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只有耿氏这东西,是送来的,是给她补身子的。

    人不能不识好歹。

    当然,也不能排除耿氏只是心机深沉,会做人。不过,眼下人家没有对她做什么不好的,而是示好了,你不能就猜着人家要害你啊。

    、“姑娘说的也是。耿格格自打进府,也是最安分的,从不与人争。只是奴才瞧着,耿格格是个极为聪明的呢。”阿圆是怕叶枣轻信了耿氏,被害了。

    毕竟这一回,阿圆吓着了。

    叶枣失笑,捏了一把阿圆的脸颊:“成,阿圆都这么机灵了。我都知道。”

    阿圆不好意思了:“奴才不是担心姑娘么。”

    “知道你担心我,没事,我也不是傻子不是?哎,对了,新来的两个如何?”叶枣这些时候还没来得及正经单独见两个新来的呢。

    “胭脂和善,琥珀沉稳。如今看着都不错,都勤快。”阿圆道:“要不叫进来见一面?”

    “阿玲呢?”

    “阿玲去膳房了,姑娘这几日吃的不多,她着急了。”

    “你们呀,我吃的不多是因为天热了呀,又不是故意的。”叶枣笑了笑:“去叫进来那两个吧。”

    阿圆哎了一声,就去将两个丫头叫进来了。

    胭脂琥珀进来,福身道:“奴才给姑娘请安了。”

    “说什么请安,都是一样的人。”叶枣笑了笑。

    两个丫头忙跪下:“奴才不敢!姑娘是主子,奴才们不敢僭越!”

    “好了好了,起来吧。之前也没跟你们说几句话,倒是长得好。”叶枣笑着道。

    两人谢过她起身:“奴才们这样的样貌可不敢说好,姑娘才是顶好的呢。”

    “嘴甜,咱们锦玉阁加上你们两个,如今六个人了。我身份低,你们该知道,格格们屋里,也就七八个人,锦玉阁里,算是超了。越是这样,就越是要谨慎些,你们明白么?”

    “是,奴才们都明白,一定和阿圆姐姐,阿玲姐姐学着点。”琥珀道。

    胭脂也忙应了是。

    “那就好,咱们也没什么规矩,一处好好相处着就是了。”叶枣笑道。

    两人又应了是,各自找事情做去了。

    出去之后,不约而同的想着,说是没有规矩的叶姑娘,其实不是那么好相与的呀!

    看那两个丫头那么死心塌地的样子,就知道这叶姑娘手段不错。

    何况,她们两个还是主子爷发话,亲自送给叶姑娘的

    这样的侍妾,哪里能等闲视之?

    必然是要小心谨慎些的,不然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次日,福晋那里的秀荷亲自来看望叶枣,也带了不少补药。

    叶枣千恩万谢,再三表示好了之后去给福晋磕头。

    秀荷满意的回去了。

    将叶枣的表现与福晋一说,果然福晋也高兴了。抬举人不算什么,对方识抬举才好呢。

    也是这一日,李侧福晋那也花来看望了叶枣。

    春花进来就讲了,主子受了红桃和冬雪的蒙骗,才会罚了叶枣。

    叶枣却一改对福晋那里奴才的恭敬,直接冷笑了起来:“是不是蒙骗,你我心里有数。这板子打在我身上,是要我疼,还是要我命,没有人比我更清楚。你还是回去吧。”

    春花做梦也没想到叶氏这么不给面子。

    她本来是来找个台阶,主子都不想叫她走这一遭!

    只是叫四爷那看着好看罢了,不料这叶氏竟没有揭过这一页的意思!

    真是胆子太大了!

    “姑娘受了伤,心里委屈,奴才是知道的,只是这事已经过去了,该死的已经死了,姑娘还是这么记恨着,可是要折了自己的福气的。”春花的脸色也不好了。

    “哼,折了福气也比恶心死我自己强。再说了,该死的真的已经死了么?”叶枣鄙夷的看了一眼春花:“没错,我身份低微,比不得你们尊贵,不过,我还不至于对想要杀了我的人也客气的没脸没皮。请吧。”

    有这话,春花哪里还坐得住?

    她噌的一下站起来,就要走。

    “等一下,琥珀,将东西给你春花姐姐带走,这些东西,奴才我受不起。”叶枣声音说不出的冰冷。

    “叶氏!你不要忘了,我们主子还是侧福晋!”春花何时被人这样鄙视过?

    这会子,哪里压得住火气?

    “你也不要忘了,冬雪怎么死的。”叶枣冷笑:“怎么?你比她强些?”

    春花心里就是一个咯噔,脸一白,接了东西就走,就跟有鬼撵着她似得。

    她心里明白,叶氏不是外表看着那么柔弱。

    那一日挨打,她含恨对主子说的那句话,春花是听见了的。

    她说与主子不死不休

    当时,她们只当是叶氏濒死的气话狠话

    如今看来,竟有些真的意思了!

    那么,她与主子都敢不死不休,何况是她呢?

    当日,她是怎么拖着吐血的身子,拉着四爷要杀了那两个丫头的?

    越是想,春花就越是害怕,脸色越发白,脚步都不稳了起来。

    叶氏如此得宠,算计主子也许艰难些,可是要想算计她呢?她真是昏头了,才会与叶氏发火!

    这头,琥珀和阿玲在屋里,阿圆她们出去了。

    阿玲还好,琥珀却也被震撼到了。

    她跟的这是什么性子的主子呢?

    这也太厉害了些吧?

    到了晚上,四爷来看她了。

    这些日子,四爷没留宿正院,更是见都没见李氏。倒是耿氏伺候了四爷两回。

    四爷来,丫头们请安上茶之后,只留下阿玲,其余都退出去了。

    “爷吉祥。”叶枣正好在地上站着呢,不能弯腰,但是还是可以请安的。

    四爷嗯了一声:“下地多久了?”

    “不久的,刚下来,爷我奴才有事跟您说。”叶枣小眼神忐忑的看着四爷。

    四爷挑眉:“又做了什么?”

    “没有今儿今儿福晋叫人送了东西,然后侧福晋也叫人送来了,奴才奴才没接,赶出去了。”

    说罢,就低头了。

    四爷没说话,事实上,四爷觉得不稀奇了。

    “没接就没接吧。”还能说什么?

    难不成,因此罚她?她身份低,也就只能在这些小事上计较一下了,难不成还要和李氏闹起来不成?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