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四爷的心尖宠妃 > 第218章 游戏
    不用生儿子了,她的命都不由自己,生了儿子,只怕是没有那个命养大他。就是养大了,也是受制于人,不如就生个格格,安心些。

    “走吧,李主子该吃药了,过去看看。”常氏收回手,起身道。

    跟着她的嬷嬷点头,心里倒是欣慰,记得伺候主子就好。

    如今,常氏身边的人,都是李氏那里拨过来的,自然是对李氏忠心的。

    常氏心里有数,并不反抗,她做不得自己的主,只能就这样过了。

    四爷忙着协助直郡王给康熙爷那边gòng yīng补给,回府的时候也就比较晚,连续几日,就没进后院。

    不过,大格格和二阿哥如今都住前院去了,说是怕过了病气,到是见得着。

    等四爷终于将物资都弄齐了,差人送出去之后,这一日回来,才叫人将三阿哥带来前院。

    有些日子没见这个孩子了。

    四爷本就厌恶许氏,如今又很是不喜欢宋氏,自然懒得过去,想见孩子了,叫人抱来就是了。

    三阿哥上回病早就好了,如今正是醒着,一双黑漆漆的眼睛看着四爷。

    四爷虽然不抱他,但是瞧着也喜欢。

    伸手,摸了摸孩子的头,又捏了捏孩子的手:“好孩子。”

    伺候的奶娘忙替三阿哥谢过四爷夸赞。

    四爷叫苏培盛从库房里拿了个金锁来,给三阿哥戴上叫大格格和二阿哥都见过了之后,才叫人送回去。

    “好生伺候,有什么事就来前院说一声。要是三阿哥有什么不好,你们当心自己的脑袋。”出了外头,苏培盛道。

    几个奶娘忙应了是。

    她们也清楚,只怕是宋格格也做不了什么主了。

    孩子的亲额娘只是个侍妾,还是主子爷厌恶的那一种当然有事来前院了。

    四爷也不知是看了孩子之后有些心痒痒?还是本就幻想过叶氏的孩子。

    这会子,竟琢磨,叶氏要是生个孩子,也不知会不会继承了她那双狐狸眼。

    “锦玉阁做什么呢?”四爷手指一碾,问道。

    “回爷的话,奴才刚才问过了,说是叶姑娘今儿出去逛了逛,就在阁子里绣花。说是跟阿圆姑娘学着做衣裳呢。”

    “嗯,该好好学着,修身养性些。”四爷笑了笑,说是叫她修身养性,实则,也没有什么觉得她不好的意思。

    这一点,苏培盛自然清楚,也只当是四爷一句玩笑话。

    “既然学着做衣裳,就去库房里,选些布料拿去吧。叫膳房好好伺候着,这些时候天气热了,别上火了。”四爷摆手。

    苏培盛哎了一声,出来才琢磨。

    啧,你说这

    要是光拿去衣料吧,这是四爷叫叶姑娘好好学的意思

    主子爷叫你好好学,你不是就要好好学么?

    可是啊,主子爷非得吩咐膳房好好伺候,说天气热了要上火,这不就是说,不要叫叶姑娘劳累着?

    得,主子爷越发别扭了,您不就是想给锦玉阁送点东西,这不是抓着名头了?

    也得是苏培盛,要是换个人没听明白这意思,不就耽误事了?

    要是真叫叶姑娘累着了,这算谁的?

    苏培盛咂咂嘴,心说,这就是用心良苦了吧?

    不多时,锦玉阁里,就收到了一些布料。

    不全是好的,两匹青布,都是旧的,两匹薄纱倒是不旧,可也不是好的。

    不过还有两匹,一匹鹅黄,一匹柳叶青,却是极好的云锦。

    “主子爷知道姑娘做衣裳玩儿,特地叫奴才送来的布料,姑娘别劳累着,主子爷可是说了,玩玩就好。奴才得去膳房了,主子爷吩咐了,叫膳房好生伺候,天儿热了,别叫姑娘饮食上上了火。”苏培盛笑呵呵的。

    这是严格意义上来说,苏培盛第一次直接过来送东西。

    一个赏赐的话都没说。

    叶枣忙做出受宠若惊的样子:“奴才谢谢主子爷的赏赐,苏爷爷,您辛苦了。进来喝茶再走?”

    “哎,姑娘可不敢这样叫奴才,折杀奴才了。”苏培盛忙摆手。

    侍妾们见了苏培盛,都叫苏爷爷

    不过,这也看人不是?

    至少,如今这府里的侍妾里,出了张氏,苏培盛也不敢给别人当爷爷了。

    这位,别看没生育,但是,他最不敢当这位的爷爷。

    “那,叫苏公公吧?您进来喝茶?”叶枣从善如流。

    “就不喝了,多谢姑娘好意,一会还回去当差呢。”苏培盛指了指日头,意思是时间紧。

    叶枣笑着亲手递过去一个荷包,福身送他。

    荷包不算贵重,满打满算五两银子罢了。

    这也是刻意的,苏培盛么,四爷的心腹大太监。

    你拿多少银子能买通?没用的。

    这府里,四爷最大,苏培盛抱着最大的大腿,谁去买通都是傻。

    想从他那打听消息也是傻。

    如今别看他一口一个姑娘,叫的客气,做的也客气。

    不过是因为四爷的心思在这里,他投其所好罢了。

    一旦哪一天失宠了,苏培盛不会记得你这个人。所以,正常给点银子是个意思就是了。

    按说,除了嫡福晋,都没人能赏赐苏培盛。不过是苏培盛给她面子罢了。

    下回啊,他都不会自己主动过来了,来一次,是这么个意思,再来,就跌份儿了。

    毕竟,大太监就是大太监,这府里所有的管事的加一起,都不及一个苏培盛啊。

    “姑娘?奴才给您将几匹留着做衣裳?”阿玲道。

    “不做了,做什么啊,放起来吧。快午膳时候了吧?”叶枣伸伸腰:“饿了。”

    “是,姑娘想吃什么?”阿玲想着,主子爷叫做,就不做了?

    不过,看着姑娘的意思是不做,那就不做了,阿圆都没说什么。

    接下来几天,就像是玩游戏似得。

    知道叶枣踢毽子,就叫前院送来了野鸡毛的漂亮毽子。

    知道叶枣玩叶子牌,就见前院送来好叶子牌。

    知道叶枣玩九连环,就叫前院送来了一个金子做的九连环。

    叶枣玩沙包的时候,四爷总算没有送沙包,不过,四爷亲自来了。

    这几日,四爷大约是好玩,只送东西,人不来,今儿总算是腻了这个游戏,亲自过来了。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