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四爷的心尖宠妃 > 第125章 心事
    乾清宫里,刘太医跪着。

    “这药喝了,朕的腿会如何?”康熙爷淡淡的问。

    原定三日,也过了五日了。

    康熙爷不是死等着,他叫人去民间秘密找了好几个专门治疗筋骨的郎中带进宫。

    那几个人,早就身首异处,康熙爷也清楚了自己的病症。

    “恢复如初,只是只是阴天下雨,会会疼痛难忍。臣臣无能,臣只能尽力”刘太医再一次后悔,确切的说,他无时无刻不再后悔。

    可是,事到如今,毫无办法。

    “很好。”康熙爷笑了笑,接过了药碗。

    褐色的药汁有着难闻的气息,康熙爷却是笑着,一饮而尽。

    “这药,需要喝几副?”康熙爷放下了碗问。

    “回皇上的话,连服七日,一日两碗,然后就可以换药方子调理了,三月后,皇上便可恢复如初”刘太医擦汗。

    “很好,那以后,你就贴身照顾朕的身子吧。你的家眷,朕会叫人照顾好。只要朕身子好,你就是大功一件。”康熙爷淡淡的道。

    “臣遵旨谢恩。”刘太医一个头磕下去,沉重无比。

    刘太医拖着脚步出来,就见皇子们都在外头候着。

    直郡王上前一步,却没有开口。

    还是太子爷道:“皇阿玛身子可好些”

    “回太子爷的话,皇上身子无碍,伤处只需调理就好了。”刘太医勉强撑起笑来,拱手道。

    他走后,皇子们都面面相觑。

    再是迟钝,也不至于看不出刘太医的勉强。

    更叫人觉得奇怪的是,皇上有恙,别说是这样的大事了。

    就算是打了个喷嚏,也该是太医院里来一群人。

    何况刘太医只是一般太医,院正,院判一个都不来,这很是不合规矩。

    他们自然不敢不来,那就是皇阿玛不许了。

    为什么呢?

    良久,李德全出来道:“皇上有话,叫诸位皇子都回去吧,各司其职,皇上病着,这些日子就由直郡王和太子爷监国。有事呈报就是了。早朝就免些时候吧。”

    直郡王和太子爷忙应了是,众位皇子也忙告退。

    就都在外头磕头,然后各自走了。

    出宫的路上,五爷凑过来小声道“四哥弟弟怎么觉着,心荒呢?这”

    这太不寻常了。

    四爷拍他肩膀:“办好自己的事,这些事别瞎琢磨。”

    谁还看不出异常来?

    可是也不能打听啊,纵然他们抱着关心阿玛的心思打听,到了皇上那,就是窥探

    窥探皇上的身子,那就是大过错

    五爷点点头,他也知道,只是心里憋得慌,只好找四哥问问了。

    直郡王和太子爷这两个人,心里更是明镜似得。

    皇阿玛的情形,只怕是真的不好。

    他们两个监国对于太子爷来说,那是耻辱。

    他只是比直郡王小一岁,又是皇太子。哪里就立不起来了?

    可是皇阿玛这样安排,是看不起他的本事么?

    而直郡王,太子爷在前,他却要和太子爷一起监国未必就不是也一样架在火上烤。

    两人监国期间,更是出不得一点差错的。

    “大哥,请吧。”太子爷笑着伸手。

    “太子爷先请。”直郡王也伸手。

    兄弟俩看起来还是很友好的一起往南书房去了。

    屋里,康熙爷靠在软榻上:“都走了?”

    “回皇上的话,皇子们都各自走了。”李德全道。

    “嗯,这些时候,就不必叫他们来请安了。”康熙爷淡淡的:“有老大和太子,这朝里乱不了。”

    “皇上说的是,大阿哥和太子爷的本事都是您教导的,当然是好的。”李德全轻声道。

    见康熙爷没有什么笑模样,便不敢再说了。

    康熙爷如今,确实不会因此有笑意。

    他心里是窝着无尽的怒火的。

    不就是坠马么,如今这腿竟然是废了。

    那刘太医不敢说,可是康熙爷自己却隐隐的知道,这药管不了几年的

    虽然三个月后可以恢复,可是这落下的后遗症呢?

    历朝历代的皇帝里,就没有见过哪个是个废人!

    满洲巴图鲁里,也没有不能骑马的!

    可是他似乎真是要废了,这怎么能不叫他生气不叫他火大呢?

    这样的情形下,儿子们身强力壮的儿子们,一个个都变得可恶了起来。

    这时候,说他的儿子们有本事,不是叫他更难堪?

    没有发作了李德全,也是念及他忠心,别无他想罢了。

    换个人,今儿就是个死。

    李德全全然不知自己差点就要死了,只是心里也愁,皇上的身子怎么就这样了?

    皇上还年轻,正是壮年呢,这可怎么好!

    “都出去吧。朕乏了。”康熙爷摆手。

    李德全忙应了一声,给康熙爷盖好被子,然后挥手,将殿中的人都赶出去,最后自己出去,带上了门。

    屋里,康熙爷摸着自己的伤腿,这条腿不是没有知觉,只是很麻木。

    痛也是麻木的。

    他使劲抓着腿,腿上传来的痛是钝的,像是慢了好几步才感觉道。

    他松开手,深深的闭上眼,又睁开:“朕怎么能做个废人呢?”

    四爷回了府,在前院换了衣裳,就若有所思的往后头去了。

    一路去了锦玉阁前头,跟着伺候的苏培盛心说,这是去锦玉阁呢?还是去后头锦绣阁呢?

    不过不必多想,四爷已经抬脚往锦玉阁进去了。

    花生比奴才们都早,第一个冲去了四爷脚下,抬头汪汪叫了两声,就拼命摇尾巴。

    四爷蹲下看他,小狗的眼湿漉漉的,很是可亲。

    四爷就摸他的头:“花生?”

    这名字,四爷叫来,还是觉得真够难听的。

    “奴才给主子爷请安,主子爷吉祥。”奴才们晚了一步,也忙不迭的请安。

    叶枣最后一个出来的。

    四爷挥手:“都起来吧。”

    “爷。”叶枣叫了一声,脆生生的。

    四爷嗯了一声,看着她笑盈盈的抬头,就也跟着笑了笑,将手里的花生放在了叶枣的怀里。

    小狐狸抱小狗,看着挺可爱的。

    一个比一个可爱。两双湿漉漉的眼,四爷看的心都舒展开来了。仿佛宫里那些烦心事都暂时远离了一般。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