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四爷的心尖宠妃 > 第229章 嫌弃了么
    “爷如今,是这般嫌弃奴才了么?”叶枣仰起头,下巴对着四爷,又是委屈,又是傲娇道。

    她可是刚被四爷哄过的,这会子又来惹她,可不就该是这样的表情了?

    四爷失笑,揉揉她的手:“爷是夸你,没见方才被人看的都傻了?”

    还好那是个姑娘,不然,四爷怕是要醋了。

    “哼,爷竟是这般欺人的,我一个女子,有什么好看?那女子分明看的是爷,竟叫我背黑锅了!”叶枣此时,就是活脱脱一个不讲理的女子了。

    “好好好,看的是爷,那女子可真是没眼光。明明有小狐狸这么好看的人不看,竟看着爷。”四爷投降,心情很好的又捏了一下叶枣的手。

    见四爷这样说了,叶枣这才露出个笑模样来。

    四爷心里叹气,原来女子生气了,竟是你说什么都不对的。

    不过,小狐狸生气,别有一番趣味呢。

    这些日子,冯天云去了南边进货去了,他是商户,手底下生意多的很。

    这酒楼虽然有四爷的股份,可也不是能彻底绊住冯天云的。

    四爷听了掌柜的这么说,也就不在意了,他是带着叶氏出来散心的,不是专门见冯天云的。

    好在掌柜的很机灵,早就得了吩咐,凡是这位爷来了,就尽心伺候好。

    虽然说,掌柜的并没有明着被吩咐这是谁,可是言语中也知道,这是皇上的阿哥。

    再一想,冯家有个外甥女是四贝勒爷后院的。

    倒是不敢看,只是隐约一眼,也看出这位女眷,与他们冯爷长得很像,估摸着就是了。

    这样一来,不难知道,这位爷就是四贝勒爷了。

    叶枣吃了一顿外头的午膳之后,心情就好多了。

    四爷又带着她,逛了几个首饰铺子和胭脂铺子。

    外头摆着的,首饰也就罢了,胭脂肯定不太好。肯定比不上内务府送进府里的。

    不过,这也是叶枣,换个人,用的胭脂就该是不如这铺子里的了。

    虽然说内务府好东西多,但是不好的也不少,还不是看自己得宠不得宠?

    不过叶枣还是买了不少铺子里推荐的好胭脂。

    掌柜的心里清楚,这位姑娘可不用这个,估摸着是买了送人打赏人的。也不敢以次充好,还多给了几盒子。

    逛了好一会直到回府之后,四爷的好心情才断了。

    原因无他,福晋回来了。

    四爷也不是嫌弃福晋,而是福晋回来了,叫他又想起这几日宫里的事,心情无法好。

    “你先回去吧,今日爷不过去了,中午没睡,好好歇歇。”四爷低头对叶枣道。

    叶枣嗯了一声,犹豫了一下道:“爷也好好歇息,一府上下,都靠着爷呢。”

    四爷笑了笑:“多嘴,去吧。”

    这种话,一个侍妾,是无论如何也不该说的。

    不过,四爷不生气,只是怕她说习惯了,以后叫人拿住把柄。

    叶枣扭头,哼了一声,然后屈膝就往外走。

    四爷好笑:“今儿买的点心不许一次都吃了,想吃明儿叫人出去买,别积食了。”

    叶枣故意回头又重重的哼了一声,才答应:“知道啦。”

    四爷看着她带着阿圆出去,后头跟着前院的一个小太监,大包小包的带着不少东西,慢慢的走了。

    收回脸上的表情:“走吧,正院瞧瞧。”

    正院里,福晋其实回来也不久,刚换了一身衣裳,梳了头,捧上茶,就听见外头奴才们请安的声音,四爷来了。

    她有些疲惫,实在是渴了,但是还是忙放下茶碗起身。

    脚步都有些虚浮的上前:“给主子爷请安。”

    这几日伺候,福晋算是不眠不休了,就有些上火,这嗓子就不舒服了。

    “起来吧,去请太医,给福晋看看。”四爷听着不太像了,亲自扶起福晋。

    福晋一阵感动,却道:“臣妾不碍事,就是略有些嗓子不适,也是臣妾没本事,伺候了几日就这样了。本就不孝了,如今额娘还没好全呢,这会子就叫太医”

    一回来就叫太医,不是说德妃苛待了她?

    四爷没说话,苏培盛没敢走,他也这么想的。

    半晌,四爷道:“那就出去,找宝芝堂的郎中来一个,他们那的润喉糖极好。”

    小时候,四爷嗓子疼的时候,奶嬷嬷这么说的。

    也给他从外头带进来过,那会子他在阿哥所,有个小病不爱叫太医,就这么吃。

    “多谢爷,爷快坐吧。我这点事不碍事。”福晋忙道。

    四爷嗯了一声,坐在上首。

    福晋实在是渴了,与四爷说了几句话,就捧着茶盏喝了几口。

    四爷看出来了,也没说什么,只是问:“宫里如何了?”

    “今儿几位太医看的时候,爷也在的,臣妾看着,额娘是不碍事了,不过这养着不是一日两日的功夫。中午的时候,皇阿玛的旨意也回来了,赏赐了永和宫不少东西。”福晋道。

    四爷嗯了一声,又想了想道:“既然是这样,你就不必住在宫里了,隔日去看看就罢了。”

    “是,额娘也是这么说的,毕竟府里也是一摊子,马上过端午了。今年咱们府里过端午么?额娘的意思是,今年她就不在永和宫摆了。”

    “嗯,府里摆吧,不必太张扬了。”皇阿玛不在,额娘还病着,不适合张扬。

    这话,四爷也不过是说一句,福晋这些事上还是不必四爷多管的。

    “你今日劳累了,多歇歇,爷外头还有点事,明日来陪你用膳。”四爷看福晋一脸疲倦,起身道。

    福晋也忙跟着起身:“臣妾不中用,恭送爷。”

    四爷嗯了一声,转身出了正院。

    回了前院之后,就叫苏培盛从库房里选出不少东西来送去了正院。

    一时间,正院的奴才出来都更能挺直腰板儿了。

    锦玉阁里,阿玲说着这些事时候,叶枣缓缓的长出一口气。

    “不瞒你们说,主子爷对福晋好,我是乐见的。我也盼着独宠,可是如果主子爷对福晋冷漠,我也会害怕。”

    那是他的嫡妻,十几岁就陪伴他,没有十年也差不多了,还给他生育过长子。给他管家,替他孝敬宫里的嫡妻啊。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