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四爷的心尖宠妃 > 第170章 李氏的处境
    夏荷咬唇,什么都没说。

    主子的意思,她能怎么样呢?

    屋里,李氏气的伏在榻上直哭:“越发的欺负我不得宠了,为云氏那个贱人也这样折我的面子!我这个侧福晋,竟是给她立威用的!”

    丫头们不敢劝,都跪着。

    李氏哭了许久才慢慢止住:“不好听的话,不要叫大格格听见。”

    孩子身子都没好,没得叫她担心害怕。

    众人忙应了是,见她像是没事了,这才敢收拾一地的狼藉。

    锦玉阁里,自然是下午就知道了这些事,阿圆笑道:“姑娘猜的准,李主子果然罚了人。”

    “一样是正院里的人,我一个侍妾,又是得罪了李氏的。有我在,自然先拿我开刀了。我躲着点多好?”有劲儿这一遭,李氏肯定不敢乱来了。

    这倒是意外,福晋越发狠了。

    “如今瞧着,过去李主子是得罪正院太深了。”阿玲轻声道。

    她琢磨着,要是得罪的不深,也不至于叫正院这样敲打。

    这就是直接说李主子是个狠毒的人这名声传出去,可不好听啊。

    “放心吧,福晋也得看着主子爷的脸面,有些话,出不去府的。”叶枣摇头。

    坏了李氏的面子不要紧,四爷脸上也不见得好看,她这个福晋脸上也无光。

    只是在府里坏了李氏的名声也就罢了。

    不过,李氏在府里,本来也没什么好名声。

    “咱们也管不了那么多,姑娘您只管养身子就是了。”阿圆笑道。

    “嗯,不过,明儿还是去给福晋请安。你们给我化化妆,显得没精神点。要是福晋知道我躲着,可就不好玩了。”叶枣摸摸脸,想着明儿怎么弄。

    两个丫头一笑,点头,这也不难。

    次日一早,叶枣去给福晋请安,刚坐下,就见外头进来人说李氏叫了太医。

    “大格格不好?”福晋问。

    “回主子的话,说是李主子不太舒服。”李大全道。

    福晋点点头:“既然是这样,你就去看看,什么毛病,问清楚。”

    叶枣低头,心里琢磨,李氏这是给气的吧?

    “你这脸色也不好,怎么?府医不成?叫太医给你看看”福晋看着叶枣,半真半假的道。

    “奴才多谢福晋,不过今儿好多了呢。府医也是好手。奴才就是肠胃不适,多更衣了几次。”叶枣低头一笑。

    福晋嗯了一声,看着她苍白的脸:“有事就叫你的奴才来说一声。”

    “是,多谢福晋。”叶枣忙起身福身。

    “既然身子不适,就回去歇着吧。”福晋摆手。

    叶枣忙告退了。

    看着叶枣走了,福晋淡淡道:“四爷一走,她就病了,倒像是我怎么了她似得。”

    这话,明显就是不满了。

    “年纪小些,总是惦记着情情爱爱的主子倒是不必在意这个。”杨嬷嬷讽刺道。

    这意思就是叶枣是因为惦记四爷,这才病了的。

    “我正经不计较她,横竖就是个侍妾。能得宠也是好事。”福晋淡笑。

    刚才那一丝不满,也叫杨嬷嬷打消了。

    她心中自有她的估量。

    如今叶氏得宠,不碍事。要是她能一力压住府里所有的格格以及李氏,那才好呢。

    横竖,一个侍妾还是好拿捏的。

    来年四爷回来,肯定是要受赏的,说不定爵位也能动一动。

    一旦成了郡王爷,后年肯定要选另一个侧福晋了

    到时候

    只要叶氏听话,她不介意一直扶着她走。

    叶枣回去之后,先洗脸。

    一层粉,不洗都难受了。

    洗好了,又是个粉嘟嘟的狐狸了。

    将花生叫来,一人一狗玩一个小木球,玩的不亦乐乎。

    正院里,李大全站着:“李主子那边,说是偶感风寒。不过,奴才瞧着,那是气的。也是李主子心不宽,主子说她几句,那都是应该的。怎么还气着了”

    说着摇摇头,逗得福晋一笑:“你这奴才。既然是偶感风寒,就叫她养着吧。心不宽也不是今儿才开始的。如今不是她能打鸡骂狗的时候了。”

    过去的李氏,何等嚣张?

    自打没了弘晖之后,她忍了多久?

    福晋想起早逝的孩子,心里的悲伤压不住:“你去吧,我去小佛堂。”

    李大全看了一眼杨嬷嬷,点点头走了。

    杨嬷嬷扶着福晋,进去给弘晖念经。

    很久之后才出来。

    “主子,您年纪还轻,未必不能自己生,旁人的,总是不如自己生的贴心啊。”

    “我也知道,可我主子爷也来,我却也怀不上了。”其实,弘晖还在那会子,她就想再生一个的。

    只是一直怀不上。

    太医也说她没问题,四爷自然也是没问题的,为什么就是怀不上呢?

    缘分不到吧?

    “也是宋格格不好。想要孩子,也不该与主子您争。”杨嬷嬷叹气。

    福晋哼了一声:“争的好,我就看她这一辈子能安生几天!”

    有许氏活着,宋格格得了孩子又如何?

    她不会叫她舒服的。

    杨嬷嬷再不敢提起别的了,见福晋劳神的很,劝着她睡了一会。

    福晋睡得很是不踏实,梦里,弘晖一直哭着叫额娘。

    她明知是个梦,却也醒不过来,一瞬间,孩子过世的时候种种点滴都想了起来。

    黄昏时候,阖府就知道了福晋病了的话。

    一天之内,侧福晋和嫡福晋都病了,大格格也病着。

    说是叶姑娘也病着,府里就有了些不好的流言。

    、这莫不是冲撞了什么吧?

    好在福晋心烦,不需要她们侍疾,也算是清闲了。

    福晋这是心里的病,想念亡子所以起不来身。

    可福晋到底是个坚强的女人,当初孩子过世都没出事,如今更是不会出事了。

    几日就好好的起身了。

    整个十一月,算是安稳的过去了,无波无澜。

    进了腊月里,天气一日比一日冷的厉害。

    简直是滴水成冰,叶枣极少出去。就在自己的屋子里huó dòng,银丝碳管够,屋里是一点都不冷的。

    也不必节约用炭,反正是足够用了。

    膳房虽然跟走了几位伺候四爷的,但是叶枣的饮食也还是极好,倒是叫叶枣胖了点。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