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四爷的心尖宠妃 > 第180章 奴才
    叶枣这里留宿了一夜之后,四爷就没有那么闲了。

    他要去兵部,很多后续的事还要交代。

    户部的事也不少要四爷出面的。

    还有,两蓝旗里奴才们都陆陆续续的来拜见,这时候,四爷才发现,叶枣的舅舅冯天云冯家,就是挂在了镶蓝旗的。

    这会子,算是四爷门下奴才了。

    所以,四日后,终于找着机会,冯天云被荣贝勒带进了四贝勒府。

    “四哥!”荣贝勒每次见了四爷,都很激动:“四哥吉祥。”

    “嗯,来了。”四爷背着手,笑了笑,也扫了一眼站在荣贝勒身后的冯云天。

    冯云天就忙跪下:“小人给四贝勒爷请安。”

    “起来吧,以后不必如此多礼。”四爷看的,自然是叶枣的面子。

    好歹也是叶枣家里的长辈,就算是不名正言顺,也不必时时跪着了。

    “多谢四贝勒爷。”冯天云起身道。

    他今日,是以镶蓝旗下的汉军旗身份来拜见的,自然是走了hòu mén,否则这样的身份,想拜见也没戏。

    汉八旗原先也是独立的,不过满人进关多年之后,渐渐的也就没那么清楚的分着了。

    不过,汉军旗不会自称奴才,这一点,倒是始终如一。

    “小人名下,颇有些田产,虽然不多,但是愿意为四贝勒爷效力。”冯天云直接道。

    四爷点点头:“你有这个心,就是好的,爷知道了。”

    一个商贾,要说没用,肯定是假的。

    四爷纵然不缺银子,可是要说办些大事,还是少不得银子的。

    而且,这个人是叶氏的舅舅,倘若真是能培养起来,以后也少不得是个助力。

    “你经营的主要什么?”四爷有兴趣的问。

    苏培盛亲自来上茶,四爷的明前龙井,荣贝勒的毛尖,冯天云他不知道,也跟着上的是jí pǐn毛尖。

    冯天云起身谢过了苏培盛,这才又坐下回答:“回四贝勒爷的话,小人主要做的,是江南的布匹,茶叶,以及东北的药材生意也有一部分。不过极少。其余古玩之类的,不过是京城中几处铺子,不算什么。”

    四爷沉吟了一下,他有些震惊吧。

    冯云天说的,算是很直接,很清楚了。

    布匹和茶叶,算是大头吧,这个,但凡是个生意人,都会沾手。

    不过,这东北的药材生意,却不是谁都可以沾手的。

    人人皆知,东北有人参,有鹿茸等这样的jí pǐn药材。

    几千年如此,大清发祥地就在东北,这里的生意,岂是能随意叫人沾手的?

    虽然远在东北,但是南边江宁府的曹家李家和孙家都有生意。那是皇阿玛允许的。

    何况不止这几家,朝中有多少家皇商都是光明正大的做这些生意。

    这里头,利润不必说,麻烦也不必说。

    冯云天一届普通商贾,巴结的过去也不过是荣贝勒这样,京城里可以管些事,出了京城就不管用的闲散宗室。

    可见他的本事,也可见他今日的诚心。

    四爷自然不会不接这份诚心:“嗯,你的生意做的倒是不算杂,很好。”

    眼下,接了这份诚心,四爷也不着急,生意上的事,四爷不懂,慢慢来就是了。

    冯天云松口气,谢过四爷。

    荣贝勒倒是诧异的看了一眼冯天云。这人会做生意他知道,以往庇护他也从未真的就想压榨他多少。

    不过,这人如今是投了四爷的意思了?那也好,毕竟四哥要是想庇护一届商户,还是游刃有余的。

    随后,冯天云就被带去外头坐着了。

    前院里也有小花园,不过这时候不是季节,没有什么可看的。

    他也知道,是四爷和荣贝勒有话说,便一点都不在意。

    倒是前院里两个小太监很是客气的给他奉茶,然后笑道:“冯爷且坐会,这里宽敞。”

    这是花园里一处阁楼,不算大,不过胜在精致。

    小太监笑呵呵的伺候,冯天云也客客气气的与他们说话,话里话外丝毫没有当他们是太监的意思。

    “卓公公祖籍同州啊,那地方倒是不差,只是这十年九旱,收成着实不好些。”

    “可不是,我还记得小时候一家**个兄弟姐妹,你说这家里穷的揭不开锅了,还生那么多孩子做什么?这不,就把我送进内务府了。”小卓子无奈道。

    “也是命数,不过如今公公在四贝勒爷府上伺候,也是极好,极体面的。”冯天云也陪着叹气。

    也不是聊了多少,反正两个年级不大的公公都觉得,这冯爷是真会说话。

    一句也没有看低他们,一口一个公公。

    他们还是年纪小些,又是前院里不得用的,极少有人这么跟他们说话。

    没有奉承,却句句都是贴心的。

    他们两个,本着只要冯爷开口,就告诉冯爷,前日里叶姑娘得了多少赏赐的话。

    可冯爷愣是没问,这就不好说了。

    终于,送走了冯云天之后,两个小太监将得了的银子往苏培盛跟前一举:“苏爷爷,您瞧,这冯爷大气”

    “大气就留着,没说什么不该说的吧”苏培盛自然是瞧不上这几两银子的。

    “没有没有,冯爷懂规矩,什么都没问。”小卓子笑着道。

    “嗯,后头锦玉阁里,好不好的,也不是都不能说,怎么说,人家也是亲戚。”细节自然不能说,可是过的好不好的,还是可以透露一二的。

    “嗨,奴才也是这意思,可这冯爷真是一句没问啊。”小卓子拍腿。

    苏培盛嗯了一声,心说没问是没问,不过只凭着和你们闲聊,估摸着也猜的差不多了。

    这冯天云,人精子啊!

    这叶姑娘也和他舅舅似得,府里少有说她不好的。收买人心的本事也是一流。

    书房里,四爷琢磨,东北那边不仅有药材,还有各种山货以及皮子,甚至珍珠。

    就算不粘手人参鹿茸之类的贵重药材,旁的也可以沾手。

    长久看,总要有自己的路子,内务府不可能永远管一个皇子府里的。

    四爷有些大逆不道的想,以后,皇阿玛百年之后不管是哪家兄弟做了皇帝,四爷总要有银子过日子啊。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