不起的。一般来说,一小匣子银耳,也就是个几两就要二十两银子才买得到。

    由于产出的少,可说有价无市。

    所以,耿格格这一盒子,只怕是有两斤,这东西每次泡发了一点就够的,这可是吃半年都够了。

    所以,真是破费了。

    等耿格格走了,叶枣叹了一口气:“原来我想着,后院里没有个交好的也无所谓,如今看来,有也可以了。”

    “姑娘?”阿圆有点奇怪,一盒子银耳而已,姑娘好东西多呢、

    “这不是这一点东西而是她看的起我这个人。自打进府,你见她们哪一个送东西是亲自来的?哪一件东西是斟酌过我需要的?”不都是赏?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