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四爷的心尖宠妃 > 第123章 决定
    云氏回锦绣阁的时候,每一步都与平素一样。

    她生的也好,更是不像叶枣一般,是娇媚的样貌。云氏的长相,其实是美丽端庄的。

    走起路来,也是规规矩矩,仪态美好。

    只是,谁也不知她内心惊涛骇浪一般的挣扎和翻腾。

    明知道,不管是投靠福晋,还是不投靠,前面的路都是一片漆黑。

    但是,眼下这漆黑的路上,总还是能有一丝光的。总是要选的。

    越是接近了锦绣阁,她就越是烦乱。

    又抬眼,看了一眼锦玉阁,瞧不见正面,但是侧面里也见那个小太监拿着个布条子,逗那只叫花生的狗。

    小狗脖子上的铃铛很声音也很可是它跑起来的时候,还是有声音。

    黄金做的铃铛并不清脆,但是也好听。

    如今一下一下,砸在云氏的心上,云氏只觉得自己很悲哀。

    一个侍妾都能过的这样好,她一个格格,竟然进退两难了

    想着就往锦玉阁去了。

    绿腰叫了一声格格,还是跟着过去了。

    锦玉阁里,叶枣就在门口坐着,看着小亭子斗狗呢。

    她披着斗篷,坐在椅子上,椅子上铺着厚厚的垫子,腿上还盖着毯子,看起来真是暖和又舒适。

    云氏看着这样的叶枣,只觉得心里的火蹭蹭的往上冒。

    “叶姑娘真是舒服啊。”云氏笑了笑,往前走来。

    “给云格格请安。”叶枣慢吞吞的起身,礼数不缺的福身下去。

    “起来吧,岂敢呢。mèi mèi这是喝的什么茶?可否也给我来一碗?”云氏往她身边一坐,带着些破罐子破摔的意味道。

    “这是牛乳,云格格喜欢,就重新上一壶吧。”叶枣诧异云氏的行为,不过也没露出来。

    这女人素来是泰山崩于前也面不改色的,今儿着实是失态了。

    “mèi mèi真是好福气。这牛乳可是稀缺的玩意儿。自打进府,我这锦绣阁里,也就进过一回。mèi mèi这里,倒是像不是什么稀罕物一般。真是叫我羡慕呢。”云氏笑着,眼里的嫉妒几乎要透出来了。

    叶枣坐下,笑了笑:“云格格您真是说牛乳么?”

    您真是冲我来的?

    云氏忽然低头。

    又抬起来:“mèi mèi素来聪慧,今儿,倒是有个问题请教mèi mèi,还请mèi mèi不吝赐教。”

    “格格有话请直言,奴才要是知道,定然会说的。”叶枣也笑道。

    “一人行走独木桥,桥下是乱石激流,浪花翻天。而他又不会游水。可前方,是猛虎豺狼这路,该怎么走?”云氏看着叶枣,似乎,真是要她解释怎么走。

    “格格的问题,奴才还真是不好回答。”叶枣又笑了笑:“如果是乱石激流,浪花翻天的地方,又如何会只有独木桥呢?”

    “是啊,mèi mèi说的是。每一条路,都有另一个走法。”云氏忽然起身:“多谢mèi mèi指点我了。”

    “格格这话说的客气,奴才没说什么啊。”

    “好了,mèi mèi继续坐着,我先回去了。”云格格笑了笑,起身往自己的阁子去了。

    到底是没有尝尝叶枣这里的牛乳。

    “姑娘,云格格这是”阿圆上前:“瞧着不对劲啊。”

    “姑娘,奴才瞧着,她是从正院出来的。”小亭子一边抱着狗,一边道。

    “啧。云氏这是不好选择了?福晋叫她选择什么?”叶枣笑了笑:“不管她,今儿她不是冲我来。”

    “姑娘,云格格的心性可比高格格要厉害多了。以后咱们锦玉阁也得小心啊。”阿圆小声道。

    “你有这个心思就对了,这人,她如今不是对我们,可是有朝一日,要是想对付我们,也是个麻烦。小心点最好了,毕竟住的这么近。”叶枣手摸着杯子:“小亭子,你年纪盯着点。”

    “哎,姑娘有话,奴才一定好好盯着!”小亭子激动的一下就跪下了。

    花生被他抱着,就吓了一跳,汪汪叫。

    叶枣失笑,起身将花生抱起来,还拍了一下小亭子的头:“起来吧,没事跪着做什么。”

    小亭子脸一红,忙起身。

    花生被叶枣抱住了,摇着尾巴叫。

    叶枣捏它的脸:“才几天,你就胖了一圈,怎么就这么能吃?啊?”

    花生只是摇尾巴,水汪汪的眼睛看着叶枣,哪里知道主人嫌弃他了?只当是主人喜欢他。

    叶枣将狗放在椅子上:“蹲着,不许下地。”

    花生站起身,摇摇尾巴,汪汪叫了一声,看看地面,看看叶枣,还真就不下去了。

    “花生叫姑娘调教的真乖啊。”阿圆笑着摸摸花生。

    “嗯,是乖,今儿奖励你吃肉。”叶枣摸花生的头。

    花生大约不知道吃肉,但是主人摸头,那就一定是喜欢,高兴的蹦跶起来。

    这一蹦跶,一脚踩空,摔下来了。

    狗摔懵了,人都笑了。

    瞬间,锦玉阁外面就是欢声笑语不断。

    云格格坐在屋里,也听见了前面的笑声,一张脸都要扭曲了。

    她紧紧的攥着帕子,心里又是恨,又是苦。

    “格格,用膳吧。”绿柳进来轻声道。

    “用膳,那些东西,也叫膳?”云氏深吸一口气,站起身。

    “有的路,就是豺狼虎豹,我也得走,总不能就这样日复一日的熬死是不是?”

    绿柳不知她说什么,不敢回话,只是惊恐的看着她。

    “好了,用膳吧。这样的膳食,以后也见不着了。”云氏冷笑,出来外间坐下。

    果然,桌上的所谓膳食还是那么的凄凉。

    云氏心里难过的很,可是面上也不肯再露出来了。

    选择好了,就不能后悔不是么?

    次日一早,云氏早早的就在正院里,候着福晋起身。

    福晋起来,云氏还伺候着她梳头。

    “云格格的手艺不错。”福晋笑着道。

    其实,不过是插了个花,云格格也是大家出来的,怎么可能会梳头呢。

    这会子,她也只能多谢福晋了。

    她来了,这就是回答,不必多说的。

    福晋很满意的叫她伺候了早膳,然后赏赐了不少东西。

    “以后你只需要跟着大家,该请安的时候请安就是了,不必刻意过来伺候。知道你的心就是了。”福晋拍着云氏的手。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