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四爷的心尖宠妃 > 第106章 好奇害死猫
    一觉睡醒,四爷早就走了。

    叶枣躺在榻上,掰着手指想,四爷如今对她可真是好。

    好极了。

    不过,这是兴趣使然?还是真的喜欢她呢?要是兴趣,她就得叫这个兴趣变得长久。

    要是喜欢,那就要叫四爷更喜欢。

    总之一句话,四爷越是在意她,她就越是好过。

    暗地里的算计不用怕,大面上,大家都要看她得宠让步,这就很好了。至于暗地里,只要她还没有孩子,眼下就没事。

    滚了滚,觉得真是舒服。

    如今也是秋日里了,睡了一夜的被子热乎乎的,看了看外头还不算很亮的天色,叶枣觉得,再睡一会吧。

    便翻身,毫无负累的睡过去了。

    外间,玉和本来坐着做针线的,本想着差不多了,听着里头有了动静,就想着进去了。

    不料,她放下针线之后再进去,就见叶姑娘又睡着了。

    便皱眉,慢慢的出来。

    直接出了外头。

    见玉屑和玉静在一边的回廊上坐着说话,便走过去:“你们说什么呢?”

    “你怎么来了?那位那儿不守着?”玉静笑着拉她坐下。

    “那位,又睡了。”玉和皱眉:“睡得住”

    “你可别学玉宁,就算她只是个侍妾,咱们也犯不上得罪她。”玉静收起笑意。

    何况,这么久看着呢,她们是贴身伺候四爷的奴才。更是比一般奴才更知道事情。

    这位叶姑娘,主子爷拿她都没办法,她们又算是什么呢?

    要强可以,那是有优势的时候。

    没事跟叶姑娘对上,那是图什么?

    没错,四爷是好,可是她们可不像是玉宁,不愿意做侍妾去。

    “好了,我就那么一说,我可没有玉宁的福气。”玉和摇头。

    说是福气,其实眼里的不屑真真是明显。

    谁还不知道玉宁是一辈子失宠的命?

    失宠的侍妾,那能是有福气的?

    就看生的是个阿哥还是格格了吧,不过,是什么,也是宋格格的孩子,她到底也是管不着的。

    叶枣起来回到了锦玉阁的时候,就见锦玉阁里,四个丫头正在做衣裳呢。自然都是叶枣的。

    “姑娘回来了?您看,这颜色您喜欢吧?”阿圆笑着拉叶枣坐下。

    叶枣倾身看过去,酡红色的衣料子,剪裁的是小袄子,衣裳上的绣花是细碎海棠,看起来真的不错。

    “这颜色,是不是艳了点?”叶枣摸了摸问道。

    “这是主子爷叫人送来的呀,姑娘上回不是瞧见了?”阿玲道。

    “嗯。”叶枣点头,酡红色,其实就跟现代粉色差不多,再深一点而已。

    距离大红色远着呢,倒是也不算什么:“那就劳烦你们了。”

    “姑娘说哪里话。”琥珀忙笑着:“姑娘喜欢,就是奴才们的本事了。”

    叶枣点点头:“阿玲,我饿了。”

    阿玲啊了一声:“奴才的不是,奴才以为您用过了。”这会子回来,难道不是和四爷吃过了?

    她们根本不知四爷早就走了。

    忙去膳房提膳,膳房也留着呢,知道叶姑娘没用过。

    刚吃了迟来的早膳,就见云格格来了。

    叶枣很是有些不情愿的迎出去。

    “给云格格请安。”

    抬头,就见云格格苍白又消瘦的脸上,带着和煦的笑意:“mèi mèi快起来。”

    “格格里面请吧。”叶枣笑了笑。

    心里是一万个不愿意招待,但是人来了,你不好赶出去。

    “天气这么好,花园走走?”云格格笑道。

    叶枣只好点头了,阿圆忙给她拿来斗篷。

    “叫小亭子把花生抱来也跑一圈吧。”叶枣前面走,吩咐道。

    琥珀忙就去了。

    不多时,两人就坐在了半扇湖边,云格格往远处看了看笑道:“日子过的真是够快了。好几个月就过去了,刚来的时候,这花园里还没开多少花呢,如今,就过了百花争艳,都要凋零了。”

    这话说的,难免像是伤春悲秋,叶枣可没心情。

    “在奴才看来,一年四季,都有美景。如今虽然是秋日里,但是距离百花肃杀还早呢。这不是还有不少花?”

    如今的花园里,也就是树木略有泛黄的意思。

    花卉还是不少的。

    月季还开得好,茉莉也还没全凋谢,玉簪花,凤仙花都开得好。

    更不说,桂花已经开了,满园子都是香气。

    菊花更是怒放的时候呢。

    云格格笑着点头:“正是,mèi mèi心性洒脱,日子过的就更舒心了。”

    叶枣羞涩低头,不肯接话。

    云氏今日,不太寻常,想来,是有事?

    可是,不管是什么事,她都不想管,也不想听。

    这时候,小亭子抱着花生过来了,一见着叶枣,花生就激动了,摇着尾巴就要下地。

    小亭子一放开它,它就跑到了叶枣的脚边,仰起头汪汪叫着打招呼。

    叶枣低头摸摸它:“花生乖。”

    花生就更兴奋了,又叫了几声,然后绕着叶枣转圈。

    “好了,去玩,去吧。”叶枣咯咯笑,推花生走。

    不过,花生还以为她与它玩耍呢,更是不肯走了。

    “mèi mèi先前那一只也是好的,可惜了,如今这只不错。”云氏看了一眼花生脖子上的铃铛,笑了笑。

    谁不知,这铃铛是四爷给的,指明了要给这只叫花生的狗?

    再说了,云氏是个人精子,怎么会不知道,之前那只狗到底是怎么了。

    、哪里是对外说的不小心掉进了湖里淹死了?

    叶枣只是敷衍,她肯定不会和云氏说那么多。

    不一会,云氏觉得没有机会说什么,便起身:“mèi mèi坐一会吧,我这身子还不大好,就先回去了。”

    叶枣忙起身送了几步,便又回来了。

    “姑娘,奴才瞧着,她有话说。”阿圆道。

    “是有,不过我可不想听,我今日的态度,她也清楚了。”互不相干就好了,不必非要做敌人,也不做朋友。

    “姑娘不好奇?”阿圆笑问。

    “有点,不过有句话是这么说的,好奇害死猫,你家姑娘可是想活着,所以啊咱们就压住这份好奇心吧。”叶枣也笑了。

    阿圆点头,心说是啊,有些事啊还是不知道好。

    主仆两个,便一心一意逗狗,把个花生逗晕了。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