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四爷的心尖宠妃 > 第89章 李氏的失败
    叶枣就忙往前走了几步,扯到了伤处,一疼腿一软,就跌在了四爷怀里,也顾不得站稳,忙拉着四爷的衣襟:“爷我错了,我不敢了,可可没忍住啊,我怕,我不想挨打了,太疼了”

    说着,就是泫然欲泣

    四爷稳稳的扶住她,却是眼神深邃的看着她不语。

    叶枣心里狐疑,演的过了?不能吧?

    面上却忙收起哭意,咬了一下嘴唇:“不敢了”

    四爷嘴角一抽,将她抱在怀里,头按在胸前,完全不看她了。

    不行,再看非得笑出来不可。就这四爷都是满眼笑意

    这个不敢了,不是说不敢嚣张,而是说,连委屈和害怕都不敢了

    他是多狠心,能叫她连委屈和害怕都不许有?这狐狸精!

    叶枣在四爷怀里,嘴角也是勾起来的,心里比了一个大大的剪刀手!

    “叶氏,爷算是看错了你,你一点都不老实。”贯会用小伎俩的,只是无伤大雅,四爷也不讨厌就是了。

    叶枣伸手,在四爷后背轻轻抠了几下,像是回应他的话,却不肯开口了。

    四爷这回真失笑了:“小狐狸精。”

    叶枣就使劲蹭四爷的胸口。

    四爷又笑了,笑的胸口都震动起来。

    叶枣不知怎么的,也想笑,跟着也笑了。

    两个人竟是抱着笑了一会。

    屋里的阿玲是全程看清楚自家姑娘怎么做了,外头苏培盛没看见啊!

    他是抓心挠腮的好奇啊!头回见主子爷在女人这里还能笑成这样,这可真是见了鬼了!这叶姑娘,莫不是真是个狐狸成精了不成?

    这边,四爷和叶枣气氛很好。

    时间往回退。

    春花一路想了太多,所以回去之后下意识的就将话说的圆满了不少。

    可是不管怎么说,叶枣没有收东西,这一点是改不了的。

    毕竟春花不敢瞒着。

    李氏当时就摔了手里的东西:“贱人!给脸不要脸!怎么?我打了她,她还敢记恨不成?”

    春花低头不语,心里却想着为什么不敢记恨呢?

    任由谁,被差点打死还是本意就是要打死,都会记恨吧?

    李氏发了好一会火,可是这时候,太敏感了,她还真不敢再找叶氏麻烦。

    “赵富贵,膳房里,你盯着。”李氏哼道。

    赵富贵扑通一下跪下:“主子息怒,奴才奴才没法子啊。”

    这叶氏的饮食,是苏培盛招呼过膳房的,膳房尽心很久了。如今都知道到李主子和叶姑娘不对付。膳房这时候,哪里敢出头对付叶姑娘去?

    主子爷这么看重,膳房哪里会听他的?那是多少银子也使唤不动的。

    李氏何尝不知道这个?只是这会子气昏头了!

    叫赵富贵这么一说,李氏觉得要气炸了。

    “我竟叫一个贱人拿捏住了?没法子了?”

    “主子,主子!您想想主子爷啊!这时候,主子爷还在气头上呢,您如今最好是什么都不做!您千万不要着急!等回府,有的是时间!如今时候不对,正院里也盯着您呢,要是叫那位算计了,不是得不偿失?叶氏到底只是侍妾,以后拿捏她的地方多得是!”

    “是啊主子,等爷对她没兴趣了,您捏死她就是捏死一只蚂蚁!千万不要这时候着急啊!”秋月也忙跪下。

    “当初就是看她不算什么,如今养着养着,竟会咬人了!”李氏咬牙:“好,我就叫她嚣张些时候!”

    赵富贵和春花秋月对视一眼,都觉得松口气了。

    这时候要是还要出头,真真就是作死了!

    不过,到了晚间,得知四爷又去看叶氏,李氏还是摔了好几个茶碗。直到睡觉,还是一肚子气。

    叶枣这里,洗漱过,和四爷躺在榻上,她慢慢的转身子,平躺下。

    刚躺下压着伤处疼,慢慢呼吸过几次之后,就好一点了。

    毕竟总是侧身也是很累的呀。

    四爷看她这样,问了一句:“不嫌疼?”

    “疼的,不过这样舒服些,好了就好了,大夏天这样好受罪,都不好泡澡了呢。”叶枣叹气。

    她后背的伤结痂了,因为没破了皮,只是渗血,所以一层细密的血痂子布满了伤处,看起来格外丑。

    好在这一层掉了就算好了,养几个月就恢复了,不然叶枣非得懊恼死不可!

    四爷将她轻轻搂了一下:“睡吧。”

    “嗯,爷也睡。”四爷最近与她一起的时候,最多就是在她身上乱摸一会,也不用力气,倒是老实。

    四爷嗯了一声,闭上眼,今儿白天跑马来着,还真是累了。

    似乎是睡着很久了,似乎是刚睡着,就忽然听见外头苏培盛叫四爷:“主子爷?”

    四爷睁眼:“何事?”

    “回爷的话,李侧福晋那里来人传话,说李侧福晋忽然病了”

    叶枣被惊醒,忽然身子一动,忘了伤,这一下扯着疼的叫出声。

    四爷忙搂住她:“急什么?”

    “李氏什么病?晕了?”四爷皱眉。

    “奴才奴才去看了,说是忽然下腹坠痛其实就是就是月事”苏培盛尴尬道。

    其实就是李氏小产之后一直没有好好来,这回终于来了,量多就坠痛。

    之所以来请四爷不还是想借机找个台阶?

    四爷一听就火了:“苏培盛,爷看你这个总管太监是不想干了!滚!”

    苏培盛忙跪下磕了三个头,利索的滚开了。

    心里把个李氏骂的狗血喷头!

    你想见爷,找个好点的理由啊!月事来了你也想见?呸!

    这头,叶枣还疼的吸气呢,四爷也是火了:“你也是,急什么?”

    “我被吵了一下,吓了一跳听见李侧福晋,我”叶枣委屈的说不下去了。

    四爷却明白了,这丫头是被打的吓着了,睡梦里一听李侧福晋就下意识的吓着了。

    随即口气放软:“叫府医来看看?”

    “不用,不碍事的,爷要起来么?”叶枣慢慢的侧身问。

    “黑灯瞎火,起来作什么?睡吧。”四爷还算温和的躺回去。

    心里只有被吵醒的一股子火气了。

    叶枣伸手,轻轻摸四爷的胸口,摸了那么几下之后,神奇般的四爷竟然舒服了不少。

    捏捏她的手,继续闭上眼睡了。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