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四爷的心尖宠妃 > 第97章 爱子之心
    叶枣还是带了斗篷的,毕竟等回来就不早了。

    今儿她带了琥珀。

    倒不是琥珀会打扮,而是不管是不是信得过,新人总是要用的么。

    何况,阿圆和阿玲是信得过的人,就叫她们看家挺好的了。

    新人不用,总是不知道可不可用。

    琥珀心里很高兴,不管是伺候格格还是侍妾总是希望被重用的。

    锦玉阁里就这么几个人,如今庄子上,更不分什么一等二等了。

    她们反正都算是二等丫头。

    快到了正院的时候,见耿格格带着一个丫头也拐过来了。

    叶枣笑着上前:“耿格格好。”

    “快起来,你好了?不必这么行礼,别绷着伤处了。”耿氏笑道。

    她没受过伤,但是也听说这种伤不好好,心里想着要是因为给她请个安就崩了伤处,那就不值当了。

    “哪里那么脆,我身上好多了,就是府医说着内里还得养着,看是看不见,但是我身子如今是虚的。”叶枣直话直说。

    “那你可说什么也养着,自己顾着自己些。”如今四爷宠爱,还养得好,要是以后失宠了,就不好说了。

    不是耿氏盼着叶枣失宠,而是在耿氏心里,没有不会失宠的人。

    说笑着,进了正院。

    果然李氏还没来。倒是两个孩子,被前院先送进来了。

    福晋出来笑道:“来了就坐吧,叶氏你不必请安了。”

    叶枣却还是跪下请了个安。

    福晋嘴上不说,但是心里显然是高兴的。

    “就是太懂事,坐吧哦对,你是不能坐着?”

    “回福晋的话,能坐了。”叶枣忙道。

    福晋就点点头,不管她了。

    转头问大格格:“大格格,你额娘怎么还没来?”

    大格格今年六岁,到底也不是一般人家的孩子了,很有些难堪:“回嫡额娘的话,女儿从前院来的。”意思是不知道。

    福晋就笑了笑,看似和睦,实则讥讽:“你额娘素来如此,你也知道。你可万万不能跟她学。女子还是要温良恭淑俭才好。”

    话里的意思,就是李氏不温良,不恭敬,不贤淑了。

    虽然大格格只有六岁,可是她身边的奶娘不小了,这会子低头不敢回话。

    这些话,迟早是要给说给李氏听的,福晋自然就是要说给李氏听的。

    不多时,李氏来了。

    她面色不太好,不过还是给福晋请安,倒是少了几分潦草,正经了起来。

    毕竟,这一个多月,四爷还来正院和福晋吃了几次饭,但是李氏的院子里,是一脚都没踏进去过。

    再不明白,李氏就是傻子。

    请安之后,是耿氏叶氏给李氏请安。

    看了叶枣,李氏手都攥住了。

    好在春花拉了她一下。

    李氏便淡淡的:“都起来吧。”

    叶枣心里冷笑,李氏也有后退的一日?她真是希望李氏能不知悔改,继续为难她呢。

    坐定,福晋道:“去看看爷快来了没有,来了咱们就好摆膳了。”

    李大全应了一声就出去了。

    这头,大格格和二阿哥见了额娘,都很高兴。

    四爷并没有禁止他们母子们见面,真是李氏倒是没有提出接孩子,所以,孩子们一直住前院。

    不过每日里都有机会见李氏的。

    李氏看到大格格有话说,不过眼神制止她不要说。

    大格格的奶娘也拉了大格格一下,大格格便乖乖坐着了。

    福晋全程目睹这一切,只是冷笑。

    四爷过了一刻钟也就来,他穿着缁色长袍,背着手,拇指上还是那个扳指。

    慢慢的走进来。

    众人请安,他下意识得看了一眼跪着的叶枣,又看福晋:“都起来吧。”

    自打那会被狐狸精大白天的迷惑了之后,就见了两次,都没留宿,甚至没多话。

    叶枣一双眼就跟黏在了四爷身上似得,四爷怎么可能看不出?

    不仅四爷看出来了,所有人都看出来了。

    李氏面色越发难看了,自打进来,四爷没看她一眼。

    福晋无所谓,只是看着李氏这样,她心里没来由的就是一阵痛快。

    她是不指望四爷宠爱了,李氏心里可还指望呢,如今,连个侍妾也比不过,真是叫人觉得好笑。

    所谓赏月,其实就是个借口,还不是想找机会和四爷和解?

    所以,赏月结束之后,四爷总算是给了福晋面子,留在了正院里。

    李氏带着一双儿女回了自己的院子。

    耿氏和叶枣各自回去了。

    李氏这里,大格格说了福晋的话之后,李氏气的直哆嗦。

    大格格或许不懂得那话的意思,可是,她记住了。

    “乖,额娘的大格格别听她胡说!她是想毁了你,毁了你们!不怕,有额娘在,额娘会保护你们的!你们还是你们阿玛最喜欢的孩子。一定要讨好你们阿玛,记住了么?”李氏抱紧大格格,又拉来儿子也抱住。

    眼泪情不自禁就流出来了。

    “额娘我记住了,额娘不哭。”大格格哽咽。

    “乖,额娘不哭。”李氏想笑,可是眼睛更酸涩了。

    “额娘,女儿明儿就叫阿玛来看您!”大格格道。

    “闭嘴!是谁教你的?”李氏忽然松手,瞪着大格格,随即,又瞪着一边站着的奶娘:“是你?”

    奶娘忙跪下:“奴才该死,可是可是大格格说一声,爷就来了,您又何必和爷撑着呢?”

    李氏咬牙:“你这该死的奴才!谁叫你教我的大格格做这事?再敢有一回,我要你一家子的命!”

    总是怕吓着孩子,李氏没有再说,又哄了一会两个孩子,直到她们都困了,才送去睡了。

    这才又叫了奶娘来:“跪下。”

    奶娘跪下。

    李氏冷哼:“我就算是失宠了,死了,她们两个也是府里尊贵的小主子,就算是四爷厌弃了我,她们也是府里尊贵的主子,是四爷的孩子!我不要紧,她们才要紧,你要是想好,就给我记住,以后不管我摊上什么事,都不许孩子们为我说情,一句都不可以!”

    她可以在得宠的时候,用孩子邀宠。

    可是,失宠的时候,决不许孩子帮忙,不许他们牵扯一丝一毫!

    再狠毒的人,也有善良的地方,李氏最柔软的,就是爱子之心。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