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四爷的心尖宠妃 > 第163章 朝中事
    添了个三阿哥,对于府里的风向来说,变化倒是不太大。

    无非就是宋格格屋里多了些好处,吃喝穿戴上更好了些。

    不过,后院里也看出来了,宋格格这里是更好了些,对三阿哥的关怀上,也是少不得要尽心的。

    可是,尽心多少,这就见仁见智了。

    毕竟,就算是有了孩子,能保证下半辈子不艰难,可是跟得宠又有孩子也还是有区别的。

    所以,叶枣这里是丝毫没有影响,该是如何还是如何。只有更尽心的。

    李氏那,也渐渐恢复起来,本身就有位份在,这一点,就不是宋格格能比肩的。

    这一日夜里,四爷就去了李氏那。

    这也是这么久以来,四爷正经留宿在了李氏屋里。

    李氏自然喜不自胜,四爷还来,就说明他还是在意她和孩子们的。

    李氏心里比谁都清楚,过去那种最得宠肆意的时光,是没有了。

    可即便是没有,也是盼着四爷能来的。

    她总是安慰自己,总还有一双儿女,总还是有个侧福晋的位份的。

    可心里对正院的恨,是无时无刻不在。

    四爷面对李氏的小心翼翼和刻意讨好,心里是有些感慨的。

    他当然不喜欢这样的李氏,可还是耐心的安慰了一句:“只要你守着规矩,该有的不会少。”

    因这一句,李氏就差点哭出来,只是福身:“臣妾都知道。”

    她心里,真真是五味陈杂。

    有一丝放松,毕竟这一年,起起伏伏,四爷对她越发淡漠了。

    她真怕有那么一日,四爷再不肯来,她怎么办?孩子怎么办

    可酸涩的是,她曾是这后院里的第一人,可四爷如今,却只说该有的不会少。

    侧福晋该有什么,都是明着规定的,她又有孩子,奴才们也不敢克扣。

    可是,四爷的心和宠爱,这是没有规定的,求不来的。

    她守着规矩,能求来四爷的宠爱么?

    甚至,有一丝怒意,想问问四爷,那叶氏可守着规矩了么?

    她就算是不如以前了,也是知道的,那叶氏如今的吃喝穿戴,哪里是一个侍妾受用的起?就是她这个侧福晋,都有时候比不上的。

    四爷宠她宠的早就乱了规矩,可是她一个侧福晋,就要守着规矩么?

    这是哪家的道理?

    可李氏,到底不是过去的李氏。

    她心里虽然委屈,可是也知道,闹起来的不着好。

    男人要宠爱谁,女人是不能说话的。

    何况她万分不愿承认的事实就摆在那,纵然是她最得宠的时候除了这个侧福晋的位份是最好之外,四爷没有像是对叶氏的时候那么有耐心

    叶氏是侍妾,她无法晋位,可是李氏想,要是叶氏是个格格呢?

    这府里第二个侧福晋的位置,只怕姓叶了吧?

    可是,再宠爱她,她也就是个侍妾!

    想到这,李氏又有一丝快慰了。

    这样起伏的心情没有露出来,只是尽心的服侍四爷。

    次日一早上朝,朝上气氛不太好。

    四川与云南交界处的安宁河附近山里的一处少数名族村寨叛乱。

    说是村寨,也有几万人,虽然这样的动乱不算什么大事,可毕竟是少数名族。

    满人素来的规矩就是亲近少数民族的,这一回的动乱就是考验他们了。

    强压固然快,可是云贵川这里多数都是少数名族,要是压不好,就容易造成更大的动乱。

    所以,朝中文武很看重这件事。

    大部分大臣建议还是派大臣先去安抚最合适。

    不过也有一部分人是建议直接出兵剿灭扬我大清国威的。

    皇子们站在一旁,都没有说话。

    康熙爷听过了臣子的讨论之后,问站在一边的太子:“太子,你意下如何?”

    “回皇阿玛的话,儿臣觉得,该先安抚,虽然此次叛乱不足为虑,但是云贵川多少数名族,一旦引起不满,可能会有别的人也生事。蒙古战乱平息不久,如今不宜再有战事。倘或安抚能解决,还是不要动干戈的好。”

    立马就有大臣附和,太子爷英明等等。

    实话实说,太子爷说的都在理。

    看起来是盛世,可实则前些年,平三藩,打葛尔丹,打台湾,国库是耗尽了的。

    纵然这几年恢复了些,可康熙爷隔三差五就要南巡,也是银子啊。

    如今平乱不算什么,可是一旦引起大乱,就是大事了。

    再说了,葛尔丹是死了,可是蒙古素来不平静谁知道会不会有人趁火打劫?

    “太子爷年纪轻轻,倒是谨慎。朕都不及你。”康熙爷冷笑一声。

    太子爷忙跪下:“儿臣无能。”

    太子爷跪下了,那几个主和的也都跪下了。

    剩余的人也不好站着,一瞬间,也就都跪下了。

    四爷素来是明面上支持太子爷的,自然也是主和一派,一早就跪下来了。

    直郡王虽然善战,可是今儿他没说话。

    可皇上不会允许他不说话,这会子就点名问他:“直郡王,你说该如何办?”

    “回皇阿玛的话,儿臣听皇阿玛的。皇阿玛要安抚,儿臣愿意出面。皇阿玛要收拾他们,儿臣愿意领兵前往。”

    直郡王很直接,很简单。

    跪着的大臣们里头,如索额图,如明珠这类的老臣,心下就有了计较。

    不说素日里谁更得宠的话,如今这回答上,直郡王虽然回答的像是极为没有主见,也没有什么国计民生的筹谋,可是贵在顺耳啊。

    他就一个态度,听皇阿玛您的。

    这一对比,太子爷的顾虑就很是多余了。

    皇上春秋鼎盛,做主的还是皇上。

    更何况,皇上如今还站不起来呢

    做儿子的,是示弱好啊?还是替他拿主意好啊

    这要是个寻常百姓家,肯定是拿主意啊。

    可这是帝王家!

    做太子的这个时候,本该示弱。本该是一副时时刻刻离不开皇阿玛提点的样子。

    太子爷错了。

    纵然是个胸中有丘壑的,也不该如此。

    相对来说,看起来没脑子了些的直郡王,何其聪慧?何其叫皇上放心?

    “你这孩子,也不小了,怎么不知自己琢磨?”康熙爷果然马上就愉悦了,笑着道:“都起来吧。”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