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四爷的心尖宠妃 > 第187章 风筝
    苏培盛哎了一声,想着今日回去之后,就过去给冯家传个话。

    皇商虽然也是商家,可是到底是高人一等的。

    四爷嗯了一声,便就不管这事了。

    宫里头,宜妃娘娘倒是对章佳氏所出的两个格格有心,都接过去了。

    这事,甚至不必与皇上说,只需与贵妃报备就好了。贵妃年纪不大,虽然位份尊贵,但是无子嗣,素来不会和四妃为难的。再说了,如今玉嫔如此嚣张,她也很是看不过去。

    自然就不会管这件事。

    宜妃在宫里,体面是比德妃更多些的,她出身虽然也一般,但是好歹是有出身的,又因为长得美,多年来圣宠不衰。

    又有两个养大的儿子,很是站得住脚。

    玉嫔就算是心里憎恨章佳氏,如今也不敢对这件事有什么疑问,毕竟她刚进宫不久,根基不深。

    何况,嫔位就是嫔位,她虽然嚣张些,但是也不是傻子。

    不敢得罪有皇子的妃子们。

    只不过,她到底是从底层上来的女子,明着不敢得罪,暗地里却把个宜妃恨得咬牙切齿。

    这会子把章佳氏那贱人的女儿都弄走,不就是防着她么?这叫宫里宫外的怎么说呢?

    玉嫔小产之后,身子恢复的倒是不慢,这才几日就能下地了。

    “那贱人如何了?”

    “娘娘宽心,她呀好生养着呢。”婵娟笑道。

    说是养着,可是这几个字,叫她说的一股子杀气。

    玉嫔笑了笑,不必看也知道,章佳氏好不了。

    她当然知道十三爷不是故意的,可是她肚子里的孩子就这么没了,如何不气不恨?

    “皇上昨夜去了长春宫。”婵娟道。

    “长春宫?惠妃?”玉嫔扭曲脸道。

    “哪呀,惠妃娘娘早就没什么宠爱了,昨儿是瞧卫氏了。”婵娟道。

    “那个贱人啊?切,伺候多少年了,儿子都那么大了,还是个贵人,也够恶心的了。”玉嫔不当回事。

    虽然,比起来,她比卫氏出身更低,可是如今她是嫔位,这就不一样了!

    四爷一忙,就是半月有余。

    这半个月,就没有进后院去过。

    三月三,上巳节,是为黄帝诞辰,原本是汉族人的一个小节日。

    满人自然是不过的,不过,满人融入汉族久了之后,女子之间也如汉人女子一般,出门少了,事情少了。

    无聊了,自然就会有各种名目,什么赏花吟诗还少些,满族姑奶奶们不爱这个。

    但是,这上巳节,只要是女眷们闲了,还是愿意过一过的。

    好比这一年,福晋就一早与四爷说了,上巳节这一日,要去郊游。

    四爷也无不可,就应了。

    府里能出动的都可以出动,带上十几个五彩斑斓的大风筝,就要去庄子上附近玩几日去。

    几日是出去散心的,也就不拘泥几日了,四爷索性推了手上的事,去庄子上住个三五日的。

    顺道还将阿哥所里的十三爷,十四爷捎带叫上了。

    四爷走的太迅速,所以,三爷反应过来也想跟着走的时候,四爷一家子早就出门了。

    一早,叶枣起来之后就忙着梳妆,着急的吃过了早膳,去正院请安。

    她今日穿了一身粉色的旗装,从下摆开始绣着桃花,桃花的颜色稍微比衣料深一点,一朵一朵,跟树上真的桃花似得。

    像是她坐在桃树下,风吹来,树上桃花一朵一朵落在她身上一般。并没有什么规则,带着随意和自在。

    叶枣梳着一字头,上头只有粉晶做的桃花花瓣似得两个珠花,然后就是四爷赏赐的一支桃花钗。

    两股的桃花钗,上头是并排三朵桃花,两朵开的正好,一朵含苞待放。

    嘴唇上是淡淡的粉色胭脂。

    这一身,虽然简单,却极其的亮眼。

    正院里,很快就人齐了,众人给福晋请安之后,说了几句话,就要出门。

    因三阿哥还所以宋格格就留下来了,她留下了,玉宁自然也就跟着留下来了。

    侍妾里头,四爷也只点了一个叶枣罢了。

    格格里头,武格格也被四爷撂下了。

    这回出门的,就是福晋,侧福晋,大格格和二阿哥,云格格和耿格格,以及叶枣了。

    大门口,四爷一早就候着,见了她们,第一眼就看见了站在后头的叶氏。

    虽然站在最后,且身量也不高,但是今日一身着实叫人不会看漏了。

    四爷看了好几眼:“走吧。”

    她娇柔的站在那里,四爷只觉得一眼看过去,像是一朵含苞待放的娇嫩桃花。美不胜收。

    但是转念一想,她哪里是桃花?就算是,也是个成了精的桃花妖。嘴角下意识勾起,心情极好。

    待到到了庄子上,基本上还是按照上回的住处安排的,因为明日才是上巳节,所以今日也不急。

    到了之后,也就该用午膳了。

    叶枣还是住在上次的院子里,看了这里的一切之后,颇有些感慨:“你们两个,跟着我也快一年了。”

    这是说胭脂和琥珀。

    两个人忙应了是,也感慨了一番,是啊,这近一年的时光,过的也是很快了。

    “姑娘累了吧?午膳想怎么吃?”阿圆笑问。

    “还好,不累,不过是马车里晃悠来的,有什么累的。”虽然还是侍妾,但是她如今也有自己的马车,与自己的丫头一起坐着,不是和奴才挤。

    “先更衣吧。”阿圆道。

    正要应是,就见四爷来了。

    几人忙起身恭迎。

    四爷抬手:“还未更衣?”

    “回主子爷的话,方才姑娘略有劳累,便歇了一会。”阿圆道。

    “嗯。”四爷点头坐下。

    叶枣也就不急着更衣了,给四爷捧上茶:“爷,我做了个极好看的风筝。”

    四爷颇有兴趣:“哦?是花儿还是鸟儿?”

    女子做风筝,无非就是花花草草,或者是鸟儿,有些想法的,也不过是自己画一幅画,然后做了风筝就算了。

    “都不是,爷看么?”叶枣眨眼。

    四爷既然来了,就是来消遣的,自然是不拒绝:“那就拿来吧。”

    叶枣就摆手,叫人去拿。

    琥珀有些尴尬,还是去拿了来。

    四爷只看见一个花花绿绿的风筝拿进来,只定睛一看,就哭笑不得。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